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天才投资人章节目录盛翰鈺时莜萱时雨柯小说阅读

天才投资人主要描述了盛翰鈺时莜萱时雨柯之间的故事,该书由时莜萱所作。小说精彩节选:又名《瞎子和傻子的爱情》《家有小傻妻》《傻妻每天都露馅》《为了家族嫁给传闻中的瞎子》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成人人嫌弃的王妃。 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 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 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 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 一场相遇,一世生
 

盛海双眼一翻,“咣当”往后面仰去!

“老公。”柏雪急忙奔过去。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盛誉凯和盛泽融也上前查看,会议室里顿时乱起来。

盛海眼皮微动,柏雪立刻会意,马上赶走小儿子,然后对盛誉凯飞快道:“别乱说话了,再有一次就算神仙都救不了你。”

盛誉凯飞快点头,表示知道。

虽然他不服气,但也承认盛翰鈺句句都是套,而每个套他都自觉钻里面了。

吃过的亏已经够多了,不能再上当了!

给儿子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反思,盛海也就悠悠“醒来”。

他不能在这时候去医院,他走了盛誉凯再出昏招,那就真一点招都没有了。

二叔“醒了”是意料之中,盛翰鈺也没多做纠缠,甚至连盛誉凯当众污蔑他的事情都没有追究,直接道:“协议书拿来,签字吧。”

盛誉凯没动,仍然十分警惕盯着他看,怕又是圈套。

“协议书,拿啊。”盛海在身后怼盛誉凯腰,有父亲提醒他才放下心,给准备好的协议书拿出来。

盛翰鈺飞快扫一眼,内容大致和他预想的差不多,然后唰唰签上自己名字。

还主动提醒:“印泥呢?还得按手印。”

盛誉凯急忙让人送上印泥,手印按完,协议书重新拿到他手里,他还有些许的恍惚!

恍惚这是真的吗?

简直太顺利了,顺利的一点都不真实。

“签字啊?你还愣着干什么?”影子在后面提醒。

若是放在平时,外人插嘴盛誉凯一定火大,但现在他不止没发火,还感激影子提醒。

急忙在上面签上自己名字。

盛海,柏雪都依次签上名字,摁下手印。

盛翰鈺手往后面指:“让他们过来签字。”

“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我看就不用了吧?”盛海皮笑肉不笑:“虽然在法律上解除你和盛家的关系,但血缘关系还是无法割舍的。”

他会这样说,当然不是好心要给大哥俩口子留个念想,而是他总觉得签字太痛快不是好事。

本来计划是给盛翰鈺名声彻底搞臭,然后让他净身出户,逼着他不得不签字!

让盛江俩口子来,也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连亲爹妈都不要他,盛翰鈺的人品一定不行,增加盛誉凯的可信度。

只是事情有变,盛海准备好一堆狠毒的招数,一招都没来得及使呢,盛翰鈺就主动提出签字了。

根本都不用逼迫,他好像还有点迫不及待。

这时候盛海反而不想让大哥俩口子签字了,都签了字就一点退路都没有了,万一盛翰鈺有后手打算对付他们,有大哥俩口子在手里,让他不得不投鼠忌器。

但这个字要是全签了……后果还没等想明白,盛翰鈺已经站起来:“刚才我条件已经说的很明白,二叔要是没想好,那就都不做数。”

说完拿过来协议就要撕——盛誉凯眼睛都绿了!

“别撕,算数,我们说话当然算数。”

他看向父亲,盛海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主意,盛翰鈺根本不容空让他想啊,于是只能点头同意。

盛江和王颖芝被带到主席台这里。

刚才主席台上没有他们的位置,现在用到了才让他们过来,盛江性格懦弱,但也不傻,他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签这个字。

不管怎么说,今天最重要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盛誉凯正打算结束,一直当背景墙似的盛泽融突然站出来。

“等下,还有我。”

盛泽融从包里拿出几份协议,内容和刚才他们签的差不多,只是上面的名字换上自己。

他当着记者面宣布:“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虽然不是为了我,但我也想跟着凑个热闹,我和大哥一样要跟他们脱离关系,盛家的财产我一毛钱都不要,净身出户!”

盛泽融向来在公众面前没有什么存在感,但今天这几句话却让他瞬间成为江州所有人议论的热点!

“闭嘴,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柏雪都快被小儿子气死了。

小儿子平时和盛翰鈺来往密切,她就不喜欢,但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不靠谱,这种事情也组团吗?又不是好事。

“这是你说的,你别后悔。”盛誉凯又气又喜。

气的是自己亲弟弟在关键时刻和盛翰鈺一条心,喜的是他傻,他不要家里财产都是自己的!

盛翰鈺感动,但他还是提醒三弟:“泽融,你没必要这样做。”

盛泽融笑了,笑的坦诚又阳光:“大哥,你是怕我跟你抢爷爷吧?我还就抢定了,供奉爷爷香火不能是你一个人的事,我必须要掺一脚。”

虽然是推辞,但话都说到这份上,盛翰鈺只能拍拍三弟肩膀,不用再多说一个字,兄弟俩的情谊这一刻就注定会是一辈子。

……

新闻发布会后。

盛翰鈺在江城广发讣告,为老爷子办葬礼!

讣告发的很多,不过来的人却不多。

除了老爷子生前几位深交,和云哲浩,简宜宁,影子外,以前跟盛家联系密切的生意伙伴一个都没来。

几个人知道那些人一定是得了盛誉凯授意,不让他们来,为的就是落盛翰鈺和盛泽融面子,让他俩知道离开盛家,他俩什么都不是!

只是可惜,盛誉凯希望注定落空。

盛家五口人倒是全来了,不过他们没有资格站在家属答礼区,只能和外人一样上香鞠躬完事。

时禹城也来了,和所有人一样规规矩矩上香鞠躬,然后到盛翰鈺身边告诉他要节哀,身体要紧,老爷子在天有灵一定希望他过的好,而不是一蹶不振!

“谢谢您。”

盛翰鈺道谢是真心的。

时禹城也是真善良,按说时莜萱到现在还没找到,然后发生这种事情,他就是幸灾乐祸都是正常反应。

但时禹城没有,他不只宽慰盛翰鈺,还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交到盛翰鈺手上:“这里有两千一百二十万三千九百块。”有零有整的。

“你拿去用吧。”

盛翰鈺当然不缺他这点钱,但不耽误他感动的有点不知所措,急忙给卡塞回去:“不,我不缺钱用,您拿回去吧。”

有零有整,一看就是他能拿出来的全部,否则也不会是这个数。

时禹城坚决不往回收,固执的一定要盛翰鈺收下,还说:“你不用不好意思,这个钱其实是萱萱的,这些年我一直亏待了萱萱,现在帮她丈夫一把也算是帮她了。”

时禹城牵挂女儿的心思没有变,但在这种时候却一反常态,不是催盛翰鈺去找时莜萱,而是用时莜萱的名义救她名义上的丈夫。

时禹城做生意稀里糊涂,耳根软性格也不是很清楚,经常被人利用……

但这些缺点在他的善良和大义前,统统都不值一提!

不只盛翰鈺,就是其他人也被感动了,但其他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影子会哭成那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