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Ů  as

全文小说姜萱卫恒_《瑟瑟情意终成空》全章节阅读

《瑟瑟情意终成空》是君心知否的小说,讲述了姜萱卫恒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温昼闻言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在姜萱无甚温度的眸中消了声:“罢了,既然你想好了,我依着你便是。”温昼说着,从衣襟中掏出个瓷瓶放在了姜萱面前,
 

温昼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皇宫内一片沉寂,除却偶尔声响的蝉鸣。

姜萱看着有门不走,非要跳窗的浪荡公子,轻扶了扶额:“温昼,你迟了。”

“你又不急,迟个一时半刻不误事。”温昼的声音充斥着恣意,没半点儿的不好意思。

他也不见外,寻了个椅子便坐在了姜萱对面:“想好了?”

他的话没头没尾,偏生姜萱听得明白:“既是给了你信,便是想好了。”

“日子呢?”温昼摆弄着茶盏问道。

“七月七乞巧还有一月,八日子时,我在这里等你。”姜萱算着日子安排着,而后手伸向温昼,“东西带来了么?”

话一出,一直没甚模样的温昼却是正了正身子,眉眼间是难得的认真:“姜萱,你可想好,这药若是用了,中间出了什么意外,我保不住你。”

“我知道。”姜萱像是听不懂他话中的劝谏般,勾了勾唇,“无论我生死,你护好两个孩子便是。”

温昼闻言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在姜萱无甚温度的眸中消了声:“罢了,既然你想好了,我依着你便是。”

温昼说着,从衣襟中掏出个瓷瓶放在了姜萱面前,而后起了身,熟门熟路的离开。

姜萱借着敞开的窗,看着夜幕中清凉的月,记忆被带回她和温昼初遇的时候。

那时,她刚打定主意留下腹中的孩子,白日不想出门见人,便想着入夜出门转转。

却不想这么一转,竟然是让她捡回来一个重伤的温昼。

温昼不是宫里人,而是江湖人,说的清姜些,温昼,是个盗贼!

全文小说姜萱卫恒_《瑟瑟情意终成空》全章节阅读

按着他的话来说,他这次进宫想要盗取的是一叶寒潭,顶值钱的物什,本来都要到手了,却不想阴沟翻船,中了陷阱,才落得这么狼狈。

而被姜萱捡到,也纯属偶然。

他说,他虽是盗贼,但总归是知道报恩的,索性应了姜萱一个承诺,若有用得到他的时候,必然在所不辞。

想到那人说这话时,嘴角勾起的笑意,姜萱不免失笑。

那样的他,像极了宠溺她的皇兄,可惜,温昼再像,也不是。

从回忆中回神的姜萱深吸了一口气,晃开脑中的胡思乱想,起身合上了窗。

一夜无眠,姜萱拖着疲惫的身子靠在美人榻上小憩,却被繁复的脚步声吵醒。

她挑眉望去,却是瞧见了个不该过来的人。

“妾身见过皇后娘娘。”邬沉央挺着孕肚,站在那儿,除了这么一句话,半分行礼的意思都没有。

“皇贵妃不在明裳宫中好生歇着,来这华旸宫作甚?”许是想着不久便要离开,姜萱说话也多了些恣意,听得邬沉央一阵脸黑。

“数月不见,皇后娘娘这脾气可是长了些许啊?可要说这母凭子贵,娘娘是不是也有些高兴的过早了?您这可还未生呢!”邬沉央这话中尽是威胁。

姜萱闻言淡漠的扫了她一眼,不欲与她费这口舌之争:“皇贵妃来此若只是为了说这两句拈酸的话,那就请回吧。”

说着,姜萱唤来香冬,作势便要将人赶出去。

按着往日邬沉央的性子,定不会再纠缠下去,可今日,不知为何,她却像是疯了魔一般,看着走上前恭恭敬敬的香冬,抬手便是一巴掌。

“大胆奴才,本宫是你能碰的么?!”

香冬捂着脸,跪身在地:“皇贵妃娘娘恕罪。”

一句话说的委屈万分,看的姜萱也是怒火烦生:“皇贵妃好大的架势,我宫里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不过个奴才罢了,本宫便是动了又能如何?”邬沉央说着,眼中尽是不屑,看着姜萱接着说道,“姜萱,你真以为本宫唤你一声皇后娘娘,你就真的高本宫一等?别忘了,皇上如今宠爱的人是本宫,你,不过就是个姜国余孽而已!”

“啪!”“啪!”

毫不犹豫,姜萱抬手便是两巴掌扇在了邬沉央脸上:“余孽如何?邬沉央,本宫如今是皇后,你就算再得宠,也得知道什么叫尊卑。在我面前,你,只能低头!”

邬沉央偏着脸,似乎还没从巴掌中回神。

忽然,一道男声响起,紧接着是沉稳的脚步声。

“皇后真是好大的口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