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尸香难缠精彩小说_姚琛魏林张哥目录阅读

完整版小说《尸香难缠》由乔子轩倾心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姚琛魏林张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徐木匠点头:“跟我来……”说着,带着我进入了屋子。木匠的屋里面,到处都是那种木屑的味道,有些清新,可是如果说闻的多了,也会多少的感觉到一些不适应。我掩着口鼻,跟着穿过弄堂,进入到了内院之中。在一个巨大的操作台上,放着一张图纸。我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却是有些震惊。
 

告诉了他封山的消息,吓得猴子一直的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最近有些不太平而已。”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含糊其辞的说道:“记住,提醒到每一家每一户,到了夜里不要掌灯。更不要出门。知道了么?”

 

“放心吧!”猴子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交给我的事情,我怎么会办砸!”

 

和猴子说了之后,我就去了徐木匠家里。

 

徐木匠人比较老实,而且不怎么出门。

 

看到我来,倒是热情的打招呼:“呦,这不是张家小哥么?来这里是做什么啊?”

 

“那个!”我略微的顿了一下,而后接着说:“徐伯,您还记得,当年给我家里打磨的那三十六根桃木么?昨天晚上,出了一点事情!”

 

说着,我就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

 

徐木匠不是外人,而且彼此也都知根知底的。跟他说了也不碍事。

 

听完之后,徐木匠用手轻轻的捏算了一下:“算算日子,应该已经有十三个年头了。当年把那木头埋下去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没想到现在竟然马上就十七岁了!”

 

我有些尴尬:“您看这事……”

尸香难缠精彩小说_姚琛魏林张哥目录阅读

“哦,没事。你也知道,你们开这种客栈的。每过十五年,有一次换桩。也就是把地面上埋着的这些桃木,全部给挖出来,换成是新的。这木头在土里的时间长了,自然是会腐烂。再加上这山上的虫子比较多。出现这种现象很正常,我这段时间帮你找一下有没有什么好的桃木。找到了之后,换桩一次,也就可以了!”徐木匠乐呵呵的说道。

 

“没事就好!”听到这里,我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着徐木匠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了,徐伯!”

 

“不碍事的。对了,你父亲当年临走前。让我在你十六岁的时候,给你开始给你做一个东西,现在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应该在你十七岁生日的时候,能够给你当礼物。怎么样,要不要看看?”徐木匠看着我,爽朗的笑道!

 

“我父亲让您给我做的?”

 

我整个人也有些呆滞,看着徐木匠,有些惊讶。

 

徐木匠点头:“跟我来……”

 

说着,带着我进入了屋子。木匠的屋里面,到处都是那种木屑的味道,有些清新,可是如果说闻的多了,也会多少的感觉到一些不适应。我掩着口鼻,跟着穿过弄堂,进入到了内院之中。

 

在一个巨大的操作台上,放着一张图纸。

 

我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却是有些震惊。

 

这上面画着的,是一把剑。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父亲当年在构想之中的一把剑,甚至曾经给我看过他画的图纸。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把剑竟然真的能够做出来!

 

“你看,就是这个!”

 

徐木匠从屋子里,小心翼翼的端出了一个铁盒子。而后轻声的说道:“当初,张爷可是救了我一条命,我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你看!”徐木匠看到我有些愣神,接着为我解释着说道:“这把剑的剑柄位置,是一个复合机关。剑的剑骨是用精钢铸造,再加上一环环的扣结,逐渐的相扣形成。左右,桃木和钢铁进行一种均匀的分配。”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想要制作这把剑,要制作几百个扣结。然后再打磨出钢铁,还有桃木。

 

这是一个软件。剑柄位置的复合机关,可以让这把剑合拢或者收起。

 

看上去,这把剑倒是有些像是人的脊柱骨一般,一节一节的。而且,桃木和钢铁混合,可以让这一把剑更加的耐用。

 

我拿着徐木匠递给我的那个铁盒子。

 

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我有些想念父亲了。想当初,父亲在那个死尸客栈的院落之中,兴致勃勃的给我讲述这把剑应该怎么用。

 

他走了,却是将自己的心血全部都留了下来!

 

“张小哥?张小哥?”徐木匠看我出神,接连的叫了好几声。

 

我才算是回拢了过来,将那铁盒子放在桌子上,吐出一口浊气:“徐伯,这把剑,我什么时候能够拿到?”

 

“得等到你生日了,还有最后的几个部件没有完工!”徐木匠轻声说道。

 

这把剑从我十六岁的生日就开始制作。到现在已经做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可以想象,这其中的工艺究竟有多么的复杂。

 

我点头,心中却是有一股难以言明的伤感:“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徐伯!”

 

我对着徐木匠轻声的说。

 

或许,就连徐木匠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在谢他什么。

 

不是他给我做了这把剑,而是他再次的把父亲待会到了我的记忆之中。从此之后,这把剑,将会常伴在我的左右。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够把这把剑给用好。

 

从徐木匠那里出来之后。

 

我就从村子西头开始挨个的通知。

 

后来和猴子在他家里会和,猴子的父母也算是比较开明,除了不想让他涉险之外,其他的倒是并不怎么理会,所以说才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经常和我一起去疯!

 

“都通知完了么?”我看着猴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着说道。

 

猴子上气不接下气的点头:“通知完了,这下可是累死我了。这下,能跟我说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愣了一下,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个事情我以后会跟你说的。记住,晚上呆在家里,千万不要出来。明白了么?”

 

“嗯,好吧!”猴子虽然说有些不甘心,却也没有办法。抓着我的手说:“以后可一定要告诉我啊!”

 

我有些哭笑不得的甩开他:“放心吧,我还能跑了不成?”

 

和猴子告别之后,我就再次的回到了死尸客店。

 

姚琛已经在那里等我了,看样子垂头丧气的,好像失了魂一样。

 

“怎么了?钱丢了?”我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问道!

 

“要是钱丢了就好了,喜神丢了,我沿着昨天走过的路,寻找了一路,却是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找到!倒是奇了怪了,难不成我的这一具和那个道长赶得那个呆的时间长了?尸毒感染,所以才独自跑了?”

 

我彻底的无语了:“放心吧,尸毒对于活人有用,可是对于已经死了的人来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而且,你的那个尸体我见过。就算是起尸,也只能够称得上是行尸,对人造不成威胁的。放心吧!”

 

“哦!”姚琛点点头,只是看样子依旧是高兴不起来。

 

不过仔细想想,倒是也能够理解。这第一次走脚,又是僵尸,又是行尸的,谁能够受得了啊。在心中我也为这个公子哥默哀了一把!

 

“天马上就要黑了,你还是好好去休息一下吧!”我看着姚琛:“你已经有一整天没有睡觉了!”

 

姚琛却是固执的摇了摇头:“不,我不能睡,我得看一下你究竟是怎么斗僵尸的。好歹也要学两手,这样一来,以后再走脚,也就有经验了!”

 

我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你不会是以后还想走脚吧?”

 

“对啊!”姚琛急忙的点头:“我和父亲都闹翻了,就一个人跑了出来。就是为了能够多接触一些这种事情的!”

 

我是彻底的无语了,真不知道应该拿这个公子哥怎么办才好。

 

“要不!”姚琛的眼睛之中精光闪烁:“咱们两个组合吧?”


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收集于网络,图文内容只作阅读参考及交流,不作商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发现本站有某些图文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确认之后将立即删除,非常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