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大山里的除夕夜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果果写作培训班·学习打卡第3天】 夜幕降临,每个屋子都点上蜡烛。这一夜,可以彻夜不眠...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果果写作培训班·学习打卡第3天】

夜幕降临,每个屋子都点上蜡烛。这一夜,可以彻夜不眠,可以随意溜达,不在乎是否到时间睡觉了,是否写完作业了。就是摸着黑出门,都变得理直气壮的了,漆黑的院子里,也能见到节日的氛围,大门口挂着颜色比光还耀眼的红灯笼。温柔的光亮下,还能看到仓房的门前,三轮车的车上,雪堆里的木板上,一对对亮晶晶的对联。

不记得我家的年夜饭是做满一桌的,因后来去了二婶家得知她家的年夜饭居然有十二道,我吃惊不已:那能吃完吗?我家没有,就像家常便饭,只是肉多了,可是对我来说,好吃的饭菜会从初一吃到十五,它对我也没有什么吸引力。

那不做饭,干什么呢?

大山里的人家,除了我家还有三户。往往他们都会来我家聚会,沙发一排,炕上一堆,板凳上几个。炕沿上必摆几个盘子和盆,装上冻梨,冻柿子,瓜子,花生,糖,还有山里人家吃腻了的山货。邻居是卖冷饮的,把家里的存货也拿出来,给孩子们解解馋。

然后就听大人们唠嗑。女人们总是盘着腿坐在炕上,有一个邻居嗓门极大,嘴上又不把门,什么都说。比如她与丈夫打架,做的梦。说的时候,带上夸张的动作,像在做一场卖力的表演,不过整个屋子就被她煽乎得极其热闹,她站在发暗的地面上,一会窜到那头,一会又窜回来,一惊一乍地,大家一会沉默,一会又拍手叫好,有人还不时打趣她,又有几人带着一脸“嫌弃”的笑容交头接耳着。这一阵阵的乐趣,融化了所有角落里的黑暗。

待到深夜,各家也都回去了,开始包饺子。而这一夜的重头戏也来了:放鞭炮。

每年爸爸都会给我买呲花炮。妈妈说:去放鞭炮吧。露着特别和善的笑容,端着饺子走进屋子里。我跟着爸爸走进夜色里。爸爸拿着火柴,划了半天,我捂着耳朵,屏住呼吸,站在离爸爸很远的地方,焦急地喊着:爸,好了没有啊。我看着爸爸也怕极了,他每次点着,刚准备跑,又回头蹲下了,我的情绪反复跟着酝酿了好几次,直到他离开那里,捂着耳朵朝我来。我摇晃着两根呲花炮跟着喊起来,爸爸又把我的呲花炮点着,我闭着眼睛,当爸爸松开的一瞬间,朝着天空指过去,只听爸爸喊着:别朝那头,那头有柴火跺,那边有树……我看着烟花在半空中绽放,欢呼雀跃,而这呲花炮就跟睡着了似的,常常举在半空很久也没有窜出来,我便傻傻地举着棍,杵在那里。待到一切都化为了一地碎屑,空气中浓郁刺鼻的炮竹味道一点点晕开,我和爸爸回了屋子。

可是兴致还未散,我急忙问妈妈: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爸爸在一旁乐着。

伴着鞭炮鸣响,我们一家躺在被窝里。炉墙旁,爸爸的一边,开着收音机,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在欢快的节日气氛中,我们睡着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