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神医狂妃美翻天 (全本小说) 云浅歌君子珩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狂妃美翻天》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云浅歌君子珩,《神医狂妃美翻天》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她是22世纪医圣世家唯一传人,一手九行针解世上无解之毒。他龙霄国谪仙太子,遭人算计,双腿被废,身中剧毒,活不过三月。她大婚之日被亲人背叛、毁容、受尽屈辱自杀。一朝穿越,当她成了她。且看她手撕渣男,吊打绿茶,狂虐一众极品。正准备功成身退,爬上墙头对上眨着一双桃花眼某太子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神医狂妃美翻天

云浅歌咽了咽口水,她真没想占便宜,是美色送上门的。

瞟了八块腹肌好几眼,手上却一直没停下。

“你们怎么还在。”让黄泉再检查一遍后,看着屋内的苍术等人。

“我们留下来搭把手。”苍术盯着云浅歌摆弄药箱的手,他记得她的手骨折了,怎么一夜之间就好了。

“要么我出去,要么你们出去。”一只君子珩,她需要用空间中的手术刀和呼吸设备,这些人留下来,岂不是完全暴露了,那她还怎么弄。

“我们这就出去。”苍术主动道。

神医都是有怪癖的,更何况是医圣的传人,离开前还不忘拉走晨阳和半夏。

“还是这老头识趣。”

“主人,需要黄泉在四周布下屏障吗?”

“好。”

云浅歌从药箱拿出一块纱布,直接将君子珩眼睛给蒙了起来,又拿出银针,封住君子珩的五感。

“五感不能封闭太久,否则对身体有损,黄泉,我们到时候制点麻药。”

“等主人在空间种植药材后,可以在胶囊的制药空间提取。”

听着黄泉的话,更印证了一点,她穷,得尽快当药农。

纤纤玉指飞舞,切开刀口,取出暗器,消毒,缝合,一气呵成,看着呼吸机上的曲线渐渐有力,吐出一口浊气。

“成了。”

“主人棒棒哒。”

云浅歌嘴角微微上扬,却还嘴硬道,“黄泉你夸人的话越来越幼稚,越来越敷衍了,果然是熟了就莫得感情了。”

“主人聪明绝顶……”

“停,我头发茂密着呢?”前世从事科研,经常都是没日没夜地研究,看着自己日渐稀少的头发,她最怕的就是和那些老科学家一样聪明绝顶。

“主人……”

“行了,别夸了,把呼吸机收进空间,外面的人按耐不住了。”

“好的,主人。”作为一个莫得感情的系统,黄泉瞬间松了一口气。

女人啊,呵呵……

屏障撤销后,云浅歌听见门外来回踱步的声音,“进来吧。”

晨阳率先推开门,见在昏迷中的君子珩呼吸沉稳,心口用针线缝合,已经包扎好。

“五日后可拆线。”

晨阳立即下跪,“多谢太子妃。”

“行了,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就行。”

“属下谨记。”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直奔房间方向而来,“晨统领,睿王求见。”

晨阳看着昏迷的君子珩,眉头紧锁,睿王有多难缠,君子珩身边所有人都清楚。

云浅歌看着慌张的晨阳,不解道,“你急什么,难不成他还会闯进来。”

半夏和晨阳同时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还真会闯进来。”

“你们可真有默契。”云浅歌好笑地打趣道。

半夏想到昨日云浅歌怼王舒桐的画面,神情一亮,哀求地看着云浅歌,“太子妃,只有你能救殿下了。.”

“我身受重伤。”

“太子妃手上的伤已痊愈,脸上估计也痊愈了。”苍术拆台道。

云浅歌看了看自己的手,刚刚救人的时候解开了纱布,露馅了。

看着晨阳投过来的目光与半夏一模一样,再看看昏迷的美太子,长得这么好看,若真被人捅一刀,可惜了。

“要不……”

“有劳太子妃了,睿王身边有两大高手,一直保护在侧,他一定会闯进来,还请太子妃早做准备。”晨阳一口气说完,生怕云浅歌后悔。

其实,云浅歌已经后悔了。

不过和后悔比起来,只要睿王不高兴,她就开心。

抬手解开缠在头上的纱布,绝色容颜展现在三人眼前,晨阳和半夏咽了咽口水,连苍术老头都投来欣赏的目光。

“去拦住睿王,最少一刻钟,苍老头你将太子安置在床上,半夏,伺候我沐浴。”身上一股药味,睿王一来就会察觉到异常,她虽不怕睿王知道她会医术,但更喜欢趁机教训一下睿王。

“是。”

云浅歌用君子珩的浴池匆匆洗了一个澡,不得不说君子珩真会享受,浴池都是用暖玉建的。

洗漱后穿上君子珩白色中衣,慢悠悠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太子妃?”半夏一脸惊悚地看着云浅歌。

“怎么了?”

“殿下有洁癖,最不喜女人靠近,半步也不行。”

“有洁癖?”云浅歌抬手戳了戳昏迷的君子珩,屋外的吵闹声越来越近,又见一脸紧张的半夏,“你看,你家殿下没反对。”

半夏无奈,殿下昏迷着,当然没法反对了。

“这……吃亏的是我好不好,你若不愿意,我现在就走。”

“有劳太子妃了。”

“行了,去开门。”半夏转身开门,云浅歌趁机摸了一把君子珩的脸,“皮肤真好,和我有得一拼。”

半夏还没开门,门就猛地被推开。

云浅歌暗想,晨阳可真没用,还好她速度快。

“睿王爷……”晨阳见半夏一脸为难,冲上去想阻拦,却被睿王带来的护卫紧紧拦住了。

睿王走进内室,见床上两人交颈相拥,吓了一跳。

“吵什么吵,什么人竟敢打扰本太子妃和夫君睡觉,拖出去,砍了。”云浅歌慵懒的声音传开,夹杂着几分倦意和戾气。

“太子妃……”睿王愣了一下,急忙上前,伸手就要拉床上的女子。

云浅歌眉角一挑,反手就给了睿王一个耳光。

“放肆。”坐起身,冷眼看着睿王半边脸肿得老高,“这丑东西是谁啊?”眼神,语气,赤luoluo的嫌弃。

“启禀太子妃,是睿王。”半夏低头前来回禀,晨阳已经被眼前的一幕给吓蒙了,低头不敢逾越分毫。

“晨阳,本太子妃问你,是睿王大还是太子大。”

半夏心头暗想,太子妃果然是太子妃,一出手横扫天下。

“自然是太子大,太子是一国储君。”

睿王看着云浅歌完好无损的容颜,一时间吓得说不出话来。

“哦?原来是我家夫君大,睿王擅闯太子寝房,不知是何道理,晨阳,上书询问陛下,睿王擅闯太子寝房,是皇家的规矩还是传统,若是,本太子妃以后没事就和太子出去溜达溜达。”云浅歌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睿王,原主就是被这样一个渣男被折磨欺辱至死的。

这人比起太子可真是差太多了。

原主眼睛真瞎。

“是。”

“还不快去,等着过年呢?”

“属下这就去。”未等睿王的人阻止,晨阳已经出了房间。

睿王回神,打量着床上从刚开始就没动的君子珩,眼神一冷,“太子妃谋害太子,还不给我拿下。”

“嗯...娘子...别吵...再睡会儿...”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