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你相信:“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吗?

今天在得到APP上听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文字为什么会闯祸? 乍一听这个问题心里非常的好奇,这文字也能闯祸?难道...
 
你相信:“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吗?

今天在得到APP上听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文字为什么会闯祸?

乍一听这个问题心里非常的好奇,这文字也能闯祸?难道又是宫廷剧的套路,被陷害的那一套?

当然罗胖分享的总不会这么的“肤浅”,给出的回答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意外。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分别是一个问题和一个回答:

一个问题是出自《文字的力量》一书。里面提到:为什么那些轴心时代的圣贤们,他们靠思想名垂青史,但是偏偏又不留下文字呢?

比如,孔子是述而不作,只转述不创作。《论语》,那也是弟子们的课堂笔记。佛陀也是,生前一个字也不写,佛经那是弟子们在他死后整理的。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也是没有留下书面著作。

这些人肯定都识字的。文字传播思想肯定是很高效的。这些人以传播思想为职业,但是他们坚决不写,这是为啥呢?

你相信:“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吗?

这确实让人好奇。

一个回答是指在那一代思想家中,有一个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最有意思,那就是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苏格拉底说,我不喜欢文字,是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条,文字伤害记忆力。你都写下来了,你还会记吗?

第二条,文字是固化的,死气沉沉的,不如口头语言丰富有活力。

前面这两条指责或许在当时很有“市场”,但文字在经历几千年的演化进化后的今天,已经有些牵强,我们可以忽略。

重要的是苏格拉底对文字的第三条指责,值得我们认真对待。他说,文字使语言失控。苏格拉底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一件事一旦被写下来,不论什么内容,到处都会流传的,既会传到能看懂的人的手里,同样也会传到无关的人手里。文字本身并不知道如何与正直的人说话,也不知道如何不与邪恶的人说话。因为文字没有自卫或自救的能力。”

你相信:“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吗?

如何理解这话呢?罗胖举了苏东坡的例子:大名鼎鼎的苏轼苏东坡可以说是很多人的偶像。论起诗词文章,绘画书法,全能。性格诙谐放达,兴趣广博,是中国好文人的典型形象。

但在北宋神宗时期苏轼被牵连进一起“文字狱”中,大意是说有人在苏东坡的诗里面,找到了它诽谤朝廷的证据。

说到文字狱给人的感觉是主人公被恶意的人曲解的情节。比如清代写了一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就说你反对大清,就要杀头。

可事实上,苏轼却并非是被人刻意针对陷害,想要还原事件的真相就得回到当时的历史情境。

那是什么时代?元丰二年。这一年正是宋神宗当政时期,王安石变法不顺利,新党旧党斗得一塌糊涂的一年。

你相信:“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吗?

这一年站在皇帝宋神宗的立场看:变法是我干的,错了可以改,不服可以当面来辩,但是你胆敢私下里嘟嘟囔囔,皇帝肯定不高兴。这个好理解。如果你是一个大小领导,你不怕当面的反对派,但是你肯定不喜欢背后抱怨的人。如果真让你逮着了,不拿他撒气拿谁撒气?

苏东坡就是这么撞到了枪口上。

是苏东坡哪些诗词惹了祸呢?

比如这么一句:“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说我三个月没吃到盐了。这当然是夸张。这是讽刺朝廷食盐专卖,把盐的价格搞得很贵。

再比如这么一句“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说现在小孩子说话都带城里口音了,为啥啊?因为搞青苗法,逼着老百姓贷款,所以小孩子一年有半年多待在城里面,可不就学会城里人说话了吗?像这样的诗文,在乌台诗案中,拿出来摆在桌面上,审问苏东坡的,有130多首。而且在审讯中,苏东坡把这些罪名全部都承认了:对,我这就是对朝政冷嘲热讽。

从苏东坡的故事中。你有没有,它跟我们平时理解的文字闯祸是不太一样。它既不是对原意的恶意歪曲,也不是对原意的准确传达。是因为换了一个情境,情境换了,文字可以摇身一变,随时可以是一句轻轻的吐槽,也可以变形成一把伤人的钢刀。

这就是苏格拉底警告的:“文字本身并不知道如何与正直的人说话,也不知道如何与邪恶的人不说话。因为文字没有自卫或自救的力量。”

所以才有个说法:“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

今天的故事和问题给我带来的思考和收获是:

1.文字、音频、视频这些记录表达内容的工具,它们同我们的关系都不仅是表达的工具和载体那么简单;他们这个关系,有点像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你生了他,但他可不归你所有,他有自由行动的权力和意志。更重要的是,他在成年之前,不管到哪里闯了祸,都要你负责。而偏偏文字这孩子,你又管不住他到处跑。所以从这一角度看,文字会闯祸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2.正因为文字、音频、视频没有自卫或自救的力量,所以我们的表达被误解是大概率的事情,这也让我们能更冷静从容的面对质疑和不同意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