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Ů  haobc  as

连载小说丨去年失恋36

火车一路向北,不知道它开往何方。直到过长江了,有人才大声地呼唤起来。这时,我才朝车窗外眺望,长江河水茫茫,不知道自...
 
我18岁

火车一路向北,不知道它开往何方。直到过长江了,有人才大声地呼唤起来。这时,我才朝车窗外眺望,长江河水茫茫,不知道自己的心是在家里还是在远方。

特种兵,这个词听来多么威武多么神奇,然而这个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我又是一头雾水。

对我来说,一个重要的变化我就是开始独立生活了。

我要活出自己的风采。

这是我在当天日记本上写下的第一句话。

本来路途并不远。

只是火车开开停停,这样到傍晚时分我们才到达驻地,那就是淮河。

原来特种兵就是舟桥兵,也叫水兵。

晚饭就是两只面包。住宿更是艰苦,就睡在老连队的食堂里,直接睡觉在水泥地面上。我记得,年轻吃苦是福,所以即使最大的苦像潮水奔腾而来,我也不怕,我也要挺起胸膛。

因为我要在风雨中茁壮成长。

当天夜里我打着手电爬在被窝里写信,我写了三封信,一封是父亲,一封是国兴,还有一封你猜会是谁?不用猜的,她就是晓娟,她的信我是附在国兴信封里的,这是我们三个人的共识。

我告诉他们,我到部队了,我当的是水兵。

我还告诉他们,我要在新兵连生活两个月,然后才分配到老连队,但不知道做什么工作,所以新兵连必须吃苦在前头。

我曾写过一文《新兵连》发表的,兹摘录于此:

新兵的日子很紧张艰苦,走队列走得腰酸腿疼,练匐伏前进时肘部磨破了皮,或许我这个人笨,学正步就是走不来,手脚不协调,拖了全班后腿,我急得真想打自己,班长更急,他夜里就给我开小灶,几夜下来,我终于会走正步了,经考核合格,可是我的两条腿像绑了石头沉重无力,比在家做双抢农忙还要吃力累人的。
那瞄靶训练更是吃尽苦头。时值隆冬,北风呼啸,身子伏在地上瞄靶,一天下来肚皮冻得冰冷,双脚麻木站立不直,心里还想着实弹射击怪沉沉的,我庆幸自己头一次打靶9发子弹就打了84环,蛮不错了。瞄靶的苦头立竿见影,总算那份苦头没有白吃。
回想起来新兵连日子最苦,但对于我一个年仅十八岁的青年来说,很值的。如今我能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就是当兵造就了我这一种坚定与勇往直前的品格,什么艰难困苦,我都不怕。其实,你信心有了,你就成功了一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