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好看的宫少,夫人说她不想演虐文了小说_宫少,夫人说她不想演虐文了最新章

小说叫做《宫少,夫人说她不想演虐文了》,是作者叶知秋的小说。本书精彩片段:沐剑晨啐了一口,查看一番才知道手机的内存卡居然没有了!他这才意识到闯进锦绣苑的一定是夏末,而她肯定是用手机拍下了什么,才......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好看的宫少,夫人说她不想演虐文了小说_宫少,夫人说她不想演虐文了最新章节阅读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夏末透过敞开的玻璃窗回望一眼,苍白的脸上现出惊惧之色,握着手机的手轻轻颤了颤。从虚掩的门缝里可以看到一个身形肥胖的男人正和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相拥在一起,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夏末举着手机大气也不敢出,脑门上冷汗涔涔。

“谁在那儿!”

长廊的尽头传来洪亮的男声,借着幽浮的灯光,夏末收起手机低头就往反方向跑。循着来时的路,她离开锦绣苑,冲进大雨纷飞的夜里,进入沐家别墅主楼之前,脱掉了用来伪装的佣人装和头上的帽子,又把手机内存卡放进脖子上戴着的项链的水晶项坠里,才故作若无其事的去找沐剑晨。

楼下无人,依稀听到声音从楼上传来时,她带着些许疑惑上了楼。

声音是从沐剑晨的房间传来的,站在门口,她轻轻拧动了门锁。

“剑晨,我爱你......”

清冽的女声响起,又带着几分柔美的意味,回响在夏末耳里经久不绝,夏末握着门锁的指关节紧了紧,泛着冷白的光。

门被推开一条缝,明亮的暖光透出来,可以清楚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纠缠在一起,灯光下的身影异常刺目,仿佛暗夜里划过的一道惊雷,掀起层层涟漪漾开巨大的波澜。欢笑声不时传出来,这热火朝天的一幕与屋外的冷雨形成鲜明对比,如此的不真实。

房间里的人,一个是上周才和她订婚的未婚夫沐剑晨,另一个则是她最好的朋友白芸。一切,就像是在演戏,狗血的苦情剧正上演,她成了最悲惨的女主。

“剑晨,和夏末分手好不好?她又矫情又不解风情,根本不值得你爱。我哪点比她差了?你看看我,从头到脚都比她美一百倍是不是?”一头波浪卷发服帖在她背后,把她本就柔白的肌肤映衬得越发娇美。

没错,白芸很美,美得让夏末觉得白芸就是朵绽放的花儿,而她自己则是为了衬托她的美而必须存在的绿叶。可凭她拥有娇美的容颜,就能做夺人所爱这种事吗?

夏末紧咬着下唇,唇边泛着丝丝血迹。

这个前一天还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却是如此的不堪入目,她怎么会和这种人订婚?

浅笑倩兮的白芸一瞥,忽见门口有人影晃动,不觉一惊地遮住身体,略有些惊惶的声音响起:“夏,夏末!”

夏末?沐剑晨浓眉一凝,推开了白芸。

夏末转身就跑,长长的走廊尽头就是楼梯,她的鞋子湿漉漉的,一不小心就跌在光洁的楼梯上,腰骨疼得厉害,她也全然不管,忍着疼痛往下走,却被蒋枫撞了个正着,“夏小姐,你没事吧?”他拦住她的去路。

“闪开!”她欲推开他。

“夏小姐,晨哥在楼上,我带你上去找他。”

“我不想见他!”

蒋枫不依不饶地拦住她,直到沐剑晨下来,蒋枫才神色凝重地说:“晨哥,刚才锦绣苑的安保说有人闯进去,被发现后匆匆逃走了。”他看向夏末,目标再明确不过。

沐剑晨本想和她解释刚才的事,听到蒋枫的汇报,他的目光看向她已经湿透的鞋子,上前掐着她的下颔就问:“你去锦绣苑了?”

“不是,我没去。”她即刻否认,沐剑晨曾对她说过,沐家她唯一不能去的就去锦绣苑。她奋力挣扎,“沐剑晨,你才和我订婚,居然就和我最好的朋友搞在一起,你怎么能这样?你喜欢白芸是吗,那我们就取消婚约!”

她脱口而出要求取消婚约,实在是心慌得害怕他们追究她去过锦绣苑的事。

再说,他们的订婚本就不是建立在相爱的基础上,如果不是外婆因病住院,如果不是沐剑晨出手大方垫付医药费,她不会心存感激的答应和他订婚。现在竟发现他风流不羁的真面目,她绝不会忍气吞声。

沐剑晨眼里闪过一抹流光,“取消婚约?你是我沐剑晨的女人,就一辈子都是!你最好老老实实给你说清楚,你去锦绣苑干什么!”

“我,我没去锦绣苑,我今天是特地来看你,可是你呢,你对得起我吗?。”

“现在外面下着暴雨,你说你只是想我了?搜她的身!”沐剑晨一声令下,蒋枫就把夏末浑身搜了个遍,也不顾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更不顾夏末是不是沐剑晨的未婚妻,完后,他摇头,意思是没发现可疑的东西。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