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as  

苏念顾北辰小说(苏念顾北辰)章节阅读

《苏念顾北辰》男女主角苏念顾北辰,是小说写手春雷炮所写。精彩内容:曾经清冷骄傲的苏家大小姐,在顾北辰娶苏婉之日,便彻底成为整个衡川的笑话的女人,死了。
 

 曾经清冷骄傲的苏家大小姐,在顾北辰娶苏婉之日,便彻底成为整个衡川的笑话的女人,死了。

 

而如今她死了,大家除了几声活该外,偶尔也会流出一两声怜惜的叹息。

 

苏婉对于苏念的死讯,也有些始料不及,但随即妖娆一笑,“哼,早该死了,死活撑着,在这里碍地方。”

 

她换了身衣服,还特意在镜子前描了眉,点了红唇,这才撩着头花对小红说:“走,我们去送苏大小姐一程。”

 

小红向前扶她,笑道:“是,小姐。”

 

苏婉来到苏念的偏院才发现里面空落落的,一个人都没有,唤来下人来,一问才知,顾北辰将苏念的尸体抱回他的房间去了。

 

苏婉的脸色微阴,转身就往顾北辰的房间赶了过去。

 

刚来到顾北辰房门口,却见小青失魂落魄般守在门口,眼睛红肿,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般。

 

李伯站在小青旁边,垂腰等候着。

 

苏婉拧眉,正要向前问李伯怎么回事,忽然大门那边来了一群人,几人合力抬着一副冒着寒气的红木棺材,一路朝房里走去。

 

苏婉脸色大骇,大声喊道:“这是干什么?”

 

那几个人却不闻不问,径直往里走。苏婉正要将他们拦下,李伯连忙向前解释道:“苏姨太,这是少爷让人送过来的。”

 

苏婉的脸色稍微有些难看,“把棺材放房间里,太晦气了,北辰糊涂,你们也不知道拦着,真是的,我去跟他说。”

 

李伯伸手将她拦着,“苏姨太,少爷说了,除了送棺材的人,其余任何人都不能踏进房间半步。”

 

苏婉略有犹豫,又问:“北辰好端端的,要棺材做什么?”

 

“这个……苏姨太还是不问为好,少爷做事自有他的理由,我们照办就是了。”

 

眼看着棺材被推进房间,门再度关上,苏婉才拧紧了眉头,甩手而去。

 

李伯看着苏婉走远,视线又落回小青身上,不禁轻叹一声。

 

屋内,棺材被放置在床榻旁边空置的地上,抬棺材的几人向顾北辰拱了拱手,这才有序的离开。

 

苏念身上的伤口太多,尤其是后背,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肉。床上,苏念安静地趴在上面,顾北辰一一给她上药。

 

他的动作很轻,每上一下药,他都要俯首在伤口处吹气,怕她疼。

 

等药上好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将她翻过来,然后俯身,用胭脂水粉笨拙地给她描上妆,等细细描好后,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条银色项链。

 

“之前在首饰店看到这条项链,总觉得很适合,就买了回来,却一直没找到时机送出手。”

 

他拿起项链,轻轻系在她白皙的脖子上。

 

“真好看。”他看着苏念,微微一笑,满意地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我的阿念,还是那么好看……”

 

他再度俯首,在她的唇上啄了下,这才将她抱起,放置在红木棺材里。

苏念顾北辰小说(苏念顾北辰)章节阅读

红木棺材里面渡有寒冰,设计者不知采用了什么手法,让里面的冰终年不化,能起到保存尸身的作用。

 

顾北辰将苏念放在寒冰上。他扶在沿上,安静地端详苏念此时的面容。

 

“等我回来。”

 

他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门口,他把门关上,冷声吩咐李伯,“叫人来这里守着,谁也不许进去!”

 

“是,少爷。”

 

小青眼看着房门被他关了起来,一声冷哼,嘲讽道:“哼,人都死了,现在装深情有什么用?”

 

顾北辰的眼光一厉,扫了小青一眼,对李伯说:“给我看好她!”

 

李伯扯了扯小青的衣角,低头应好。

 

顾北辰离开后,院子里恢复了一贯的安静。

 

等顾北辰彻底见不到影,李伯才低声劝说小青,“小青,下人要有下人的样子,少爷是顾家的主子,你再这样顶撞他,日后免不了要受罚。”

 

小青破罐子破摔,“无所谓,大不了去陪小姐就是了。”

 

“你……唉!”

 

顾北辰来到书房,刚令人去调查两年前的事,才出门口,脸上便被突然出现的莫少枫狠狠揍了一拳。

 

“顾北辰,你对苏念做了什么?”

 

顾北辰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唇角溢出血丝,他掀眸看去,只见莫少枫气势汹汹的,半分没有平日的沉静温润。

 

他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我问你,两年前她为什么去找你?”

 

“你是不是还以为她对不起你?顾北辰,她若是想攀附权贵,你以为你有机会娶她!若不是她只爱你一人,你怎么可能有机会伤她至此!”莫少枫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我问你,她在哪里?”

 

顾北辰红了眼,莫少枫猛地僵了,随即大怒,“顾北辰,你混蛋!”

 

顾北辰闭了闭眼,随手甩开他,莫少枫的身体还算不错,但与自小打底子练拳法的顾北辰还是差远了,竟生生的被他甩退好几步。

 

莫少枫怒气上涌,径直往院里闯去,这次顾北辰没拦,只愣愣地抚着胸口处,仿佛心尖被人狠狠用针扎着一般,疼的他几乎呼吸不过来。

 

“少爷,不好了,着火了,院里着火了……”

 

忽然,后院传来嘶喊声,顾北辰抬头看向大烟冒出的方向,心跳蓦然停了,然后便疯一般往里跑去。

 

跑到浓烟处,只见他的卧房,此时大火弥漫,一片浓烟,顾北辰的眸光几乎破碎——


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收集于网络,图文内容只作阅读参考及交流,不作商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发现本站有某些图文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确认之后将立即删除,非常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