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青稞面搓鱼子

青科面加点黄蒿籽面,用水和好,然后撕成蚕豆大小的剂子,搓成细细的长条,下锅煮熟,浇上油泼辣子,油泼蒜泥,拌上大肉炒...
 

青科面加点黄蒿籽面,用水和好,然后撕成蚕豆大小的剂子,搓成细细的长条,下锅煮熟,浇上油泼辣子,油泼蒜泥,拌上大肉炒洋芋丝,美美吃上一吃,那个渗透全身血液的香,就会彻底的颠覆了小时候对青稞面的认识。

小时候除了逢年过节可以吃上一顿白面饭以外,其余日子里都是以青稞面作为主食。馍馍是青稞面的,黑黑的,长得一点都不好看,面条是青稞面的,开水煮的,外加一把苦苦菜,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以致于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见了青稞面三个字就反胃。

如今生活条件好多了,青稞面变成了稀有。人们吃青稞面也有了许多讲究。白面饭吃烦了,吃上一顿青稞面搓鱼子,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小县城里原来有一家“菊红搓鱼馆”,不经营别的饭菜,只卖青稞面搓鱼子。地点在我上班的学校附近,餐馆不大,但人气很旺。进店只报一声“搓鱼子”就成,青稞面仨字完全省去,没有必要。

后来城市统一规划建设,“菊红搓鱼馆”不知道被搬去了哪里,我找了很长时间也不曾找见。

一日逛超市,发现有卖青稞面粉的,便买了一点带回家。

做过很多次的青稞面饭,但从来都不曾做过搓鱼子。总觉得搓搓鱼子费时费力,一顿饭花去大半天的时间,不是我所追求的。

本想如以前一样,把买回来的青稞面,擀成面条,然后再用吃搓鱼子的方法拌了吃的。但丈夫的一句“做个搓鱼子有那么难吗,你就是什么也不会做”的活激起了我的挑战心。

想到朋友的妈妈一只手下一次可以搓出好几根来,且都是又细又长又好吃。我就不相信了,我不能一只手一次搓出几条来,一条肯定能,不能搓出细长的来,短的也一定能。

于是,和面,揉面,开始搓。

刚开始时,面剂子总是不容易掌控在手掌与面板之间,不是被搓断就是一头粗一头细,面碎碎弄了一面板。

这样不行,我不能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做。搓“搓鱼子”一定是有技巧的,只是我还没找到而已。

我改变了搓的方式。先弄一个大一点剂子,用左手握住,然后右手从左手的剂子上揪一小剂子出来,放在面板上慢慢用右手开始搓,不用整个掌心,而是掌心放面剂子,用手掌靠外侧一点用力慢慢来回搓。

面条从手掌下面钻出来了,你看那扭动着身体,真的像一条一条游走的鱼儿。原来成功也不是很难,只要敢于尝试,勇于挑战。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不一会儿,三碗的量就搓出来了。丈夫看到后丢给一句“这都搓得嫌好了”,算是夸赞。当然,我也很佩服我自己的悟性和钻研的精神。

一盘茄子炒辣椒,一盘大肉炒土豆丝,炝上红红的辣面子,细细的蒜末子,香喷喷的青稞面搓鱼子终于出现在自己家餐桌上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