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首辅娇宠农门妻阿呼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叫做《首辅娇宠农门妻》,是作者阿呼的小说。本书精彩片段:江文樱挑眉,男主谢行舟的烂桃花梁静淑来了。男主的一生,经历过无数烂桃花,即使在最贫困潦倒的时候,亦有梁静淑这个小富之家的......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首辅娇宠农门妻阿呼小说(完整版)阅读

巴掌还没落下去,脸上一疼,自己挨了两个大耳光。

“啪……啪……”

谢行舟嫌弃的甩着手掌,目光直直的看向陈文博,毫无温度:“一巴掌替岳母打,一巴掌替娘子打,下次再侮辱岳母和娘子,拐带谢家人,就不是打两巴掌这样简单了。”

前后连续挨了三巴掌,陈文博牙齿松动一颗,耳朵嗡嗡响,嘴里包着一包血,捂着脸半响说不出话来。

从陈文博巴掌举起时,谢行舟一直挡在江文樱面前,她迈步到他身边,看着陈文博,一字一顿的说:

“记住了,江文月尚未说亲,江家女儿的名声必须好。”

原主爬墙,她打哥哥耳光什么的话,就不要往外说了。说出去最受影响的,是他陈文博同母妹妹江文月。

没嫁人的女孩子,对名声看的更重。

陈文博狠狠吐了一口血沫,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江文樱,转身赶着牛车走了。

等他走了,江文樱看向谢行舟:“三哥,回家。”

她刚穿过来,无处可去,先在他家过渡一下,日后再想出路。

毕竟他为人正派,又是她现在的夫君,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

谢行舟看了她一眼。

她生得杏眼桃腮,不作天作地时,还挺赏心悦目。

“嗯。”

他喉咙里滚出一个字。

到家后,一直沉默的谢行舟,一言不发的拿着水桶出门打水。

江文樱站在院子里目光呆滞。

目光所及处,是三间裂了许多缝的黄泥屋,最大的一处缝隙,能从外墙穿过她的胳膊直到里面贴着的棕树皮。

稍微用点力把棕树皮弄破,从院子里看屋里一览无余。

三间屋子中间为堂屋,东边屋子一分为二,里间灶屋,外间火塘。西边屋子亦是一分为二,里面她住,外间谢行舟住。

成亲一年,原主不让谢行舟碰,和他各住各的。

看着这个家徒四壁的家,以及灶屋里少的可怜的粗面和一些蕨根橡子,江文樱有点理解原主了。

谢家实在太穷太穷了。

相貌好又心高气傲的原主,加上有心人的助攻,撑不下去可不就只能爬墙么?

叹口气,她回屋换衣裳。

其实她最想要找的是镜子,想看看自己变成什么样了。

书里说她美貌,到底怎么个美貌法,她挺想知道。

就这个耗子进来哭着走的家,镜子是不可能有镜子的,江文樱不死心的找了一圈,并没有。

因为准备会情郎,原主穿了最好的一套衣裳。

卖了一套谢行舟的书籍换的银钱。

江文樱表示穿不下去了,这不是妥妥的拉仇恨吗?

刚进屋时,听见谢行舟挑水回来了。

江文樱换好粗布衣裳进灶屋时,见谢行舟已经把火烧好,他正站在热气氤氲的锅前,用筷子把木盆里的粗面疙瘩朝锅里送。

隔着一层蒸腾的白气,笔挺的谢行舟仿佛从仙境中走出来一般,美成一幅画。

原书对男主和原主的婚姻一笔带过,寥寥数语只写了原主的眼瞎和作死,没写他们的日常生活,看他在灶台上熟练的样子,是经常做饭的。

江文樱对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多了一些信心。

正值早春正月尾,荠菜最鲜嫩时,一半荠菜,一半粗面疙瘩,用大碗盛着,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

她见谢行舟跟他一样多,都是大半碗,拿出干净筷子给他分了一些。

“我还不饿,别浪费了。”

谢行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拿着和离书见到她时,她整个人都变了。

眼神清明平和,没有嫌弃鄙视和不耐烦。

说话语气平缓舒服,没有尖酸刻薄阴阳怪气。

吃饭不像饿死鬼投胎似的,甚至还舍得把碗里的好吃食分他一半。

若是……

想什么呢?

他自嘲的扯扯唇,大口吃起面疙瘩。

“三哥,知道你想和离。我不会赖着你的,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办法搬出去,好不好?”

!!!

她就没想过好好过日子。

果然不能对这个女人抱有幻想。

谢行舟淡然开口:“前提是不要和外男勾勾搭搭的,给谢家抹黑。”

江文樱收拾桌子的手顿住,抬头看向谢行舟:“不会勾搭别人,但是会做一些抛头露面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三哥。”

见他疑惑的看向自己,江文樱选择坦诚。

顶着人家妻子的身份做事,人家有知情权。

“具体做什么我还没想好,可能是小买卖吧,要赚些银子立足。江家回不去,做你娘子太委屈你,你值得更好的。”

谢行舟自动过滤无效信息:“小买卖可以,本朝商人地位仅次于士,但是不能做奸商坏谢家的名声。”

商人地位介么高?

江文樱忙不迭的点头:“嗯嗯,我知道三哥抱负远大,想走科举一途。谢家耕读传家,我不会乱来的。”

谢行舟几不可见的点点头,此事就算说定了。

刚把灶屋收拾妥当,听见外面有人娇声喊三郎哥哥。

她的三郎哥哥不在家,江文樱出门迎客。

见到她,对面眼睛雾蒙蒙的弱柳扶风少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怎么是你……”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