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陆晚晚白墨景免费小说《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阅读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说的是傅熹年 陆晚晚的故事,作者是舒小夏,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傅予景耸肩,被傅熹年这么一警告,显然老实了许多,“知道。”陆晚晚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像是多余的空气,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沉默着。不多时,傅熹年就转身准备离开,陆晚晚见状,急忙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医院大门,不远处的马路边泊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应该是傅熹年开来的。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 第17章 你这是谋杀

陆晚晚被吓了一跳,一路小跑着到了花园外的过道儿,黑影混乱间,有呼呼的呵气声,气势凶猛的很,像是一人一狗正在对峙。

 

“你是谁!”陆晚晚怒斥一声,拿着手电筒去照那人的脸。

 

那人条件反射的去挡手电筒的光,没留神身后的台阶,一个踩空,直直的就摔了下去!

 

“喂!”

 

一声闷响,清晰的传入了陆晚晚的耳中。

 

满满无措的回头,晶亮的眼珠里写满了疑问,像是在问发生了什么。

 

陆晚晚和满满对视一眼,猛地回过神儿来,急忙朝着台阶下跑去,手里握着的手电筒一闪一闪地,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

 

“哎哟…哎哟…”

 

台阶下传来连绵不断地虚弱的呼叫声,陆晚晚匆匆跑到他身旁,用灯一照那人的脸,顿时愣了。

 

手电筒明亮的灯光下,男人一张俊秀明朗的脸颊正狠狠的拧巴着,但脸色却几近苍白,额上还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看来摔

 

的不轻。

 

可即使模样再扭曲,陆晚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不就是下午给她名片的傅予景吗?

 

傅予景拧着眉,显然也认出了陆晚晚,眉眼中带着疼痛,但更多的是震惊,“怎么会是你?!”

 

他疼的嗓子都微微变了调,嘶哑的很,一双手也捂着左边的小腿不肯撒手,但眼睛却极为明亮地盯着陆晚晚,似乎有些不可置

 

信。

 

陆晚晚顾不上其他,伸手要去搀傅予景,“还能走吗?”

 

傅予景摇头,推了推她的手臂,继而掏出手机,递给了陆晚晚,“摔的狠了,快点打电话,送我去医院。”

 

二十分钟后,陆晚晚搀着傅予景进了附近的一家医院。

 

已近九点,急诊室里只有几个值班医生在闲聊,见着这情景,立刻就推了人去医疗室做检查,临走之际,傅予景还撂下一句让

 

陆晚晚等他的话。

 

陆晚晚自然答应,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等着傅予景,忽然想起满满似乎还在院子里游荡,也不知道回家了没有。

 

至于傅熹年……,她就算丢了,他也不会关心的。

 

正出神,手里握着的手机就响了。

 

陆晚晚拿起一看,才惊觉这手机不是她的,来电显示上只有三个简单的字符,应该是代号之类的。

 

出于礼貌,陆晚晚没接傅予景的来电,刚放下手机,医疗室的门就开了,傅予景被护士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见陆晚晚还站在原地等他,傅予景扬唇一笑,道:“还算有点良心。”

 

陆晚晚脸颊红了一片,急忙走了过去,和护士一起搀着他,送进了病房。

 

“伤口不算深,就是不能见水,大概三天就会好的。”病房里,护士将清单递给了陆晚晚,“这是缴费清单。”

 

陆晚晚接过清单,跟在护士身后,去了楼下缴费处。

 

缴完费,陆晚晚在楼下给薄凉打了个电话后,才慢慢地往傅予景的病房走去。

 

高级病房都自带了一条小通道,此刻安静的很,陆晚晚刚一靠近病房,门内就传来了傅予景的声音。

 

“哥,我都摔成这样儿了你才来看我。”

 

陆晚晚一愣,隔着门上的玻璃去看,只能看到病房里确实多了个人,此时正背对着她站,灯光下他的肩膀处都被勾勒了一道浅

 

灰色的痕迹,看不大清楚模样。

 

轻轻敲了敲门,陆晚晚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有香气传来,那人一回头,只浅浅的看了眼陆晚晚。

 

陆晚晚美眸一瞪,定睛看着眼前的人,傅熹年,怎么会是他?

 

陆晚晚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

 

直到傅予景冲着她招手,笑着介绍,“这是我哥。”

 

“……”

 

陆晚晚突然有种转身想跑的冲动。

 

傅熹年目光淡淡地,在陆晚晚身上扫了几回,继而收回了目光,语态平和而自然地说道:“你把满满丢在门口,就不怕它跑了吗?”

 

陆晚晚心里防线几欲崩塌,但脸上还要维持着基本的仪态,尤其是在看见傅予景打量的眼神后,更是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小声

 

说道:“出来的太着急,我忘了。”

 

简单的两句话,让一向聪明透顶的傅予景察觉了这其中的不对劲儿,尤其是对面的两人,一问一答的场面虽然看起来不大平等

 

,但那种相融的气场,却不容外人插足。

 

他眼珠子转的飞快,心里顿时明白了个大概。

 

早就听说他哥金屋藏娇,他也一直存了好奇的心思想来看看,今日一见,果然是他哥的品味。

 

严格来说,应该是傅家选人的标准。

 

傅予景回忆起今天下午的情形,眼眸微微一眯,目光又转回了陆晚晚身上,认真而细致地打量起她来。

 

傅熹年是傅家出了名的洁癖狂,不管是生活还是心理都是如此,但他这位大嫂,似乎和别的男人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也不

 

知道他哥是怎么想的。

 

“伤好了就回老宅住。”傅熹年看过去,发觉傅予景眼中那一缕不怀好意的想法,微微蹙眉,“别闹事,你的烂摊子我不想接手。”

 

傅予景耸肩,被傅熹年这么一警告,显然老实了许多,“知道。”

 

陆晚晚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像是多余的空气,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沉默着。

 

不多时,傅熹年就转身准备离开,陆晚晚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医院大门,不远处的马路边泊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应该是傅熹年开来的。

 

这家医院靠近老城区,街道的建设也是二十年前的老设备,树木茂密,路灯却年久失修,此时正在陆晚晚的头顶上一闪一闪地

 

,发出迷蒙的光芒。

 

她跟在傅熹年的身后,习惯性地踩着他的影子,默不作声的走着,可没走多远,傅熹年就停了脚步。

 

陆晚晚抬头,询问的眼神刚刚望过去,头顶上就突然飞来了一件东西,哗啦一下,罩住了她整个脑袋。

 

下一秒,一双有力的手就紧紧的箍住了陆晚晚的腰身,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脚下几步慌乱,陆晚晚险些踩在傅熹年的脚面上。

 

陆晚晚毫无预警地触到了傅熹年的肩头,和他只隔着一层布料紧紧相贴。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傅熹年的手臂正在收紧,细长的手

 

指摊开,环在她的腰间。

 

咫尺间的距离,让彼此心脏的跳动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陆晚晚掌心细汗滑腻,头顶上罩着的衣服让她此刻的感官分外灵敏,静默之下,清晰的听到了快门的声音!

 

有人跟踪!

 

她脑中浮起这样的念头,条件反射的攥紧了傅熹年的衬衫,身体僵硬着不敢乱动,紧接着,傅熹年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凉薄的

 

不像样子。

 

“闫云,去抓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