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爆款小说南风知我深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南风知我深爱你》是鹿殿下写的一部精彩小说。主要讲述了:慕枳的面色有些难看,还是走到了顾西辞的面前,停住了脚步。顾西辞缓缓抬了头,微眯着眼睛打量她一圈,“今天你是来捉奸的,还是......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爆款小说南风知我深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慕枳的面色有些难看,还是走到了顾西辞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顾西辞缓缓抬了头,微眯着眼睛打量她一圈,“今天你是来捉奸的,还是来离婚的?”

慕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管我是来做什么的,在这样的场合都不太合适,顾西辞,我们换一个地方说。”

“你想谈,可以。”顾西辞语气平淡的回答了她的话,随后他从面前的茶几上拿了一瓶啤酒,砸在了她面前的位置。

“是不是我喝了这瓶酒,你就和我离开这?”不用顾西辞多说,慕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顾西辞知道,慕枳没酒量,根本不会喝酒。但不管是现在,还是他从慕家撤资,都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

他想看看昨晚在自己面前那么嚣张的女人,如今是怎样和自己服软的。

顾西辞没有回答,只是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算作对她的回答。

慕枳看着,心下一狠,直接拿起了拿瓶啤酒,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往下喝。

酒劲来的快,半瓶酒下肚,慕枳已经有些晕乎乎的,“顾西辞,你为什么要撤资?”

顾西辞修长的手指落在酒杯上敲了几下,再次拿起一瓶酒送了过去,“昨天你昨天说过的话全部忘记了,再喝一瓶,好好回忆一下。”

是她提出要离婚的,既然顾家和慕家的联姻没必要继续下去了,那他为什么要继续给慕家投资?

慕枳的胸口火辣辣的发着热,视线也有些恍惚。父亲的话撞进她的脑海,不断的提醒着她,必须要和他谈谈。

随后她视死如归一般,拿起了那瓶酒,再次一饮而尽,“是不是我收回昨天的话,你就可以不撤掉对慕家的投资?”

她的脚步有些酿呛,显然有些站不住了,顾西辞清楚的看到她的身体有些摇晃。

顾西辞听着,忽然轻笑一声,“说出的去,还能收回去吗?”

“好,如果你坚持这样做,只要你同意离婚,我就把你撤资的钱全部还……”慕枳似乎失了力气,说话的声音都很虚弱了,一句话也没说完,整个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顾西辞面色一沉,眼疾手快的起了身,抓住了她的衣领,这才避免了她摔倒在地上。

他打量着她的脸,视线里满是阴霾,有人喝酒脸红,慕枳喝酒,脖子都跟着红了。

随后他直接抱住了她的大腿,将她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大步离开了包厢。

就这点出息,两瓶啤酒就倒了?

该死!

顾西辞心下咒骂一声,不爽极了。

他干嘛要带着她离开?只要她服个软就可以避免的事情,却偏偏要硬着头皮和他作对……

所以他就该叫醒她继续喝,一直喝,否则别想和他谈。

带着她离开酒吧,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扔在了车后座上。

*

慕枳醒来的时候完全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她的身体有些酸痛,头依旧晕乎乎的。

慕枳知道,是因为自己喝了酒的原因。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喝过这么多久。

视线所过之处,慕枳捕捉到了熟悉的身影。顾西辞背对着她站在窗边,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尽显几分慵懒。

“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

慕枳心下一紧,慌张的坐起身。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见自己衣着完好,这才松了一口气。

“放心,我对不情愿的女人没兴趣。”似乎意识到了她的举动,顾西辞沉冷的声音再次传进了她的耳朵。

她试图起身下床,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谢谢你带我离开酒吧,不过酒我已经喝了,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你为什么要撤资?”

“比起这个,我对你的那句话更加感兴趣。”顾西辞走过去,忽然按住了慕枳的胸口。

她还没坐起来,整个人就被按回了床上。

“如果我同意离婚,你会把我投资的钱,全部还给我?”顾西辞忽然上了床,跨坐在她的身上,将她禁锢在了自己的身下,“你哪里来那么多钱?”

“我……”慕枳支支吾吾一声,没有多说,忽然被他一记讥讽的笑容打断了。

“是我忘记了,还有萧寒呢!”他扣住了慕枳的手腕,眯着眼睛打量她,“你们只是朋友吗?你有没有和他做过什么?”

他的手一路向下,忽然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慕枳的身子一抖,脑子里忽然就嗡的一声,她慌忙抓住了顾西辞的手腕,生气的说,“你不要把谁都想的和你一样龌蹉。”

“你整天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沾花惹草,处处留情,离了婚你不是更加自在?”

龌蹉!

慕枳的两个字惹怒了顾西辞,他面色铁青,声音里带着几分恐吓的意思,“当初你父亲可是费尽心思才让你嫁进了顾家,你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对不起他的良苦用心?”

“为了公司卖女儿,呵……”

顾西辞一字一句的说出口,如利刃一般,一下一下的刺进了她的心脏。

卖女儿……

这三个字如此难听,可偏偏她无力反驳。

当初因为联姻的事情,她和父亲的确闹出了很多不愉快,而嫁给顾西辞,显然也有些被父亲威逼的意思。

所以这和卖女儿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你不是想给沈菲腾位置,依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扑进萧寒的怀抱。”

说着,他的嘴角挂起了一抹邪气的笑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几分可怕的压迫感。

他抬手,抚摸着慕枳的脸,云淡风轻的开口,“想要压垮你父亲,我有的是办法,你以为萧寒保的住你们吗?”

“若说之前我还有让你滚蛋的打算,那么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想和投入萧寒的怀抱,不可能……”

顾西辞和萧家一向不和,更因为慕枳和萧寒的关系气上加气。

所以就算他不要了,也不会让萧寒得到,“目前你只有一条路,想离婚你只能等,等哪天爷心情好了,就带着你去民政局。否则……”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