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幸福触手可及》小说在线阅读_宋凛周放小说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艾小图写的《幸福触手可及》,主要刻画宋凛周放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宋凛把周放送到楼下,没有再跟上去。周放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回去?”“不了,”宋凛摆摆手,“今天不住这里,还有点儿事。”周放看了他一眼,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艾小图写的《幸福触手可及》,主要刻画宋凛周放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宋凛把周放送到楼下,没有再跟上去。周放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回去?”“不了,”宋凛摆摆手,“今天不住这里,还有点儿事。”周放看了他一眼,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太合适。“那你慢走。”

宋凛开着车驶出了停车场,淡淡地答道:“你公司送来的宣传册有点儿问题。”

周放诧异地说道:“这点儿事需要你亲自来?”

宋凛交完停车费,将车开上了喧嚣的大道,始终目不斜视。

“顺路。”

工作日晚上九点以后主干道就不堵了,没一会儿宋凛就将车开回了家。

两人优哉游哉地散着步往家走,宋凛解开了西装的纽扣,双手背在身后。月光下,他的侧脸轮廓分明,英俊而迷人。

两人全程聊着公司那批货的问题,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硝烟四起,不管周放说什么,宋凛都只是点点头,或者说个“嗯”字。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到好像在谈恋爱一样,周放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难以控制。

宋凛把周放送到楼下,没有再跟上去。

周放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回去?”

“不了,”宋凛摆摆手,“今天不住这里,还有点儿事。”

周放看了他一眼,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太合适。

“那你慢走。”

走进公寓,周放看见楼下接待区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走到那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色冷峻:“你怎么在这儿?”

见周放过来,霍辰东才不紧不慢地合上杂志站了起来。

“毕业六年,班里要搞一次同城同学的聚会。”

周放有些抗拒:“这种事需要你来通知我?”

霍辰东微笑道:“是我组织的。”

周放知道,霍辰东现在想吃回头草的火苗正盛,不早点儿灭了,后面烦的地方更多。她看了一眼时间,对霍辰东说:“我们出去聊聊吧。”

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出公寓,就看到去而复返的宋凛。三个人迎面相遇,都有些尴尬。

宋凛直勾勾地盯着周放,表情冷峻,目光清冷。

周放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拿点儿东西。”

“哦,我出去有点儿事,那我先走了。”

周放也没想太多,只想快点儿把霍辰东“KO(击倒)”出局。

周放走过宋凛身边的时候,宋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周放回过头来看着他,表情有些疑惑。

“怎么了?”

“你去哪儿?”

周放压低了声音:“和他有点儿事说。”

宋凛看了一眼时间,眼眸又沉了几分:“你确定要这个点儿去?”

内心坦荡的周放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宋凛看了等在一旁的霍辰东一眼,又看向周放,最后放开她的手,冷漠地说了三个字:“随便你。”

许多年没有和霍辰东一起出来过,周放总觉得每个细节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还记得她最爱Lemon Lime and Bitters(柠檬莱姆苦酒),她喝不了酒味,独爱柠檬、雪碧和苦酒的混合味道。

凭着记忆,霍辰东点的东西都是周放喜欢的,就在服务员要下单的时候,周放伸手拦住了她。

她看了霍辰东一眼,那一眼隔着许多岁月变迁和记忆中难以散去的爱与恨。

她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平静的一天,曾经她以为除了霍辰东,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我已经不爱这些了。”她没有再看菜单,随意地说道,“一杯Moscato(莫斯卡托),谢谢。”

服务员走后,霍辰东良久都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受伤地看着周放。

“这几年,你的口味倒是变了很多。”

《幸福触手可及》小说在线阅读_宋凛周放小说

“那是自然的。”

两人相对无话。霍辰东的视线落在桌上的店名LOGO(标志)上:“这店名倒是有意思,‘Sleepless in Seattle’。”

进来的时候,周放倒是没注意店名,原来是用了那部著名的电影的名字——《西雅图不眠夜》。

霍辰东笑笑,意有所指地对她说:“电影里有一句经典台词,‘Destiny takes a hand(命中注定)’。”几年的留学经历让霍辰东的美式发音非常迷人,他抿了抿唇,问她,“周放,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周放抬起头看着霍辰东,确定自己的心真的再不会因为他泛起什么涟漪,才慢慢地回答道:“这电影我也看了很多次,电影里还有另一句经典台词,‘Your destiny can be your doom’,命运也许会变成厄运。”周放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这么多年,我唯一确定的是,你是我青春里最坏的运气。”

“霍辰东,好聚好散,别再纠缠不清了。”

等不及酒上桌,周放已经起身。此时此刻,她只想回去睡觉。

“周放!”

霍辰东起身想拉她,却被她冷冷地避开了。

“我离开这么久,你没有遇到对的人,没有嫁人,这就是命运给我们的安排,不是吗?”霍辰东态度无比坚决,“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周放平静地瞥了他一眼。

“当年我担心你去了国外会变心,我们之间的距离会因为见识、经历的不同越来越远。说到底还是我不自信吧,你那么好,而我这么平凡。这几年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我坚强了,也自信了。”周放抿唇,“我必须承认,你走以后,我找回了自己,但是同时,我也不再需要你。”

“我真羡慕你,这把年纪了,还活得这么文艺。”周放顿了顿,最后说道,“别再找到我家里来了,同学聚会这种小事,把地址发我手机上就行了。”

“周放。”

“再见。”

周放走得很洒脱,没有一丝犹豫,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被留下的霍辰东是什么表情,那些都是她不在意的了。

青春里的伤痛最后成了一道疤,伤口愈合了可还是留下了痕迹,但总归是不会疼了。

不得不说,说完那些深埋在心底的话,周放觉得无比轻松,好像放下了一直背在身上的负重,现在的她只想仰头对天空呐喊。

但是现在是晚上,她可不想被当成神经病。

站在电梯里,看着镜中自己的影子,周放感触颇多。

还有两年就要30岁了,周放感到时光将她锤炼成了另外一个自己。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都不是她过去想要的,而这些即便不是她过去想要的,她也不会放手了。看,人是多么奇怪的动物。

刚一跨出电梯,她就看见了宋凛的身影,他穿着家居服,不知是一直等在电梯口,还是正准备出去。

周放看他换了家居服,有点儿错愕:“你怎么又住这边了?不是有事吗?”

