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ī

悬疑惊悚:诡秘客房(8)

“你还没睡?咋咋呼呼也不嫌烦。” 对这位想一出是一出的发小,陆显再怒火中烧也没办法,他只能不情不愿的开了门。 “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还没睡?咋咋呼呼也不嫌烦。”

对这位想一出是一出的发小,陆显再怒火中烧也没办法,他只能不情不愿的开了门。

“我就知道你没睡,夜猫子,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

孟阳神秘兮兮的说着,如同发现了古怪的宝贝。

“你能有什么尘封已久的往事?这里又没有你的初恋。我说孟阳,你干脆改行写言情小说算了,就凭你时不时蹦出某件往事的本领,一般人学不来。”

看着极为严肃的孟阳,陆显忍俊不禁的揶揄道。

“你认真点行不行?我和你说的是正事,你不觉得刚才的事情很奇怪吗?经过我缜密的观察,我认为陈默晕倒的事情另有隐情。”

“你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你……”

孟阳唠叨了半天总算说到了正题,陆显没想到大大咧咧的他竟和自己的想法一致。他刚想问孟阳对这件事有什么见解时,却被他接下来的话惊的无语。

“你有没有觉得这栋楼的风水不好?先不说房间到处白花花的,单是墙上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就让人很不舒服。我爷爷曾经说过,爬山虎虽然能够遮挡阳光,可也阻挡阳光啊,见不到光的房间阴气都重,常年居住在这里更会邪灵缠身。故,我怀疑陈默被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孟阳一口气说完,累得直喘粗气,他用手抚着胸膛,好像心脏已经无法承受了。

“风水不好?鬼魂上身?孟阳,我怎么觉得你印堂发黑,不太对劲呢?”

瞅着这个胸膛剧烈起伏的男人,陆显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你说我印堂发黑,难道我也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本是玩笑的的话却让听的人心头大惊,只见刚才还上气不接下气喘气困难的孟阳,此刻一个鲤鱼打挺跳下了床。

陆显以为他听了自己的话会即刻离开,谁知他竟然很义气的帮助陆显收拾行李。

“孟阳,孟……”

孟阳粗手笨脚收拾行李的样子看得陆显心惊肉跳,他真怕自己好不容易创作出来的大纲又被孟阳毁掉。心急如焚之下,他一边喊着孟阳的名字,一边阻止他的行动。

奈何孟阳根本没心情听他说话,他一把将陆显的手打落,不满的指责道:“兄弟,我可是为了你好,不对,是为了咱们三个好。我早就觉得这家客栈有问题,那个老板娘也说陈家兄弟有问题,还提醒咱们不要住在这里。我爷爷说了,越是穷乡僻壤越有道行高的厉鬼,我都印堂发黑了还住什么?此处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附什么身啊?我说你印堂发黑,是因为你额头上灰,深的发黑,什么鬼啊妖啊道行深啊,你离开我的房间就万事大吉了。”

说话的功夫,尚未站直的孟阳已经被陆显推出了房间。

陈默被鬼上身?风水不好因为爬山虎遮挡?亏他想得出来,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真是服了。

想起孟阳的话,陆显就一肚子气,闹腾一晚上他也累了,没换衣服就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了。

那是,开门的声音。

陆显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两点十分,深度睡眠时间。这个时间还没睡的人,不是夜猫子就是夜生活丰富。

如果在都市,此刻有人醉生梦死并不奇怪,可这里是古州镇,哪有任人买醉的酒吧。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成辉的房间,陆显了解自己的表弟,他是一个从不熬夜更不喜欢夜生活的人。既然如此,他房间的门为什么打开了?

难道有贼?不可能吧!

这里又不是五星级宾馆,房间虽然干净,但是农家小院,统共就住了五个人。他和孟阳绝对不是小偷,剩下的就是陈家兄弟了。

陈默眼下连自理都困难,更别说偷东西了,也就只有他了。

陈语,年轻英俊的客栈老板,他偷客人的东西有可能。理由呢?他是一个单身,经营一家客栈,虽然他的客栈无法和城里的宾馆相提并论,但入住的游客没有断过。

有生意就有收入,何况古州的消费水平并不高,而且从他和陈默的吃穿用度来看,其经济水平绝对属于镇上的小康人家。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成辉没钱啊!

连载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