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好看的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小说_末日余生之新世界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叫做《末日余生之新世界》是褴褛行僧的小说。小说内容精选:于是乌尔决定踏上旅程,去带回那些为他的神殿流血流汗的子民们。听说乌尔即将离开去带回他的子民,所有的村人都很不舍,于是决定......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好看的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小说_末日余生之新世界最新章节阅读

于是乌尔决定踏上旅程,去带回那些为他的神殿流血流汗的子民们。

听说乌尔即将离开去带回他的子民,所有的村人都很不舍,于是决定办一场启程的宴会,预祝乌尔一路上顺利。

在宴会的隔天,乌尔带着两名随从离开了村落,这两名随从是曾经与他见过的司徒鹏程与之后才加入的不沉。

一行人往西前进,因为乌尔的存在,野兽们不敢靠近,路上十分平安,然而就在走上一天一夜之后,天上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一行人赶忙在附近岩洞内躲雨。

司徒鹏程与不沉见到大雨心中很是害怕,在多年前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家就是被这样的大雨毁掉。

“备受尊敬的乌尔啊,我们打道回府吧,这样的大雨让我害怕,我想起多年前那个受怕的夜晚,您的力量即使强大却大不过狂风,即使勇猛却胜不过暴雨,恳求您不要再前进,放弃这趟旅程吧。”

“你休要胡说,这点难关怎么能够妨碍得了备受尊敬的乌尔,你等着看,我们很快就能继续西行。”

不沉未曾见过乌尔的力量而对乌尔感到不信任,提出了退缩的想法,但是司徒鹏程见过乌尔的神通所以反驳了不沉,他相信神裔的守护拥有无穷力量。

“你们不必猜疑,区区风雨困不住我的脚步,但是天地间的变化有他的秩序,我不去恣意改变,以免冰山消融洪水成灾,夏日飘雪作物不生。”

“难道我们就只能饱受心惊,静待雨停?”

“并非如此,这场雨有不自然的气味,我要去看看在上空行云布雨的是谁。”

乌尔说着一边走出岩洞,两人发现大雨无法淋在乌尔的身上,水滴纷纷从乌尔的身上绕开。

乌尔在岩洞外看了一阵子,便要下沉将行囊中的绳子拿出来。

“备受尊敬的乌尔,您需要的绳子在这里,但是您要绳子做甚么呢?就算他是我看过最长的事物也不足半个天高。”

“不用担心,你只管看着,我告诉你们,我将把这条绳子抛上天,用他将天上的乌云拉下来。”

乌尔说完便在绳子的末端打上绳结,将绳子远远抛出,说也奇怪,原本不怎么长的绳子却在此时越变越长,穿过天空,套在正降雨中的乌云上。

乌尔见抓住了乌云便用力一扯,将巨大的乌云拉到地面上,天空也在此时恢复晴朗。

“我是乌尔,是风与雷电之神的孙子,是大地之神的儿子,我要问问你这片乌云,现在可是你降下大雨的季节?为什么在这个时节将水倒在我们要走的路上?”

“我知道您的名字,您是风与雷电之神的孙子,也是水龙神的孙子。在风神与水神相争之前,水龙神曾经发过誓,要全世界的水都伤不了您的身体,若非有人逼迫,我也不想做将水倒在您头上这种无礼而且无用的举动。”

“是谁逼迫你的?”

“在西边的山中有一群野人,这野人之中有一个野人法师,这个野人法师过去是地母神的仆从,从地母神那学来许多奇妙的法术后,他逃离了地母神的麾下,带着族人在这里的山中自立为王。这名野人法师在您离开村庄那一刻便知道您的意图,并且驱动法术让我不得不对您出手。”

“我知道了,我放过你,但从今以后你不可再受人驱使,应该归入“天纲”管辖。”

“承蒙您的吉言,我将如您所愿,备受尊敬的乌尔啊。”

乌尔释放了乌云后,乌云又从地上远离飞上天去,回到了在这时节他应该降雨的地方。

在遥远的西方山中,野人法师知道了乌云阻碍乌尔一行人失败的消息不禁勃然大怒。

“乌尔,令人厌恶的神裔,你如何能拥有如此多的追随者?我从地母神那学会万千法术岂会比你更差?这些人凭甚么去景仰你而不屈服于我?我要让你知道我的能力远胜于你。”

野人法师说着,拿起一片骨片往火堆里丢,细细观看骨片上烤出的纹路,他知道了乌尔一行人的所在之处,连忙施法招来狂风。

不一会,一道强风吹来,让险峻的高山更加危险与寒冷,而就在此时,狂风中传出了声音。

“掌握伟大法力的巫迪格尼,您可有事吩咐?”

“我要你去这个地方刮起狂风,让这个地方的人兽花草,岩石砂土全都受到风暴摧残。”

“谨遵您的命令,掌握伟大法力的巫迪格尼。”

狂风接受了野人法师的咒语使唤便飞离高山,但不一会又飞了回来。

“狂风啊,你已经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吗?”

“掌握伟大法力的巫迪格尼,我无法完成你的命令,在我的目标中有一名神裔,他是备受尊敬的风与雷电之神的孙子,他的祖父曾经立下誓言,所有暴风都不会去伤害他的孙子,所以我的风不能去伤害他。”

“你竟敢不遵从我的命令?你难道想要违背伟大法力的力量吗?”