宋凛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爱答不理的样子。

“怎么了?”

宋凛态度冷漠,也不回答,转身进了屋,砰的一声把门关得震天响。

周放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招惹宋大爷了。

周放洗完澡本来准备睡觉,结果肚子有点儿饿,又起来进了厨房。

家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冰箱冷冻层里的一个半加工比萨,家里的烤箱周放还从来没有用过,琢磨了半天才把比萨烤上了。

她转身去吹头发,刚吹了五分钟不到,家里突然就黑了。

周放诧异不已——这房子可是高级公寓,又不是大学寝室,怎么用个吹风机还断电了?

她开着手机手电筒,在电路开关那里研究了半天,最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琢磨,转而去向对面的男人求助。

周放有些忐忑地敲响了对面的门。

门开了,宋凛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后。

周放意识到今晚宋凛心情不好,两人只要四目相对,他必然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她心里直犯嘀咕,宋凛的反常,难道是因为她和霍辰东出去了?

“有什么事吗?”宋凛问。

“我家里好像跳闸了,我弄不好。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宋凛看了一眼周放家的方向,冷漠地说道:“叫物业吧。”

周放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不肯帮忙,她也不好勉强:“那好吧,打扰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往电梯门口走。

周放身上穿着一套带帽子的运动风格家居服,宋凛手一抬就抓到了她的帽子。

宋凛一拎一提,就把周放拉进了他的家。

宋凛面色冷峻地盯着她,那眼神仿佛要把她的脸盯出一个洞。

这男人,完全是一个暴君,实在是太喜怒无常了。

周放缩着身子背靠着墙,小心翼翼地问他:“干吗?”

宋凛气势汹汹地抓住了周放的肩膀,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就低头狠狠地亲了下去。那动作和力度,完全像恶狗啃食一样。

周放被他的动作弄疼了,挣扎着推开他,气愤地说道:“你狂犬病犯了吧?!”

宋凛还不解气,重重地咬了她一口:“我怕你不记得疼!”

周放死死地瞪着宋凛,终于明白过来,他的反常来源于何事。

她承认,她心里对这个男人是有感觉的,但这感觉还没有多到可以让他随意触碰她的过去,那是她不想与人诉说的部分。

“你想我怎么疼?你觉得我还没疼够?”

“周放,你根本不懂。”

周放毫不示弱:“我应该懂什么?宋凛,你今天以什么立场生气?”

她强迫宋凛看着她,一字一顿地问他:“你爱上我了吗?”

空气里好像有一根绷得很紧的琴弦,已经经不起任何人的撩拨,一碰就要断。

周放直直地盯着宋凛,不让宋凛有一丝一毫逃避的机会。宋凛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她在等待他的回应,但良久,他只是淡漠地回答:“你教我怎么爱?我不会。”

周放承认,她感到了一丝失落,但她始终是那个要面子的周放。

她抿唇微笑着,若无其事地回答道:“中年男子就是无趣,经不起逗。”

之后的一周,周放都在公司加班,忙起来就在公司里睡,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那之后她就没有再给自己碰见宋凛的机会。

等到她觉得自己又找回了元气,才能平静地回到那个位于宋凛家对面的房子。

周放想了很多种再见宋凛的画面,她甚至想好了应该以什么姿态、表情,说什么话才能维持她的骄傲。令她想不到的是,当她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宋凛,却在宋凛家门口看见了抱着书包蹲在那儿的宋凛的女儿——宋以欣。

15岁的孩子,再怎么叛逆,再怎么模仿大人,骨子里始终是个小姑娘。不知道她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她等了多久,见她可怜兮兮地蹲在那儿,周放有点儿于心不忍。

“你怎么蹲在门口?没给你爸打电话?”

比起周放的镇定,宋以欣看见她的反应则大了很多。她一蹦三尺高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也顾不得抚平衣服,两步跨到周放面前,一脸要吃人的表情:“你怎么住在这儿?是他给你买的房子?”

这个“他”自然指的宋以欣她爸,宋凛他老人家。

周放觉得她的质问有些好笑,但想想她只是个15岁的孩子而已,自己本是好心,既然宋以欣态度恶劣,也懒得管她,直接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

周放踏进自己家,刚要关门,就听见门口的宋以欣问:“喂,你家里有没有吃的?”

她说话的态度那叫一个趾高气扬没礼貌,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周放斜靠在自家大门边儿上,气定神闲地看着宋以欣,脸上有淡淡的笑意:“一般讨饭的人,态度可好了。”

宋以欣听完立刻变脸:“你说谁是讨饭的?!”

周放努了努嘴:“难道你现在不是在讨饭?”

“你……”宋以欣正要发脾气,一直饿着的肚子突然长长地叫唤了一声。孩子毕竟是孩子,关键时刻还是懂得服软。她鼓着腮帮子,虽有不服气,但还是收了脾气,很是乖巧地对周放说,“阿姨,我饿了一天了,你家里有吃的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