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霸道娘亲甜又撩陆娇小说 霸道娘亲甜又撩陆娇免费阅读

作者鱼小桐的一本小说《霸道娘亲甜又撩陆娇》,它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内容片段:后面房里的人齐齐的望向小桌上的粥和鸡蛋饼,四小只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白米粥,以及散发着香味的鸡蛋饼,忍不住吞咽了口水。他们已......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霸道娘亲甜又撩陆娇小说

后面房里的人齐齐的望向小桌上的粥和鸡蛋饼,四小只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白米粥,以及散发着香味的鸡蛋饼,忍不住吞咽了口水。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样稠的粥了,更是没吃过这样香的鸡蛋饼。

本来谢家人就多,分到他们手里就是一点点,结果分到他们手里的吃食,还要被坏女人抢了,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吃不饱,才会面黄肌瘦的。

不过虽然四小只饿到咽口水,也没有动,四个人同时望向床上的爹爹。

谢云谨眯了眯眼,思索着陆娇今日反常的行动。

那个女人过去也会这样讨好他,但这样大方还是第一次,所以他怀疑她别有用心。

谢云谨想着望向床边的谢二柱:“二哥,麻烦你把粥和鸡蛋饼端过来给我看看?”

谢二柱一听点头认同了,还是仔细查一下,那女人说不定会在粥和鸡蛋饼里下毒。

说实在她这样大方,连他都没有见过,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还是仔细检查一遍的好。

不过谢云谨检查过后,发现粥和鸡蛋饼根本没有毒,所以那女人搞什么名堂?

谢云谨眼里闪过幽寒的冷光,不过很快他掉头望向床边的四小只:“都去吃吧。”

四小只异口同声的开口:“爹爹先吃。”

谢云谨听了四胞胎的话,心微微的软了一下,这大概是世上最能触动他心中柔软的人了。

“嗯,爹爹和你们一起吃,去吧。”

四小只听了,高兴的点头,往小桌边走去,房里谢二柱也端了一碗粥喂谢云谨吃饭。

谢云谨伤了脑袋,不能大动,一动就头晕得厉害,而且想吐。

他除了伤了脑袋,前胸断了三根肋骨,脾脏更是出了血,也幸好脾脏出血量不多,可以吃药慢慢养着,至于腿?

谢云谨想到腿,整个人阴沉沉的充满了戾气。

厨房里,陆娇俐落的吃了一碗粥,其实她还想吃,肚子很饿,但看看肥胖的身子,决定从现在开始控制饮食。

陆娇一边想一边把碗洗了,想到东卧房的人,应该已经吃完早饭了,所以她决定过去收下碗筷。

陆娇刚走到东卧房窗户外面,忽然听到谢云谨清冷微磁的声音响起来。

“谢文尧,谢文嘉,谢文绍,谢文瑜,你们把自己的碗筷拿到厨房去洗了。”

谢云谨半年前就训练四个小家伙自己动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四个小豆丁听了爹爹的话,半点没有反弹,乖乖的应了。

“是,爹爹。”

窗外,陆娇听了谢云谨的话,一脸被雷劈了的样子,整个人都惊呆了。

因为她直到这时候才确认一件事,自己不但穿越了,还是穿书。

前世有个女伤员受伤住院的时候,买了本小说看,书里有四个大反派,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不过四个大反派后来被男女主联手给杀了,四反派有一个首辅爹爹,首辅爹为了替儿子报仇,化身最大的反派BOSS,一直到最后才被男女主给干掉。

那四个大反派有个恶毒娘,首辅大人有个早逝妻,他们的恶毒娘早逝妻,名字就叫陆娇,而四个大反派名字就叫谢文尧,谢文嘉,谢文绍,谢文瑜,首辅大人名字叫谢云谨。

陆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她竟然穿成了未来大反派的恶毒娘,首辅大人的早逝妻,她这是有多倒霉啊。

陆娇正抓狂,东卧房里四小只拿着碗和筷子走出来,其中老大拿了两个,有一个是装鸡蛋饼的大碗。

四个小家伙看到她,惊惧的往一边走去,那小心翼翼样子,哪里看出半点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样子。

陆娇望了望只到膝盖的四个小豆丁,再看了看房中瘫痪在床的未来首辅大人,默默的念了一句,稳住,别慌。

东卧房里,谢二柱关心的问谢云谨:“三弟,要不要尿尿?”

谢二柱就是个不识字的粗人,说话也比较直接,不过谢云谨并无半点嫌弃。

“暂时不需要,二哥你回去做事吧。”

谢二柱夫妇是谢家最大的苦劳力,什么脏的累的全他们夫妇做,就是他们所生的两个女儿,年纪不大就要帮家里喂鸡喂鸭。

从前谢云谨曾劝谢二柱夫妇悠着些,别那么拼,可谢二柱夫妇都是老实木纳的性子。

后来谢云谨就暗地里贴补一些银钱,让他们私下里买点吃食补补身子。

他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善心却得到了回报,在所有人放弃他的时候,二哥竟然拿出所有的银钱替他请医问药。

谢云谨心情说不出的复杂,谢二柱已转身大步离开,一边走一边说道:“三弟,我先去做事了,中午再来看你。”

谢云谨默送他离开,此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站起来,若站起来,日后必好好待二哥一家。

屋外,陆娇看到谢二柱出来,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二哥回去了?”

谢二柱一脸惊悚的望着自个的弟妹,这是鬼上身了吗?太吓人了。

谢二柱都不敢留下了,转身大步往院门外走,不想他刚走了两步,东面的厨房里忽地传来叭的一声响。

厨房里有人打碎了碗。

谢二柱脸色变了,飞快的望向陆娇,陆娇大步往厨房走去,谢二柱担心她又打孩子,转身跟了过去。

厨房里,最小的四宝刷碗时,不小心打碎了碗,此时吓哭了。

陆娇刚走进厨房,大宝率先走起来:“我,是我打碎的。”

二宝也抢着说:“是我打的。”

三宝紧随其后:“是我打的,我打的。”

三小只明明很害怕,连小腿都抖簌起来,偏偏不退缩。

陆娇并没有把这事当回事,不过也没有上前安慰什么的,她眼下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局面呢。

“行了,出去吧。”

四小只以为听错了,面面相觑,大宝率先反应过来,伸手拉起四宝,抬脚就跑了出去,后面二宝三宝赶紧跑了。

陆娇则走过去刷碗,四个跟小鸡仔似的,刷什么碗。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