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做你的不二臣「全本小说」_太微祁茉全章节阅读

作者意迟迟的小说《做你的不二臣》主角是太微祁茉。本书精彩片段:太微没有再言语,抬脚往她所指的方向走去。午后的微风轻轻吹拂过脸颊,带着两分初夏的暖意,但太微却从里头尝出了严寒。她沉默着,紧紧抿着唇,一步迈得比一步更大。往常出席这样的场合,也会
 

太微霍然起身,抬脚往人群里走去。她虽然不想理会祁茉,但祁茉若在永定侯府出了事,她也跑不了。

她们是亲姐妹,出门在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祁茉闯祸,便形同是她闯祸。

更何况,祖母偏爱祁茉。就算真是祁茉惹来的祸事,祖母最后一定还是会怪罪到她的头上。太微面沉如水,脚步飞快地在人群里穿梭搜寻起来。

可祁茉不知去了哪里,她转了一圈,竟丁点踪迹也不见。

周围人群熙攘,欢声笑语,平静如常。

太微胸腔里的那颗心,却慢慢坠了下去。

脚下没有迟疑,太微大步流星地朝那抹海棠红靠近过去,手一伸,抓住了对方手里的线,沉声问道:“我四姐呢?”

海棠红少女将线一夺,没好气地道:“那是你四姐,又不是我四姐,你问我做什么!”

太微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她方才同你一道离桌,此刻却不见了踪影,倘若出事,你觉得你可能脱得了干系?”

太微十指纤纤,手劲却不小。

海棠红少女有些受惊,用力挣扎了两下后道:“青天白日的能出什么事!”

太微冷着声音,再次问道:“人呢?”

海棠红少女手一抖,远远的那只纸鸢便从半空摇摇晃晃摔了下来,她“哎呀”一声,气愤地转头看向太微:“她跟着永定侯夫人身边的婢子走了!”

“永定侯夫人的婢女?”太微怔了一怔,“往哪个方向走的?”

做你的不二臣「全本小说」_太微祁茉全章节阅读

海棠红少女终于将胳膊抽了回来,不耐烦地伸手一指远处,又讥笑道:“怎么?你还想追过去不成?永定侯夫人想见的人是你四姐,又不是你。”

太微没有再言语,抬脚往她所指的方向走去。

午后的微风轻轻吹拂过脸颊,带着两分初夏的暖意,但太微却从里头尝出了严寒。她沉默着,紧紧抿着唇,一步迈得比一步更大。

往常出席这样的场合,也会遇上主家的夫人小姐偶尔私下见客,这并不稀奇。但永定侯夫人一直未曾出现,这会儿却让人带走了祁茉……

太微不由心头疑虑更甚。

她大步往前走,穿过人流,伴着愈渐响亮的唱曲声,终于瞥见了一角祁茉飞扬的衣袂。太微追上去,扬声喊了一声“四姐”,但祁茉像是未曾听见,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转眼间,拐过了一道弯,祁茉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太微眼前。

太微心神一凛,不知为何总觉不对。

不管了!

她当即决定后退。

然而她方才转过身,便见眼前多了一个人。

青衣乌发的婢女,笑盈盈站在她身前,温声细语地问道:“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

太微听着她说话,望着她的笑颜,脊背却开始毛毛的发寒。

这样的笑容,这样的温声细语,她都太熟悉了。

她面向祖母诸人的时候,露出的可不就是这样的微笑吗?

太微手里攥着那枚几乎不离身的铜钱,狠狠的握了握,轻声道:“……我不大识路。”

她微微低着头,像是很不好意思,声音也愈发得轻了下去:“我原本同我四姐一道,可不知怎么走着走着便走散了。”她仰起头,眼神茫然地望了望四周,无措地道:“明明出来时还好好的,可临到要回去,我便连方向也摸不清了。”

青衣婢女笑了起来,柔声安抚道:“姑娘莫慌,奴婢这便领您回去。”

太微闻言亦露出了笑容,一脸感激,雀跃欢喜地道:“多谢姐姐!”

青衣婢女连连摆手:“要不得要不得,奴婢怎配您称一声姐姐。”

“如何要不得,你能领我回去,那便是同天上的仙女姐姐一样,怎么都能要得的。”太微笑容满面,口气纯真无邪。

青衣婢女以手掩嘴,笑着在前面带起了路。

但她所走的方向,根本不是太微来时的路,而是祁茉消失的方向。

太微跟在后头,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的背影。

永定侯府,果然不大对劲。

这个丫鬟,从头至尾,都没有问过她一句是哪家的姑娘。她要么,是真的蠢笨不知事;要么,就是根本一点也不在意。

因为不在意,所以没有发问的必要。

这园子里的姑娘,对她来说,怕是全无分别。

太微呼吸渐轻,脚步却一声声重了起来。突然,咬紧牙关,太微扬手朝青衣婢女颈后风池穴砍了下去。

她力气不足,一击不能致命,但这一下,已足够令人昏厥。

太微先前一路走,一路在等候着时机。

今日出席赏花宴的姑娘,皆是各府娇养长大的,谁也不会猜到里头竟然混了个会武的人。领着太微的青衣婢女毫无防备,大喇喇地将整个后背露给了太微。

太微用尽全力,一击即中。

青衣婢女身子一歪,就要往地上倒去。

太微伸出双手,顺势接住,穿过腋下,挂住她上半身,将人拖到了拐角处,往墙上稳稳一靠。

周围空无一人,鸦雀无声,只有一排排的石榴树在静静地绽放盛开。

太微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终于从风中听见了一丝微弱的喧嚣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