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江梨白裴商墨by蘑菇墩《裴先生的小甜妻》在线阅读

《裴先生的小甜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蘑菇墩,主角江梨白裴商墨性格讨喜。精彩节选:裴商墨一记寒光扫过来,牵着江梨白来到餐桌后,便毫无犹豫的松开了她的手,走到她身边坐下,声音幽冷,“现在吃早餐。”江梨白很乖,吃饭的时候就静静的,垂着小脑袋静静
 

《裴先生的小甜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蘑菇墩,主角江梨白裴商墨性格讨喜。精彩节选:裴商墨一记寒光扫过来,牵着江梨白来到餐桌后,便毫无犹豫的松开了她的手,走到她身边坐下,声音幽冷,“现在吃早餐。”江梨白很乖,吃饭的时候就静静的,垂着小脑袋静静的喝着粥。

裴商墨便重新进了房间,手里拿着昨天江梨白褪下的病服裤,递给江梨白,“换上吧。”

裴商墨没想到也会被这个小女孩给反将了一军,看来也没有那么笨!

“哥哥要看着白白穿裤子吗?”江梨白很天真的问着裴商墨,此话一落,裴商墨便脸色一凛,皱着眉转身,听着身后小心翼翼穿裤子的声音。

寂淼已在楼下用完早餐,刚刚离开餐桌,就见自家老板和江小姐手牵着手的走了下来,心下哎呦一声,啧啧,这速度发展的很快哦。

“老板,如果您再带着江小姐晚下来一会儿,这早餐可就凉了。”寂淼格外深意的开口,还不忘轻挑着眉。

裴商墨一记寒光扫过来,牵着江梨白来到餐桌后,便毫无犹豫的松开了她的手,走到她身边坐下,声音幽冷,“现在吃早餐。”

江梨白很乖,吃饭的时候就静静的,垂着小脑袋静静的喝着粥。

裴商墨盯着她的身影,若有所思,她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无论是性格还是做事,都不一样,或许,脑子那里…

他中断想法,轻讽一声,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

“裴总,裴总来了!”江家被江明河夫妇占为己有,佣人全部大换血,此刻一神情急切的佣人从外跑了进来。

江语晴和柳亦如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听到这句话,脸色骤变,裴总怎么会来?

她们立即起身,快速整理着妆容,忙着照看自己的形象,客厅外的裴商墨就已牵着江梨白的手走了进来。

柳亦如刚拿出粉饼,眼角的余光一扫,立即轻咳了声忙将粉饼收起来,迎着笑脸走上去,“裴总,您来了。”

江梨白不见了,这对母女,这么闲适安逸,昨晚江家也没有去找她。

裴商墨微蹙着眉头,看不出悲喜,但那染着寒意的眼睛却让柳亦如颤了颤,连忙反应过来,“白白!你昨晚去哪里了,我都快要急死了,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呆着就偷偷跑出去了呢。”

柳亦如笑着把江梨白给拉了过来,江梨白本能的想要紧紧牵住裴商墨的手,可裴商墨却先她一步松开了手,一时间,江梨白的手落空。

她转身回头看过去,裴商墨已单手插兜,声音沉冷,告诫着柳亦如:“既然抚养她就看好她,让她不要乱跑。”

柳亦如连忙出声应承着:“是是是!我们白白麻烦裴总了,裴总,您千万别介意。”

江梨白裴商墨by蘑菇墩《裴先生的小甜妻》在线阅读

“哥哥。”

江梨白能听懂裴商墨这句话,眼睛急的红了,清脆出声。

裴商墨不掩神色,轻对着江梨白道:“我先去工作。”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身后还传来柳亦如假意搂着江梨白的身子温声哄劝的声音:“白白,你以后可不能乱跑了知道吗?这样我多担心啊,我们不能麻烦裴总,知道吗……”

在裴商墨走出客厅,确定离开后,柳亦如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原本搂着江梨白,顿时拍了她手臂一巴掌。

脸上温和的神色悉数收敛,咬牙切齿的看着江梨白,“真是不要脸,三番两次跑到裴总面前,跟你妈一个样,是个傻子就该好好待着,到处乱跑什么!”

江梨白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客厅外消失的身影,对于柳亦如的话不痛不痒。

柳亦如骂了一通,才出了气,反倒是站在沙发旁的江语晴冷哼了一声,凉凉的语气传来:“哎呀,一个傻子还想攀上裴家?裴总哪会看的上你,江梨白,我劝你别自作多情了。”

看她刚刚被退回来的样子,江语晴心中便一阵爽。

千金大小姐又怎样?江州首富之女又如何?不还是个傻子!

以后这荣华富贵,大小姐的位置都会是她江语晴的!

不过,江梨白傻透了,哪怕江语晴这样出言嘲讽,她也呆呆的,没有任何回应,柳亦如拢了拢眉毛,撒手上了楼。

倒是江语晴坐在沙发上,冷眉横扫一眼江梨白,“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还真是丢我们江家的脸,早晚我要让爸爸把你赶出去。”

接下来,江梨白便一直坐在沙发角落的小矮墩上,目光直直的望着客厅外面,对每一个从外走进来的人都充满期翼,可当看见那个人不是哥哥后,眼睛便失望的耷拉下来。

她不厌其烦的等着,从白天等到傍晚,直到六点钟声的响起,江梨白才木讷的抬起眼眸扫向大钟。

哥哥…还没有回来吗?

江语晴在身后看着电视,声音放的极大,耳朵聒噪,佣人将刚刚洗好的水果尊敬的端到江语晴的面前。

倏地,江梨白便从矮墩上站了起来,佣人本能的问道:“小姐,你要去哪里?”

江语晴脸色顿时难看,手中的叉子倏地插在了佣人的手上,随即听到佣人惨嚎的声音。

“哦,我是要插水果的,你的手不长眼的递到我面前,恩?”江语晴声音淡淡的,却已让佣人不敢再襟声。

江梨白不在意身后的声音,抬步就向外走,毕竟是江家小姐,佣人还是担忧的向江梨白离去的身影看了看。

嚯!江语晴瞬间被气炸了,炸毛的说:“让她走!走了更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你要是这么担心的话,不然,也离开江家怎么样?”

江梨白走出了江家,以前出行都是爸爸妈妈或者哥哥带她出去,现在是她独自一个人出去找哥哥,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路,不知疲倦的向前走着。

这傍晚的夜色渐深,暗影渐渐笼罩在身上,雨过天晴,知了吱呀吱呀的叫着。

江梨白走到公路上,心中却一阵迷茫,她该去哪里找哥哥呢。

“求求好人发发善心吧,给我点钱吧,让我吃顿饱饭,我在这里给你们磕头跪谢了!”

一个穿着破麻布,旧布鞋还漏了洞,蓬头垢面,不知多少天没有洗过,已经打了结,上面还有虫子在爬着,胡子青碴长着,也打了结。

他双腿跪在地上,暗沉的声音不断的在江梨白耳边响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