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ī

作者星小河写的小说南风辞暮尽缠绵完整版目录阅读

《南风辞暮尽缠绵》主角南慕瓷霍钦衍,是作者是星小河作的言情小说,讲述了:霍钦衍的人是她伤的,即使他是自作自受,但她不能像他一样。她想离他近一些,能时时能看到他,随时知道他的病情,她才会安心。
 
“还有,晚上你和茵茵都回去吧。这几天因为我,你们都辛苦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温城的心,一路沉入谷底。
 
还是不行,总是不行。
 
不管是一年还是五年,不管他陪在她身边多久,为她做多少让她感激涕零的事,他始终在她的心房外,永远无法代替她心里的那个位置。
 
只是因为那个人,曾经给了她一场深入骨髓的爱,更给了她一场刻骨铭心的恨。
 
他永远,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
 
......
 
入夜的医院格外安静。
 
戎贺推开病房门进去的时候,霍钦衍正靠左在床头,膝盖上搁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幽幽的蓝光迎着男人线条分明的脸。
 
“霍少,事情我都办好了。”
 
闻言,霍钦衍抬起那张清冷矜贵的脸,暗沉如冰的眼直直地盯着几步之外的戎贺,语气冷沉地问道。
 
“我有让你做任何事?”
 
看着那张随时能爆发山火的脸,戎贺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当即抬手,虚虚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瞧我这张破嘴!您说的对,您什么都没让我做。我只是出去遛弯了,我也什么都没做。”
 
话虽这么说,戎贺却忽然凑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笑嘻嘻地说道。
 
“霍少,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南小姐鬼鬼祟祟出去了。你想不想知道,她去干嘛了?”
 
是夜,天空中黑云滚滚,一道惊雷劈开天空,大雨顷刻间瓢泼而下。
 
雨幕里,一辆黑色路虎由远及近,车轮稳稳划开水波,朝着中医馆的方向缓缓驶来。不出片刻,便在中医馆的正对面稳稳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道倾长的身影弯腰从车里走了出来,黑色立领长大衣,同色长裤,里头穿了件便于穿脱的低领线衣。身形笔直,在夜间的风雨里,颇有种遗世而独立的冷然气质。
 
身后的戎贺从车子里钻出来,急急忙忙将雨伞打开,倾身撑在霍钦衍头上。
 
“啧啧,那些人下手可真是狠。”
 
风雨里,灯光微弱的中医馆外头一地狼藉。雕花的铁栅栏甚至都被打得变了形,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此刻横七竖八摔了一地。中药材和盛药的盒子,七零八落地扔了一地。
 
两个人看过去的时候,正堂的门刚好打开,南慕瓷穿着雨衣雨鞋,弯着腰从里头慢慢地走了出来。
 
所有的事情都已解决,唯独只剩下中医馆里的老师傅。她想来想去到底不放心,于是就趁着晚上温城和苏北茵不在的时候偷偷跑了出来。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
 
她踩着雨水走到院子里,小心翼翼地弯下腰,有些费力地将那些被打翻的花花草草一一搬到屋檐下。又将掉在地上的药盒一一捡起来,然后,是所有被泡的中药材。
 
从霍钦衍的方向,隐约还能看到她受伤的手指上套着隔水的纱布。额前的头发,不知被汗水还是雨水打湿了。每一次搬完,她纤瘦的身体似乎都有些受不住,要站在原地缓上好一会儿,才能继续下一个。
 
隔着她身后的窗子,还能清晰地看到老师傅躺在房内的床上。
 
她听到咳嗽,又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转身回去,异常温柔地蹲在老师傅的跟前,一边顺着老人的背,一边耐心地安慰着。
 
厨房的炉灶上,砂锅里正“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隐约有香味无声无息地飘出来。
 
风雨正盛,外头一车两人静静地站着。霍钦衍侧着脸,脸上的表情被隐没在无光的暗影里,不知在想什么。
 
身后的戎贺却忍不住勾起唇,若有似无地笑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