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腹黑王爷喜当爹沐云初_沐云初方天成顾爇霆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主角是沐云初方天成顾爇霆的小说是《腹黑王爷喜当爹沐云初》,本小说的作者是不会写就乱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个制作阴损蛊物的岩碑林?听我家夫君说,之前宫中庆功宴的时候,尸家
 

“能易容的这么相似?身高体型声音都一模一样。”甚至南宫玲儿脸上那道疤痕都在,只是现在的“南宫玲儿”能够坦然的面对自己被毁容的事实。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人异士也不在少数,并非没有可能。”明月说着,脑海中想到了北齐林家。

莫非是少主找人冒充南宫玲儿吗?

可南宫家少主都没有放在眼里,哪里有找人冒充的必要?

但是除了林家,明月也想不到谁能有这么厉害的易容术。

此刻不是详谈的时机;“罢了,暂且不管这事,你去后厨看看宴席准备的如何。”

南宫家是个大家族,眼红万兽城大小姐这个位置的人也不在少数。如果这个假货只是想享受南宫家大小姐这个身份,沐云初也不会去破坏。

但如果是冲着她来的,沐云初也不会手软。

安一在陪着顾若兰,安二安三不知陪着顾爇霆上哪儿去了,沐云初问了一圈才找到闲着的安四,叫他盯着南宫玲儿去了。

午宴快开始的时候顾爇霆才踩着点回来,沐云初非常不满:“你一天天的往外跑什么?”

这种场合他这个一家之主应该在家接待客人才是,结果半天不见人。

顾爇霆见她生气了有点唏嘘,安二安三赶紧告退,顾爇霆这才道;“处理一点小事。”

说完他赶紧牵着沐云初的手去招呼客人入座。

沐云初瞪他一眼:“既然是小事就交给下头的人去做。现在京都的勋贵们就数你地位最高,你成天不待见别人,回头人家该上父皇面前弹劾你傲慢了。”

腹黑王爷喜当爹沐云初_沐云初方天成顾爇霆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是是是,我下次注意。”顾爇霆笑着答应,不仅没觉得她啰嗦,反而挺喜欢听她念叨自己。

他认错态度这么好,沐云初也不好继续说他什么,瞪了他一眼才压低声音:“南宫玲儿居然也来了。”

“看到了,我会留意。”顾爇霆发现南宫玲儿的时候也有一丝惊讶。

这一次南宫夫人来京都,没有听说南宫玲儿也跟着来,所以他们刻意隐瞒了南宫玲儿的行踪。

这个死掉的人突然出现,有很多可能性。

有可能有人要利用万兽城对付烈阳,也可能是南宫夫人怀疑南宫玲儿死在沐云初手里,故意带一个假货突然出现,试探沐云初的反应。

顾爇霆心中想着事情,面上招呼客人却丝毫没有耽搁。

沐云初负责去招呼女客们可以入席了,缓缓走过去,就听见几个夫人聚在一起聊闲话。

“原本我今日登门是特意想来瞧瞧顾候的妾室张什么模样,没想到云初公主不让妾室出来接见客人。”

“开府宴这样的场合,妾室本就不该出现,云初公主不让妾室出席也在情理之中。宁夫人,你无端结交一个妾室做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吗,顾候这个妾室可不是一般人,人家是岩碑林的小姐。”

“那个制作阴损蛊物的岩碑林?听我家夫君说,之前宫中庆功宴的时候,尸家的姐妹两人也去了,不过我夫君官位底,不可以带上家眷,我倒是没有瞧见过。”

那个宁夫人说道:“也不知这个妾室是什么样的美人,当初云初公主和顾候成婚之时,万兽城的掌上明珠要给顾候做妾,顾候死活是看不上。”

“按照你这么说,顾候对那妾室是上心了?那云初公主往后的日子岂不是不好过?”

“好不好过,堂堂公主也容不得你们操心。”突然一个冷厉的声音响起,宁雯不悦的走过去:“母亲,你今儿还在顾候府上做客,却在这里议论主人家的是非,这是为客之道吗?”

宁雯说着,厉色看向其他几位夫人:“诸位都是有涵养的贵人,竟然也陪着我母亲背后议论他人是非,你们说这些话,就不怕被顾候听见吗?顾候对公主的维护可比皇上还重,你们就不怕得罪了顾候,日子不好过?”

几位夫人神色姗姗的,知道自己不对不敢说什么。

宁夫人被女儿这么一呵斥,感觉十分没有脸面:“你……宁雯,这就是你跟母亲说话的态度,你简直放肆!”

“云初公主并未得罪你,如今顾候只是纳一个妾室而已,你便在这里一副看云初公主好戏的样子是为何?敢对云初公主落井下石,母亲,女儿只是不想你给家中惹来祸事罢了。”

“你……”宁夫人气的脸色发绿。

宁雯懒得搭理她,冲着一个方向福了福身子:“臣女见过云初公主。”

“什么?!”宁夫人和其他几个妇人顿时慌了,惊慌的看过去,果然看见沐云初就在不远处含笑看着她们,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都听见了什么。

几个妇人瞬间感觉腿软:“参见云初公主。”

她们一个个神色惊慌,丝毫没有之前悠闲自在的样子。

沐云初只是笑笑;“诸位,入席吧。”

众人片刻不敢停留,灰溜溜的跑了。

宁雯稳了稳心神上前:“公主,你别搭理那些妇人,她们就是吃饱了闲的。”

沐云初轻笑着摇摇头:“无妨,她们嚼嚼舌根无伤大雅,呵斥过了下次便不敢了,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耿耿于怀。”

宁雯跟在沐云初身后朝着前院的酒席过去,憋了好久,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公主……侯爷纳妾一事,您当真没有在意?其实一个妾室根本对您造不成威胁,臣女瞧着侯爷依旧是以您为重。”

沐云初知道宁雯怕她介怀,不过她的担忧真的是多余的。

“你不必担心我,这妾侯爷死活不要,我软磨硬泡好久才接进门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