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ī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全章节小说_(顾霜许暮洲)全文阅读

火爆小说《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主要介绍了顾霜许暮洲,是作者东方狗蛋的小说。小说精彩节选:顾霜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顺着白润的脸颊汩汩流淌。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楚楚可怜。陈浩然急得一脑袋包,哄来哄去也不见好,见她越说越犀利,顿时仿
 

“陈浩然,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付出多大代价?我拍着胸口跟我外公保证,说尽陈氏的好话,哪怕增加运费成本,也要把生意给你来做;我为了让你能顺利拿到云上项目,不惜把自己的婚姻搭进去,拿跟许暮洲订婚做筹码,换你中标。”

“可是陈浩然,你呢?你为我做过什么?我被许暮洲关着,你来救我了吗?我拼命逃出去找你,你帮我了吗?你只会让我回去找许暮洲,让我稳住他,替你拉生意,为你上位铺路!”

“陈浩然,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是你上位的垫脚石,是你争权夺利的工具,对吧?”

顾霜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顺着白润的脸颊汩汩流淌。

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楚楚可怜。

陈浩然急得一脑袋包,哄来哄去也不见好,见她越说越犀利,顿时仿佛被撕了脸皮,满肚子腌臜算计无所遁形。

他恼羞成怒,耐心完全流失,暴躁的大吼:“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让你给我介绍见鬼的付氏?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必须给我摆平了!这一亿的违约金,我一个子儿都没有。你不是很有钱吗?你来出!”

顾霜被吼的一愣,含着泪笑了。

看,这就是她上辈子拿命去爱的男人。

其实他从来就没爱过她,他一直在利用她。

只是她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掏心掏肺的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这辈子,她不会再那么傻了。

顾霜伸袖子抹了把眼泪,冷冷的说:“陈浩然,我给你介绍生意,反倒错了?既然是我多此一举,那好,我这就去跟许暮洲说,交易取消,不订婚了,他爱让谁中标就让谁中标去!”

陈浩然一急,脑子一热,想也不想,甩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掴在顾霜脸上。

暴怒中的男人,力气大的出奇。

顾霜压根没感觉到疼,只听见脑子里“嗡——”的一声轰鸣,半边脸都麻了,嘴里泛起一阵腥咸的味道,好一会儿,脸上才火.辣辣的烧灼起来。

陈浩然一巴掌扇下去,被响亮的打击声一震,才察觉到大事不好。

他是来求顾霜帮忙的,这一动手,顾霜怎么肯帮他?

他连忙摆出一副心疼脸,拉着顾霜的手道歉。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全章节小说_(顾霜许暮洲)全文阅读

“霜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我只是急昏头了。”

陈浩然叹口气,一脸黯然的打苦情牌。

“霜霜,你也是知道的,我只是一个私生子,我爸对我也不好。我要想出人头地,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霜霜,这次的事情都是我考虑不周,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只能来求你了。为了云上项目,陈氏准备了大半年,说什么都不能丢了。可真要是赔偿付氏一个亿,我爸非扒我三层皮不可。霜霜,你就帮帮我吧!”

顾霜不说话,单手捂着脸,一脸呆滞。

这一巴掌打的可真是恰到好处,她都忍不住要给陈浩然点赞了。

许暮洲见到她的脸,不用说,肯定不会放过陈浩然。

而她,也有了名正言顺跟陈浩然决裂的理由,在面对许暮洲的时候,也就更安全了。

好半晌,顾霜才摆了摆手,无精打采的说:“许暮洲快回来了,你赶紧走吧,被他看见就说不清了。”

陈浩然以为顾霜对他到底情根深种,即便挨了打,也还在为他着想,生怕被许暮洲看见会为难他,连忙应下。

“那……那我就回去了,霜霜,付氏那边,你可一定要帮我摆平啊!”

陈浩然话音未落,就开门走了。

顾霜捂着生疼的脸,抽了口冷气,去卫生间拧了条湿毛巾,然后给秘书处去了个电话,要活血化瘀的药膏和冰袋。

紧接着,她给李振声发了条信息,让他把陈氏集团毁约的录音放到网上,向陈氏集团发出律师函,追究违约赔偿,如果陈氏集团推诿耍赖,那就法庭见。

不一会儿,许暮洲回来了。

办公室还残留着烟味儿,令他皱起了眉头。

有人来过。

见顾霜歪在沙发里,脸上盖着块毛巾,他奇怪的问:“怎么了?”

顾霜撇撇嘴,要哭不哭的样子,站起身,拿着毛巾进了休息室。

许暮洲越发诧异,跟过去一看,只见小东西半边脸通红一片,肿的老高,跟发面馒头似的。

“谁打的?”男人的脸倏地沉了,语气冰冷,眼里怒火腾腾。

顾霜不说话,抽抽搭搭的走过去,搂住许暮洲的腰,把半边没挨打的脸贴在他胸口,小小声的抽泣。

许暮洲心疼的不行,可不管怎么问,顾霜就是不吭声。

他索性抱着顾霜回到办公室,调出监控查看。

一看到陈浩然进来,许暮洲的脸色顿时冷峻到了极点,垂眸看了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东西,暗暗骂了声“欠揍”。

再往下看,男人的怒火烧得更加炽烈。

原来这小东西不但要求他让陈氏中标,还亲自出手,让付氏集团跟陈浩然合作,送生意上门。

不过这脑子缺根筋的家伙,弄巧成拙,反而令陈氏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等看到顾霜一连串的质问,陈浩然掌掴顾霜,许暮洲都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了。

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人儿被打了,愤怒那是少不了的。

可是在愤怒之外,许暮洲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她应该会对陈浩然死心了吧?

许暮洲紧了紧手,过大的力度,勒的顾霜有些喘不过气来。

顾霜没挣扎,乖巧的蜷在许暮洲怀里,囔着鼻子小心翼翼的问:“你生气了?”

许暮洲没应声,阴沉着脸,盯着监控画面。

顾霜心口一哆嗦,咬了咬嘴唇,壮着胆子说:“我知道错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