“承蒙这位备受尊敬的乌尔吉言,从今以后我只需要依“天纲”行动,你的咒语已经无法束缚我。”

狂风说完便再一次远离高山,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野人法师见状更加生气,连忙召唤雷电前来,要再一次去伤害乌尔,但雷电一样去了一趟又回到山中。

“我不能伤害他,他的祖父,风与雷电之神曾经许下诺言,没有闪电能伤害他的孙子。”

“你竟敢不遵从我的命令?”

“承蒙备受尊敬的乌尔吉言,我从此只需要遵从“天纲”运作。”

说完后雷电也远离了高山,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连续失败了三次,让野人法师很是懊恼,他决定不再派出风神管辖的成员转而祈求地母神的力量,为此他召唤来了大地震,但大地震才刚离开却又回来了。

“这位神裔的父亲,大地之神曾经发誓,所有岩石土壤以及深渊都不可以伤害他的孩子,所以我无法伤害他,而且我也蒙他吉言脱离咒缚,从今以后只依靠“天纲”行动。”

大地震的话让野人法师气愤无比,他没有想过自己最擅长的法术竟然完全失效,于是他决定放弃操纵自然,转而派出自己的手下去阻碍乌尔。

野人法师抓过一把泥土,撒上几滴血,接着拿出他从地母神手中偷来的宝物,这是高山上不存在的碱水,只有配合这宝物召唤法术才能够完成。

野人法师将混合过的泥土放在地上,一边念念有词,施法降咒,不一会地上出现了一大队的蝎人。

“掌握伟大法力的巫迪格尼,您召唤我们有何指教?”

“我要你们去杀一个叫做乌尔的神裔,你们可有被誓言束缚不可对他下手?”

野人法师虽然召唤出了蝎人,但前阵子的失败已经让他吃尽苦头,所以劈头就询问对方能不能对乌尔出手。

“当然可以,掌握伟大法力的巫迪格尼,我们就是为了杀伤神裔而出生。”

“太好了!快去把他的头颅带给我吧。”

“谨遵您的旨意。”

看着蝎人首领带队离开的景象,野人法师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如今正是展现他强大法力的时刻。

乌尔等人一路向西前进,路上碰到洪水、狂风、闪电、大地震等等威胁,但皆化险为夷。

就这样又走了几天,高山的影子已经在远方隐隐显现,众人知道目的地终于要到了更是兴高采烈。

然而就在这时,地面传来了震动,一只只巨大的怪物从地底下钻了出来,这些怪物身体像人,却有甲壳,下半身有八只脚,身后还有一条长刺的尾巴。

乌尔知道这些怪物是蝎人,他们曾经被造出与神裔作战却没有多少战绩,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很微弱他们也拥有伤害神裔的力量。

“神裔乌尔,我们奉伟大法力的命令来取你的头颅,现在把命交出来吧!”

“区区法师操纵的召唤物竟敢对神裔出手?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乌尔说着,边抓了一把土撒向蝎人们。

“这些土壤以后叫做石灰,你们一族人将会害怕这些粉末,见他便不得进退,只顾逃跑。”

当乌尔说完后蝎人便开感到惊慌,那些白色的土壤在他们眼中变得无比危险,让所有蝎人陷入一片混乱,纷纷寻找水源要洗去身上的白粉末。

乌尔见状便再开口,指着白色粉末。

“水能够洗去尘土,但从今天起这些粉末一碰水就发烫,终生不得以水洗净。”

话刚说完,蝎人们身上沾水的部分便开始发烫,本来跳入水中的蝎人被活活煮熟,短短时间内所有蝎人都在地上痛苦哀号。

蝎人首领发现自己无法正面战胜乌尔,便赌上性命冲向乌尔打算进行偷袭,但这行动被乌尔看穿了,反而将计就计,蝎人首领身上被重重打上一拳,让他往后飞了好一段距离,狠狠摔在高山的山腰上。

蝎人首领感觉自己气数将尽,然而他却无法安心死去,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原来是乌尔出手攻击蝎人首领之时,有一些石灰也沾到乌尔身上让他的皮肤红肿,蝎人首领认为他找到了可以伤害乌尔的办法,于是将自己的身体分解,他像人的上半身已经死去,可是有八只脚的下半身却尽忠职守,前往通知野人法师他的发现。

很快地,野人法师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为了奖励蝎人的下半身,便将其取名为蝎子,并附上双螯与口器,使其能够好好过活。

忽然一道微风吹过,野人法师知道乌尔等人越来越靠近高山,于是他便开始施法。

因为他知道了乌尔的弱点,所以决定施行他从未使用过的强大法术。

依照召唤蝎人的流程,他这次加入了更多鲜血,更多泥土与所有的碱水,念着未曾念过的咒语,顿时山摇地动,从沙土中出现了一只巨大蜥蜴。

随着野人法师不断念咒,蜥蜴的脖子越来越长,就如同蛇一般长,舌头也分岔如同火焰一般。

紧接着野人法师继续念咒,拿起石刃往蜥蜴的脖子上画上一刀,从那伤口中便又多出了一个头。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