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最似阳光照流年纪修齐大结局全文目录阅读

《最似阳光照流年》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纪修齐,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张凯闻言一愣,心想这宁小姐还真是个守财奴。
 

 《最似阳光照流年》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纪修齐,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张凯闻言一愣,心想这宁小姐还真是个守财奴。

 

都是开得起迈巴赫的人了,昨天让交两千块罚款舍不得,今天一听说有奖金表情都不一样了,这才多少钱啊,连她那辆迈巴赫的车轱辘都买不起,至于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到底对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张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礼貌道:“宁小姐做的是好事,又救了我一命,这是应该的。”

 

宁溪这才喜滋滋地走了。

 

她刚离开没一会儿,一长队的警车就呼啦呼啦地开了过来,将整个商场封锁住。

 

法医也一起到位,闻到尸体散发出的臭气熏天的味道,又看了眼尸体,当即就说道:“这就是犯人?不可能,这人都死了一个多月了!”

 

张凯闻言皱起了眉头:“不对,这人刚刚还活着,我开了一枪,打的是肩膀,是不是他随身带的什么化学制品腐蚀了尸体,劳烦你们再仔细检查检查。”

 

法医闻言又忍着恶臭将尸体检查了一番,最终得出结论:“这绝对不是新鲜的尸体,我刚刚也看过他身上的枪伤,确实是打中了肩膀,可你看,这伤口周围根本没什么血,只有少许黑褐色的血块,若他中枪之前是个活人,血不是这个样子的。还有,他身上都长蛆了,若是化学制品腐蚀了尸体,不至于这么快长蛆。”

 

法医说着说着,也觉得纳闷:“这就奇怪了,一个早就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再出来犯事?”

 

张凯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巨浪,刚刚宁溪说这人已经死了个把月了,他是绝不相信的,这人在中枪以前明明活得好好的,在A市犯下了多起案子,怎么可能是个早就死了的人?

 

可法医也这么说……

 

这时,法医忽然惊呼一声:“这是什么?”

 

张凯循声望去,只见法医手中拿着一张黄色的旧纸,上面似乎还画着什么图案,他脑中忽然掀起了惊涛巨浪!

 

似乎,在犯人即将要杀死他之前,他眼睛的余光是瞟到一抹黄色的影子飞快地瞟向了这个犯人,刚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在生死攸关之际产生了幻觉,可这分明不是幻觉!

 

“这是张符纸吧,怎么这大城市里还有人搞封建迷信……”法医自问自答的声音传来。

 

张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忽然脱口而出:“这是我的符纸!是……是我奶奶去庙里求的,当时我与这人近身搏斗差点被他杀了,就……就胡乱拍上去了……”

 

法医:“……”

 

这个案子最终结了案,却仍是个悬案,没有人能解释一个好好的活人为什么忽然尸体腐烂到那个程度,但好在此人死了,不管是怎么死的,暂时不会有妇女再被拐骗了。

最似阳光照流年纪修齐大结局全文目录阅读

第二天是周六,张凯依照宁溪之前被纪修齐保释的时候留下的地址,一大早就登门拜访。

 

马冬梅见警察找到家里来,还点名要见宁溪,怀着恶意打探消息:“这位警官,宁小姐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啊?要她真犯了什么事,你可要赶紧将她抓走,她就是个乡下来的,又土又没文化,人品也有大问题,你快抓她去坐牢,让她在牢里好好改造。”

 

张凯眉头一皱:“宁溪没有犯事,你不要乱说。”

 

马冬梅却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知道知道,犯人也有人权,没定罪之前不能乱说是吧?警官你真是个好人,只是宁溪这样人品败坏的人不值得你为她遮掩,犯了罪就该抓起来重判,您说是吧?”

 

张凯眉头皱得更紧,不想搭马冬梅的话。

 

他不知道这人是有什么毛病,他都说了宁溪没有犯事,他不是来抓宁溪的,这个女人还在这自说自话,实在是有点讨厌。

 

周末纪修齐没有去公司,难得地和宁溪在床上赖了个懒觉,他精力充沛,见宁溪醒了刚想拉着她再来一次和谐运动,房门就被陈妈敲响了:“少爷,宁小姐,有个张警官上门拜访,说找宁小姐有事。”

 

纪修齐闻言脸色一黑,低头问宁溪:“你是不是又瞒着我无证驾驶了?”

 

他记得那个张警官,就是宁溪之前无证驾驶的经办人。

 

宁溪赶紧道:“没有,上次我都差点被拘留了,我哪儿敢啊!”

 

“那那个小警察为什么来找你?”难道是不打不相识,对宁溪看上眼了?

 

想到这个可能,纪修齐沉着脸将宁溪往自己怀里一抱:“你是我老婆,已经领证了,合法的,不许在外面招猫逗狗的,知道吗?”

 

宁溪不解:“什么猫什么狗?算了,不跟你说了,张警官肯定是给我送奖金的。”

 

说完,掀开被子就要往外跑。

 

纪修齐忙拉住她,黑沉着脸道:“把衣服换了!”

 

她现在身上就是一件清凉的睡衣,刚醒来连bra都没穿上,就这样去见客?他可不想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看了去。

 

宁溪不解其意,但见他黑着脸像是生气的样子,生怕自己这根金大腿掉了,倒也顺从地换了衣服,整理好自己以后,飞快地下了楼。


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收集于网络,图文内容只作阅读参考及交流,不作商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发现本站有某些图文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确认之后将立即删除,非常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