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as  

记忆中的辣椒炒蘑菇

记得第一次吃辣椒炒蘑菇,那是上小学时候的事了,那时我们家还住在村寨上祖父留下的老宅里。 由于我家前面有两间闲置的空...
 

记得第一次吃辣椒炒蘑菇,那是上小学时候的事了,那时我们家还住在村寨上祖父留下的老宅里。

由于我家前面有两间闲置的空房,记忆中空房里曾住着我一个同祖的大哥,大哥那时是个单身汉,后来到关外投靠关外的亲戚去了,所以那两间房,就成了我和哥哥上学时居住和我家放置杂物的房子了。

在那两间房子门口靠河岸的地方,曾经放置着一段粗大的楮树的树干,那楮树的树芯里已经被蛀虫蛀过许多的小窟窿,后来随着时间的侵蚀,楮树渐渐的有些腐朽了。

那段楮树应该是同祖的大哥留下的,所以从我记事起就一直放置在那里。假若是我家的话,闲不住的父亲早就该把它劈成劈柴烧锅了吧?

记得有一年收麦子的季节,楮树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蘑菇,母亲从楮树上把蘑菇采回,用少许的油盐和一些的红辣椒炒了一大份的辣椒炒蘑菇,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吃辣椒炒蘑菇。

记忆中的辣椒炒蘑菇,不仅吃起来新鲜香辣,而且还让我一直回味着。

小时候,假若我们谁吃菜吃的太多太快了,奶奶总会说:“那菜都是引菜,都慢慢吃。”意思是说让我们吃饭时“多吃饭少吃菜。”

由于奶奶和父母都是经历过“大饥荒”时代的前辈,在那个“大饥荒”的时代里,母亲曾经说过,那楮树的树根和树皮不知救活过多少的人,所以楮树上生长的蘑菇是一样可以吃的。

待我长大以后也吃过无数次的辣椒炒蘑菇,可再也吃不到小时第一次吃辣椒炒蘑茹的味道了,不知是现在养殖的蘑菇没有自然生长的蘑菇新香了,还是由于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记忆中的辣椒炒蘑茹,一直还保留在我儿时的记忆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