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肖锦柒朴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小说(完整版)阅读

今天的小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是作者春雷炮写,该书主角肖锦柒朴沥,精彩内容节选:肖锦柒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她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能够透过这里,看到未来。许久,踢踏的脚步声传来,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内。朴沥看到床上的身影时,眉头微
 

今天的小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是作者春雷炮写,该书主角肖锦柒朴沥,精彩内容节选:肖锦柒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她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能够透过这里,看到未来。许久,踢踏的脚步声传来,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内。朴沥看到床上的身影时,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几天不见她就瘦得脱了相。心中隐约有异样的感觉,却被他强行忽略了。

片段一:

肖锦柒从醒来时,便开始绝食,拒绝一切治疗,甚至自残。

为了避免她伤害自己,检狱只能把她绑在床上,而原本就瘦弱的身体,此时更是皮包骨,一双大眼睛十分渗人。

“吃点东西吧。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家人想想。他们看到你这样子,不是更心疼?”检狱好言相劝。

肖锦柒无神的大眼睛看向他,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沙哑道:“我要见朴沥。”

这是她这么多天来,唯一的一句话,但检狱听到她的话后,脸色却非常难看。

他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朴沥的电话。

肖锦柒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她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能够透过这里,看到未来。

许久,踢踏的脚步声传来,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内。

朴沥看到床上的身影时,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几天不见她就瘦得脱了相。心中隐约有异样的感觉,却被他强行忽略了。

肖锦柒见到他后,挣扎着要起来,却挣脱不了。她急切的看着朴沥,哑声道:“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出声,“放开她。”

得到自由后,她踉跄着爬到朴沥身边,抬眸道:“朴沥,让我出去,我要去参加母亲的葬礼!”

朴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脸,此刻弱小无助的她,看起来很可怜。但一想到任汝颜,他的心肠又硬了起来。

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冷锐的眸瞥了她一眼道:“想去吗?跪下来求我,或许可以考虑!”

肖锦柒闻言浑身一僵,眼眸里闪烁着受伤和愤怒的神色,她很想扑上去质问他,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情?

但,这段时间的磨砺让她看清了事实,她放弃了挣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再抬眸时眼里只有坚定,咬牙道:“朴总,求你让我去送母亲最后一程!”

朴沥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看她那张憔悴的脸,冷笑了一声道:“真是一条听话的狗,我答应你!”

肖锦柒换了身衣服,临下车前撸了把头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在踏入灵堂的那一刻,她伪装的坚强破碎了。

灵堂正中摆放的照片,母亲的微笑依旧慈祥,只是已经毫无温度。她颤抖着双腿,紧咬着唇一步步朝前走去,在遗像前跪下来。

肖锦柒朴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小说(完整版)阅读

“妈,妈妈……”凄厉又悲痛的哭声在灵堂中盘旋,声音中的痛苦,自责,绝望让人心里很是难受。

她跪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头在地上猛磕,流血都未察觉。这些天来所受的苦,所受的伤,加起来都不如失去至亲的痛苦。

一个身影从旁边冲过来,猛地一脚踹在她身上,拳头毫不留情的招呼,边打边骂:“你这个畜生,还来干什么?你妈已经被你害死了,现在你开心了吧!”

肖树被朴沥的人拉开,气得在一旁捶胸顿足,老泪纵横的继续骂道:“我早就劝你签字,你迟迟不肯!自从你进了监狱后,你妈整天失魂落魄,走到马路上遭遇车祸!肖锦柒,你这个不孝女啊!”

肖锦柒抬起头来,血染红了她的视线,她跪着朝父亲爬去,抓着他的手哭道:“爸,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妈,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

肖锦柒自责到了极点,都是因为她的自私,她的倔强,她的不服输。她真的好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要缠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肖树哭着打了肖锦柒几下,随后忍不住掩面大哭,他颤抖着手指着肖锦柒道:“滚,你给我滚!我肖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肖锦柒,从今天起你跟肖家再没任何关系!”

片段二:

肖锦柒刚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好一些,可胃疼又发作了,她的手轻轻捂着肚子,抿了抿唇。

朴沥也在此刻打量起她现在的样子。

原来就不过百的体重,但看起来还算有些肉的,现在完全瘦成了皮包骨,旧伤新伤浑身都是,脸上也没什么好地方。

朴沥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尽力忽视这种感觉,对着坐在肖锦柒道:“看样子,我的钱没有白花。”

肖锦柒不好的脸色苍白起来,“什么,什么意思?”

朴沥转着桌子上连着电话线的笔,冷笑道:“我给你的礼物。”

“什么礼物?我没……”

这一刻的肖锦柒还在想自己并未收到朴沥的礼物,还有一瞬间在担心礼物被检狱私自吞了,就听朴沥道:

“在监狱的礼物,看来,你的确被欺负的很惨。”

一瞬间的,肖锦柒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她是知道芹姐他们来欺负自己,她还单纯的以为只是因为自己没有钱给他们才被欺负……

“是你找人在牢里打我的?”肖锦柒自己听都知道,这话她问的有多卑微多痛心。

“是。”朴沥大方的承认:“你害的汝颜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醒不来,不过让你在牢中吃点苦头你就受不了了?我多希望躺在病床上一睡不醒的人,是你!”

肖锦柒紧紧的抓着胃疼的地方,疼的眼圈都红了她也不愿哭出来。

“你竟然这么盲目的相信我就是个坏女人,你还找人……”肖锦柒低下头的,低笑了两声,苍凉的道:“朴沥,我现在也觉得我很恶心,我真是太恶心了……”

朴沥皱着眉头,没有承认她的话,“现在只要你签了离婚协议书,这一切都可以结束。”

肖锦柒胃疼的只能听到离婚协议书这几个字,她一头冷汗的站起身,双手紧紧的贴在玻璃上。

“你干什么!”检狱拿着电棒,准备对肖锦柒敲过去。

朴沥抬手示意无事,也站起身,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肖锦柒。

“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就这么容易签字,没关系,我给你的监狱礼物希望能让你改变主意,还有……伯父伯母手上的公司,脱离了我家那一股份,也不知他们会如何?”

“你!”肖锦柒瞪大了眼,颤抖着双唇:“公司是我爸爸的全部,朴沥你如何对我都没有关系,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动我的家人!你要离婚证书?我签!我签!”

朴沥一皱眉刚要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