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厉墨池顾清小说他凭本事做人渣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他凭本事做人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为春雷炮,主要讲述了厉墨池顾清的故事。下面是精彩章节节选:夏艺璇一个没注意,摔在了地板上,她手臂撑在地上,仰头,泪眼朦胧地凝望着他。
 
《他凭本事做人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为春雷炮,主要讲述了厉墨池顾清的故事。下面是精彩章节节选:夏艺璇一个没注意,摔在了地板上,她手臂撑在地上,仰头,泪眼朦胧地凝望着他。

“别逃避了,你和她的婚姻原本就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导致你的母亲无辜丢了性命,这样还不够让你看清现实吗?及时止损吧,忘记她,重新开始,别再折磨自己了。”

厉墨池垂在两侧的手,指尖微微颤抖,深邃的眸中巨浪翻滚,他沉声开口,“滚,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狠戾毕现,他冷漠下完逐客令,便头也不会地转身上楼。

夏艺璇从地上爬起来,擦掉脸上的泪水,怨毒的目光,紧紧的盯住那道正在上楼的挺拔身影,“但凡你还有一丝为人子的孝义,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你母亲最大的尊重与孝顺。”

她一定不会再让顾清诺霸占他整颗心。

顾清诺活着的时候占了先机,如今死了,她就不信自己斗不过一个死人!

扔下这句话,夏艺璇眼中的泪水说收就收,她恢复一贯的高姿态,高傲地看了候在一侧的女佣,整理了一下衣服,便离开了。

厉墨池回房间后,直接坐在顾清诺常坐的那张摇椅上,落地窗的窗帘拉开了,坐在那里能看到一园的玫瑰花。

顾清诺喜欢玫瑰,就算在娶她的时候怀着满腹的恨意,带着报复的心思,却还是在园艺师问他园子要什么花的时候,还是脱口而出“玫瑰花”三个字。

明明是恨到极致,却把她的一切喜好刻进了骨髓了。

“她是杀人犯,她害死了你的母亲。”

“但凡你还有一丝为人子的孝义,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你母亲最大的尊重与孝顺。”

……

夏艺璇的话在他脑海中回旋,他忽然觉得正个心空落落的,很迷茫,向左不对,向右也错。

他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目光似是在看园子里的玫瑰,又似什么都没看。

不知坐了多久,直到手机震动的响声拉回他的思绪,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停顿了一秒,他接通了电话。

“喂。”

“厉墨池。”

厉墨池拿着手机的手瞬间收紧,眼睛眯起,“宋、子、慕。”

“是我,怎么样,看到顾清诺的尸体,心脏是不是像被人生生剜了好几刀一样,痛不欲生?”宋子慕冷笑出声,“我当初听到妹妹去世时,就是这种感觉。”

厉墨池眸色一沉,戾气上涌,“你信不信我将你妹妹的尸体拿去喂狗。”

“你敢!”

“你觉得我不敢?”

“厉墨池!”宋子慕沉声叫道,但很快又冷静下来,转移了话题,“我们见一面吧。”

“怎么,活腻了,不躲了?”

宋子慕没有理会他的嘲讽,只淡声道:“我记得上次我绑架顾清诺,你好像不痛不痒的,根本不在乎,所有我顺手就帮你解决了她。她死之前说过,你现在喜欢的人不是她,而是这位夏小姐……要不要见面,随便你。”

厉墨池顾清小说他凭本事做人渣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宋子慕声音一听,随即电话里传来一阵撕拉声,然后是一道熟悉的女生,“啊,墨池,救我!”

厉墨池拧眉听着手机里的动静,知道夏艺璇求救的声音响起,他忽然想起那一日,顾清诺也是这般向他求救的……

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他以为是顾清诺在跟他说:厉墨池,救我。

相比夏艺璇恐惧中却带着底气的求救,当日顾清诺的声音则显得卑微而小心翼翼。

她是昔日高高在上,骄傲如玫瑰的顾家大小姐,竟能放下姿态这般求他,而他是怎么做的呢?

他让她去死。

而她……真的死了。

心底猛烈的撕扯让他几乎呼吸不过来,墨深的瞳孔里凝聚着滔天波浪,厉墨池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听说她现在是你最爱的女人,你的人,我当然要好好招待了。下午六点城郊废场,我要见你,你这么聪明应该清楚,不来或是带一群人来会有什么后果,毕竟,顾清诺那件事,我已经给你做过示范了。”

厉墨池沉声喊出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直刺人心脾的寒,“宋子慕。”

“急了?当初我绑了顾清诺的时候,你若是有现在的半分在乎,我也不用再浪费力气绑架这个女人了。”

宋子慕的语气里满是嘲讽,“厉大总裁果真是品味独特,就为了这么一个贪生怕死的女人,连自己的妻子孩子都不要,呵,真是讽刺。”

说完这句话,宋子慕便将电话挂断了。

厉墨池垂着身侧的手蓦地握成拳头,脸上是道不清的阴霾。

什么叫他的孩子,那明明是她与宋子慕怀了的孩子——

但现在已经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无论如何,他都要抓住宋子慕。

拿起车钥匙,他快步出门,开车往郊外赶去。

……

时间转回半个小时前。

夏艺璇带着一肚子气从厉家别墅走出来,她愤恨地回头看了几眼缓缓关上的别墅大门,怨毒徒增。

“人都死了,现在才想起她的好,有什么用?你是我的,我才应该是厉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她自言自语一般,狠声道。

说完,她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刚到车身旁,身边忽然停了一辆出租车,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忽然被人捂着嘴,强迫性的拉进了出租车前座。

她拼命挣扎,但女性力气天生比男性差太多,很快她便被人用胶布粘住嘴巴,手脚都被绳索绑了起来。

“唔唔唔……”

在看清绑匪的脸时,夏艺璇挣扎的更猛烈。

宋子慕,是他!

挣扎中,无意间扫过车内的后视镜,她看到同样被绑住,神色慌乱的林依沫,这一刻,夏艺璇恐惧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想起顾清诺的下场,脸色瞬间煞白。

宋子慕将她绑好后,替她绑上安全带,自己坐回驾驶座上,然后拿出手机,笑着侧头看向夏艺璇,道:“别害怕,就差厉墨池,人就齐了。放心,就算死,我也会让他陪你们一起死。”

他的脸上满是癫狂的笑,后座的林依沫只觉心底阵阵发凉,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宋子慕,记忆中,他一直是个温润有礼的男人。

“唔唔唔……”夏艺璇听到他想让他们一起死,便害怕得不行,不停地挪动身体想逃离这里。

她还不想死,她还没做厉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她怎么能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