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小说何必多情共白头盛柒柒纪川城目录阅读

何必多情共白头是盛柒柒的小说,讲述了盛柒柒纪川城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又名《情风过耳,半生浮华》《73012101》她半垂眼帘,语气中带着些许落寞:“弦,断了。”纪川城闻言,不甚在意:“七年了,早该断了。”七年了啊……盛柒柒眼眸一暗,纪川城送给她这把琵琶已经七年,她嫁给他也有七年了。曾经王爷很爱她,不然怎会力排众议娶她为妃!可如今,只道故人心易变。
 

纪川城冷冽的语气让在痛苦中挣扎的盛柒柒更觉难熬。

她一时疼得说不出话。

纪川城见她忽视自己,更觉气恼。

“往后半月,你就在这儿静思己过吧!”

话毕,他头也不回离去。

阿梓忙上前去扶她,看盛柒柒越渐消瘦的身体,心底不由难受。

“王妃,你怎不告诉王爷生病的事?”

盛柒柒自嘲一笑:“怎么没有说,可他不信又有何用?”

她摸着鼻尖的一片猩红,怔怔发愣。

明明他看见自己生了病,可却当做没有看到,是不是不爱了,什么事都能够熟视无睹呢?

接下来的日子,盛柒柒犯病比以往频繁,整日抱着那把断了弦的琵琶和那封书信无声落泪。

而纪川城,一日都不曾来过。

盛柒柒看着阿梓端过来的药,目色空洞:“阿梓,把药倒了吧。”

“王妃,您不喝药,身体怎能好,公子还日日等着小姐去看他呢!”阿梓瓮声道。

盛柒柒想到雁书,接过阿梓手中的汤药,强忍着苦涩咽下去。

她答应阿爹,要照顾好雁书的。

半月刚过,大雪突至。

今日是雁书的生辰,盛柒柒一早就起来,对阿梓道:“你去街上买几串糖葫芦,我答应雁书带给他的。”

阿梓应声后便去了。

盛柒柒起来熟悉打扮,将脸上疲惫掩去。

今天去看雁书,她得开心。

披了一件披风,刚踏出院子,一个小丫鬟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王妃,”她喘着粗气咽了咽:“公子冲撞了侧妃,侧妃小产……现在公子正被……”

盛柒柒脸上的笑意瞬时消失,下一刻,她奔赴风芦院。

盛雁书一直待在风芦院,怎么可能会冲撞到芳音?

人还未到门口,她就听见盛雁书痛苦的哭声。

她心一窒,连忙跑了进去

未曾想看见只穿着一件单薄中衣的盛雁书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嘴里满是鲜血。

三四个小厮拿着棍棒,不断地打向在地翻滚的他。

“住手!”

盛柒柒顿时红了眼眶,下意识冲上去挡住那些棍棒。

盛雁书看见她,立刻挣扎着坐起来,将她护身后。

紫青的嘴唇颤抖着:“不要……不要打我长姐……”

“雁书!”盛柒柒将伤痕累累的盛雁书搂进怀内。

她知道盛雁书是个善良的孩子,即使被打成这样也要护着自己,这样的他怎么会去害芳音。

许是怕伤了盛柒柒,纪川城让小厮收了手,但眼中怒火并未消散。

“今日以示惩戒,若有下次,本王决不轻饶!”纪川城冷脸离去。

盛柒柒看着盛雁书奄奄一息,她哭喊:“来人,叫太医啊!”

可回应的只有萧瑟寒风。

“长,长姐……”

盛雁书颤抖着伸出满是血痕的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天真的笑着:“长姐不哭,雁书……不痛……”

鲜血从他口中不断流出来,盛柒柒慌乱的用手擦去:“长姐不哭,长姐带雁书去找大夫!”

盛雁书抽搐了几下,紧紧的抓住盛柒柒的手,呜咽着:“长姐,雁书想……爹了……”

猛然间,盛柒柒只觉手中的力道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雁,雁书,你别吓长姐……”盛柒柒看着盛雁书的手缓缓捶地,整个人慢慢了无生机。

盛柒柒呆呆地僵在原地。

阿梓从府外赶回来,看着眼前一幕,手中的糖葫芦落在了地上。

盛雁书跪坐在雪中,怀中抱着双眼紧闭的盛雁书,用着温柔平静的语气轻道:“糖葫芦买回来了,雁书你再偷懒睡觉,就吃不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