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小说江画意宋无尘完结版精彩阅读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是澧芷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江画意宋无尘。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江画意亲出门迎接杨方雅和宋嵩阳,礼数周全。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是澧芷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江画意宋无尘。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江画意亲出门迎接杨方雅和宋嵩阳,礼数周全。

 

“怎地还亲自出来了?都是自家人,我自进去寻你便是了,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别受了风寒。”

 

杨方雅一见江画意便亲亲热热地拉住了她的手,这般亲昵的样子,让一旁的宋嵩阳心里愈发惶恐。

 

江画意自然瞧见了宋嵩阳那一脸不自然的样子,心里越发奇怪,思索着宋嵩阳让向煜带过来的那句话,引着二人进了屋内。

 

屋里烧着地龙,热意灼人。

 

感受到屋内的融融暖意,杨方雅满意地点了点头,拉着江画意的手坐下。

 

叮嘱道:“屋子里若是有什么缺的少的,尽管去库房拿,我都已经吩咐好了,库房的人定不敢怠慢。”

 

宋嵩阳坐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的。

 

“画意一切都好,若是有哪里不好的,定会告诉舅母,只是……不知舅母来找画意,可是有什么事?”

 

“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杨方雅笑眯眯地拍了拍江画意的手,余光却是瞥了一旁的宋嵩阳一眼。

 

臭小子,竟然学会提前通知了。

 

“你觉得嵩阳如何?”

 

杨方雅冷不丁地一问,江画意愣了愣,依言答道:“表哥年少有为,文武兼备……自然是极好的。”

 

江画意一边答着话,一边瞧着宋嵩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苍白,不由得越发困惑了。

 

只见杨方雅的笑容越发亲切了,江画意也发觉有哪里不对,等反应过来,杨方雅已经笑着道:“既然你们俩都觉得对方挺好的,那我这心里就安定了。”

 

“还记得当初三妹带你回定北侯府的时候,你和嵩阳两个人一见便亲昵得很,不过半晌便是黏在一起了。嵩阳当时在外面可是个混世魔王,对你却是百般呵护。”

 

“小小年纪的,就说着要一辈子保护三妹肚子里的小妹妹的话,我当时还和三妹打趣,既然这臭小子这么喜欢你,不若便让两个孩子结为娃娃亲……”

 

杨方雅脸上带着些怀念的味道,江画意算是明白了她的来意。

 

笑了笑,道:“我和表哥从小便如亲兄妹一般要好。”

 

特意加重了亲兄妹几个字。

 

小时候的她,爱玩爱闹跟男孩子一样,跟宋嵩阳这个有名的混世小魔王一见如故。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小说江画意宋无尘完结版精彩阅读

宋嵩阳又会特意照顾她,每每两人溜出去被抓住了,都会主动承担责任。

 

她心里是真把宋嵩阳当哥哥一般。

 

只是看舅母的意思,是想把自己和表哥拉到一起?

 

宋嵩阳见江画意终于明白,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是啊,你们俩自小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

 

杨方雅叹了一口气,然后拉住了江画意的手:“三妹早逝,日后你在将军府再没有什么依仗了。那宜安郡主接你回府便这般怠慢,也不知回去后,还会怎样,将军府那群人都是护不住你的。”

 

“不若与嵩阳定了亲,在定北侯府,再没有那些烦心的事情。”

 

江画意眉心都微微跳了跳,宋嵩阳何其了解江画意,看到她有些迟疑的目光,出口劝道。

 

“母亲,表妹年纪尚小,你同她说这些做什么?”

 

江画意点了点头,看着一脸期盼的杨方雅,江画意尽量柔和了语气,道:“舅母好意,画意知晓,只画意与表哥确实只有兄妹之情,断无男女之情。”

 

江画意的目光很是坚定。

 

如今表兄妹结为连理之事甚多,江画意也很清楚。

 

舅母的关心她再感激不过,但她却要注定要辜负这番好意了。

 

一来母亲之死至今没有头绪,她还得回将军府。暗林查了三年,在临安周围都查了个遍,但当时母亲在临安的消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她实在无心考虑儿女私情之事。

 

再则她与表哥宋嵩阳青梅竹马,一直当他如亲兄长,又怎能嫁他为妻,舅母这鸳鸯谱着实点的离谱了些。

 

只见江画意拒绝的果断,杨方雅愣了愣。

 

杨方雅是真的很喜欢江画意,她也算是看着江画意长大的,方才说的话也并不是开玩笑。

 

当然,若不是因为之前宋嵩阳那几句话,她也还没打算这么早告诉江画意。

 

毕竟江画意和宋嵩阳小时候关系虽好,但那时毕竟是小孩子。

 

斟酌了一下语言,杨方雅才拉着江画意的手,道:“是舅母急切了,你和嵩阳三年未见,是得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不过这感情确实也得培养,想我当初同你舅舅,不也是一点火花也没有?要不是老夫人从中撮合,现在哪有嵩阳这个臭小子?”

 

江画意一方面有些哭笑不得,一方面也有些头疼于杨方雅的执着。

 

只是江画意深知话语永远来不得行动更能定人心,也不再与杨方雅争论了,只是听着杨方雅絮絮叨叨从江画意与宋嵩阳的事扯到了自己和宋扬的事情。

 

杨方雅说了半晌,才猛然回觉自己早已偏离了主题,不由狠狠瞪了宋嵩阳一眼。

 

一旁的宋嵩阳突然被杨方雅这么一瞪,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

 

却见江画意脸上隐隐有了几分倦色,杨方雅才恍然江画意方舟车劳顿回来,怕是还没有得到休息。

 

“画意可是累了?”

 

“许是路上舟车劳顿,有些乏了,扰了舅母兴致,画意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收集于网络,图文内容只作阅读参考及交流,不作商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发现本站有某些图文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确认之后将立即删除,非常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