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1311》完本小说_吴铮唐思佳全集阅读

《1311》听澜本尊写的小说,男主女主吴铮唐思佳。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片段:昨晚见她的时候,她刚吸完血气,还是白衣女子,那时她的左眼就已经清晰了。到了今天中午,她就变成了赤身的血身飞天,能用火烧掉那些黄纸以阻止我画符。这是因为它吸收了那部分血气,
 
《1311》听澜本尊写的小说,男主女主吴铮唐思佳。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片段:昨晚见她的时候,她刚吸完血气,还是白衣女子,那时她的左眼就已经清晰了。到了今天中午,她就变成了赤身的血身飞天,能用火烧掉那些黄纸以阻止我画符。这是因为它吸收了那部分血气,将其转化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因而力量也随之增强了。

我担心,赵土豪是她独立之前的最后一餐,所以,她才会这么不惜代价的跟我拼命。如果赵土豪死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张晓军没得选择,他只能乖乖的跟我们合作。

这些,我没给赵土豪解释,也没必要。

潘家园很快就到了,可儿停好车,我们走进市场。绕了几个弯,来到了张二狗的地摊前。

这里,只有一个女人。

可儿走过去,冲女人打招呼,"嫂子!"

女人早就看见我们了,脸上的神情很尴尬。见可儿打招呼,她只好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狗子哥呢?"可儿问,"还没回来。"

"他还在路上,一会就到了",女人忐忑的看着我们,说,"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马上回来,估计快了。"

"你们可别耍花样",赵土豪板着脸,"不然的话,老子活不了,你们也别想安生!做鬼我也拉几个垫背的!"

女人尴尬的一笑,"哎呦飞哥,瞧您说的……二狗他也不知道那东西那么邪性不是?你们俩多少年的哥们儿了,他要是真的知底,怎么也不能把您陷进去呀……"

"知道就行",赵飞说着就介绍我,"这是我们少爷。"

"哎呦,少爷您好",女人赶紧跟我问好,"刚才跟我说话的,是您吧?"

"是我",我淡淡的说。

"哎呦,我就听着声音特别年轻呢,原来还真是个小鲜肉",女人陪笑,接着对赵土豪说,"飞哥。这样,您和少爷,可儿先去德泰喝点茶,我请!等一会二狗回来,我们俩马上就赶过去,您看行么?"

赵飞阴沉着脸,哼了一声,"行吧,你们一会一定来啊!"

"一定一定!"女人赶紧说。

赵飞看看我,"少爷,这地方人多,咱们去喝茶,休息会,谅他们也不敢耍花样。"

"好",我点点头。

赵飞吩咐可儿,"别玩了,走!"

可儿正在旁边摊上看一对羊脂玉兔,见赵土豪发话了,她只好放下玉兔,站起来拍拍手,"走!"

德泰茶楼离潘家园不远,上下三层,环境清幽,赵飞悄悄跟我说,来这喝茶的,大多是谈古董生意的,他和张二狗经常互相介绍生意,有大主顾了,就到这里来谈。

在茶馆小二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二楼。找了个清净的座坐下。

这时,可儿突然一拉我胳膊,"少爷!"

我一看,玉傀仙慢慢的飘上楼梯,冲我们飘过来了。

可儿的手不住地颤抖,额头又冒汗了。

"没事",我淡淡的说。

玉傀仙飘到桌前,坦然的坐下了,就仿佛是我们请她来的似的。

当然了,她并没有让小二看见她。

她这样的灵体,比鬼仙都滋润,不但大白天的可以随便出来,还能决定自己是不是让俗人看见。眼下她还没独立,五官不清晰,一旦她独立了,那她完全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变成一个时尚美女,登堂入室。到那时,不知道多少男人会死在她的美色之下。

赵土豪的手也开始哆嗦起来,手里的茶单跟着直颤。

我按住他的手,吩咐他,"点单子。"

"那她……"他冲我使眼色,那意思玉傀仙怎么办?

"点",我小声说。

"哦。好",赵土豪清清嗓子,咽了口唾沫,看看茶单,对小二说,"四碗碧螺春。四碟点心,先来这么多。"

小二看看我们,"四碗茶?还有朋友来?"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上四碗就上四碗!"赵土豪一瞪眼。

"哦,好的",服务员下了单,拿了茶单走了,边走边打量我们。

玉傀仙低着头,默默的坐着,气质温和,平静如水。

要是不知道她的底细,说她是妖精没人信,说她是仙女。估计没人怀疑。

《1311》完本小说_吴铮唐思佳全集阅读

不一会,服务员把茶和点心送上来了。

可儿看看我俩,"少爷,飞哥,可以喝么?我……我渴了……"

"喝",我端起茶碗,吹了吹,轻轻喝了一口。

我第一次用这种茶碗喝茶,之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不得要领,喝的很不舒服。

可儿见我喝了,这才敢端起来。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赵土豪端起茶,从牙缝挤出话来问我,"少爷,她在这坐着,一会怎么谈哪?"

"喝你的茶吧,一会再说一会的",我小声的说。

赵土豪无奈的看了一眼玉傀仙,只好喝茶了。

玉傀仙见我们都喝茶,她也端起来,优雅的喝了一小口。

可儿见了,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我也着实吃了一惊,她都能喝茶了?

我靠!

我开始觉得有点后背发凉了。

我真是太年轻了,这么轻易的就接了赵土豪的事,这玉傀仙连茶都能喝,她还有什么干不了的?

我是不是太年轻了?太年轻了?太年轻了?

如果这不是幻觉,那就是我们在作死!

这家伙随时会独立成灵,到时候万一制服不了她,怎么办?

赵土豪也看到了,手一哆嗦,茶洒了。

玉傀仙对我们的目光视而不见,不慌不忙的放下茶,继续冲我们笑。

我咽了口唾沫,放下茶碗,也冲她一笑。

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独立,那你就是个物件成精,我相信自己的办法,一定可以收拾了你!

我耳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是讥讽。

我不以为意,继续喝茶。

可儿见我这样。心里也踏实下来了,放下茶碗,拿起一块点心,看着玉傀仙吃了起来。

那意思,有本事,你也吃块给我看。

玉傀仙没理她。只是时不时的喝口茶。

闷闷的喝了一会,一个女服务员上来给我们续水,连同玉傀仙在内,她都给续了。

续完之后,她转身走了几步,突然纳闷。回头看了看我们,眼睛里满是不解。

"明明是三个人啊……可刚才就是四个呀……难道我眼花了?"

她自言自语,摇着头走了。

这时,刚才那个女人周翠芬跟在一个男人身后上来了。

她一眼看见我们,赶紧说,"在那儿呢!"

不用问,男人就是张二狗了。

这家伙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精瘦干练,一双小眼睛像狼似的,直冒光。

赵土豪想打招呼,被玉傀仙吓得不敢动。

可儿一看,站起来,"狗哥,嫂子,这边!"

张二狗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们,伸手端起玉傀仙的茶,一口气喝了半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