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为民守村人

随州,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炎帝神农的故里就在这片热土上熠熠生辉。几千年时光呵,这里一直绵延流长,生生不息。...
 

        随州,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炎帝神农的故里就在这片热土上熠熠生辉。几千年时光呵,这里一直绵延流长,生生不息。

        作为我的户藉所在地,对此片土地我却没有过多的了解,有的只是生疏。二O一O年八月,因南水北调我的故乡即将沉没水底,带着留恋,带着不舍,我和我的父老乡亲们告别故土,从六百多里外郧山汉水边的小村庄,迁移到新街镇凤凰寨这个让我陌生的地方。由于工作原因,我在此生活的天数屈指可数,父母把这的房屋和土地安顿好以后,也返回到十堰和我们一起居住。

        那些和我们一起迁移下来的乡亲们,大半在此处定居了下来。他们在此辛勤劳作,努力的融入当地风情,这里,成了他们安身立命的第二故乡。

        己亥年岁末在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席卷了全中国。作为距离武汉仅两百余公里的随州,根本不可能安然无恙。在庚子年的新春,随州已是水深火热的情形。

        正月十二的夜晚,虽然没有一丝星光,但漫天飞雪把大地铺满了白后,便不再是黑暗无光的漆黑。屋外寒风劲吹,屋内的人早已进入了甜密的梦乡。在进入凤凰寨路口设卡的地方,有一顶救灾帐篷的灯光在夜空中如此显眼,里面的人在此守护村民的周全。凤凰寨村的书记肖雄,为了抵御寒冷,正和一同值守的同事在帐篷内踱着步,试图增加些暖意。但这好似没有任何作用,他们还是不停的用嘴哈着双手,搓了又搓。

        十一点左右,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让正在迷糊的两人马上警觉了起来。他们手持电灯,站在马路正中。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设卡的地方,肖雄他们向司机迎去。

        “干什么的?大半夜的冒雪跑出来,不知道封城封路了吗?”

        司机赶紧掏出了烟递了过去,“乡亲们,请行行好,我们呆老家快没东西吃了。这不想着趁下雪应该没人值守,准备回市里的家去,哪想你们还这么尽职呀!”

        “不行,赶紧返回吧!夜路雪地不安全不说,即使我们让你们通过了,市内肯定也进不去。再说市内现在的情况有可能还不如农村,我劝你们还是原路返回的好。”肖雄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司机还是想进城,在此和他们磨起了嘴皮子。通过交谈得知,司机一家离此不远,是邻村的人家。肖雄了解情况后说:“那这样吧,你先返回。我明天打电话告诉你们书记你家的情况,你急需的生活用品我让他们代购后给你送去,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你看怎么样?”

        “那也只能这样了!你可要让他们给我送去,要不我们全家都没法生活了!你可一定要传到,谢谢你们了!”司机调转车头,汽车灯光把雪地照成了明晃晃的一片白,他小心翼翼地沿原路向老家返回了。

        “你开车慢点,雪天路上打滑,千万注意安全!”肖雄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向很远。当他们返回帐篷时,两人身上落满了雪花,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了,身体更不用说,都快冻成冰棍了。

        肖雄这一夜没怎么休息,他想起夜行人那番没有东西吃的话语,这让他思绪万千。生活没有保障,这是当下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他思索着,该怎样让自己村的村民生活物资无忧,他们才能安心宅在家里。

        肖雄和我是发小又是邻居,我们一直是很好的兄弟,所以他许多事情我都知情。移民下来后由于仗义,能为移民出头解决问题,又有做事的能力,没多久就被移民老乡推选为移民代表,后来又兼任了凤凰寨村部副书记。他本来想回故乡发展,但看见移民老乡们殷切的眼神,他不忍心让老乡们受苦难,遂在此扎下了根,当起了领头羊,安心地带领乡亲们在此生活,发家致富。

        这一晃,马上移民下来十年了。乡亲们早已融入了当地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他这个书记也越当越顺心,就连当地以前不服他的原住百姓现在都对他这个移民书记心悦诚服起来。

        这一次疫情,肖雄这个最基层的书记又义务反顾的冲锋在前,坚守在卡口的地点。他多次组织移民下来的乡亲,志愿为凤凰寨村进行每日的消杀工作,还有几位乡亲也在卡口处站岗。

        正月有一天,省委和市委下来检查抗疫工作,路过凤凰寨的路口,在卡口处被他们拦了下来。经过交流知道是省市一级的领导后,他们在见到通行证和其它有效政件后,才撤开关卡予以放行,事后得到了表扬。我笑着问肖雄:“你真牛!敢拦省委、市委的车,就不怕头上这顶乌纱帽丢了?”

        “怕球!丢就丢了呗。我遵守政府的指令有什么错?如果知道他们是领导,随便就让他们过去了,那政府令就成了摆设,我也对不起全村百姓的信任!”他爽朗的对我说道。

        封禁时间越来越长,本村不少百姓家的生活物资开始溃乏起来,肖雄那天晚上的担忧正变成现实。他在思考良久后,终于有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他向村部和新街镇报告了他的想法,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申请好了通行证,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肖雄开着自己的皮卡车,往返在凤凰寨到随州的路上。为了保证生活物资的质量,他必须在晚上十点之后到随州城区的批发市场,只有赶早才能买回新鲜的瓜果蔬菜。通常买全这些生活必须品后,他从市区返回凤凰寨已是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眯上两三个小时后,他开始按村民所购清单开始送货上门。

        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百姓以为他这么做是以赚钱为目的,他知道后也不解释。直到有些人去镇上的超市购过一次物后才发现,他们的肖书记所送的每一样物品都比超市便宜、新鲜。村民们口口相传后,肖雄同志更忙更辛苦了。

        我知道这些情况后,打电话调侃他:“书记兄,你这是何球苦!应了老家一句俗话,你这是割了鸡巴敬神,神也厌恶了,人也割死了!”

        他听完后哈哈大笑:“你别笑话我!虽然当初他们有些误解我,但现在都理解我了呀。乡亲们就是这样,你真心对他了,不管什么样子,他们知道实情后,也会真心对你好的。所以说,这也是一种收获。”

        是的,我们百姓自有百姓的可爱之处,村官亦有村官的难言之隐。但只要行得正、走得端,何惧流言污之!肖雄就这样一直坚守着卡口,一路为乡亲们的生活物资而辛苦着,用他的话说,那叫“痛并快乐着”!

        三月的春风不光吹绿了大地,也带来了疫情得到根本性控制的令人振奋的消息。湖北低风险地区逐渐解禁,随后不久,随州也得到了解封的指令。

        五十天呀,百姓终于可以踏足户外,一赏春之美景。肖雄他们这些基层村官也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设卡守路了。在这个设卡点,他们记不清劝阻了多少车辆和行人,也不知道背后挨了多少人的咒骂、被多少人怨恨。但无所谓,只要问心无愧!我相信,随州凤凰寨村不是个例,而是这段时间全国基层普遍存在的现象。正因为千千万万基层干部的容忍与坚守,才换来了绝大部分民众的健康与平安。

        在卡口被撤的这天,肖雄望着这个他坚守了五十天的地方,内心有很深地触动。这一次,他们凤凰寨的村民全员无一感染,终于用健康的身体盼来了解封的这天。村民们像过年一样热闹,欢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肖雄望着热闹的场景,冷静的劝着他们:“乡亲们,现在虽然解封了,但疫情并未完全散去。我希望大家尽量别扎推聚一起,出门还是要戴口罩……”

        这声音,在随州这片古老而宽广的大地上,随春风一道,被传得很远、很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