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老当益壮2全文目录-老雷张莹莹小说在线精彩阅读

最近看到大家都在找的一本名字叫《老当益壮2》的小说,因此小编将完整版带给大家,这本小说是关于主角老雷张莹莹之间的故事,由作者“侠名”倾情奉献,详情是:张莹莹今年25岁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最近看到大家都在找的一本名字叫《老当益壮2》的小说,因此小编将完整版带给大家,这本小说是关于主角老雷张莹莹之间的故事,由作者“侠名”倾情奉献,详情是:张莹莹今年25岁,身高一米七,长得那是肤白貌美、腿长臀翘,是个极品中的极品。跟张莹莹一起干活的时候,老雷不止一次透过她宽松的衣领,看到过她那浑圆硕大的双峰。最让老雷心动不已的是,他时常能从张莹莹蕾丝边的胸衣里,看到那一抹娇嫩的嫣红,让他魂牵梦绕。

2020-6-24 0-27-58.jpg2020-6-24 0-27-58.jpg2020-6-24 0-27-58.jpg

精彩内容:

我等老雷睡得沉了,才敢轻手轻脚地起床,简单洗了个澡就来到楼下的厨房。想着他昨晚只吃了碗方便面,醒了肯定会饿,我用电饭煲煮了皮蛋瘦肉粥温着,又烙了两块葱花饼。

弄好以后,我切了盘小咸菜一起端到楼上,他腿上的伤虽然还没到走不了路的地步,可总是上楼下楼的肯定影响恢复。

推门走进卧室,老雷已经醒了,高大的身躯斜倚在床头。见我进来,俊眉皱了皱,“昨晚,我没做什么吧?”

靠,真是烧糊涂了,自己做过什么都不知道。为了防止他如锦色小姐们口里的渣男一样,提起裤子就不认账,我故意紧盯着他如墨的眉眼,拉长了音调,“做了……很多,你不会都不记得了吧?”

他以拳抵唇干咳了几下,“真的?”

见他略带怀疑的眼神,我放下手里的餐盘,毫不客气地掀开被子一角,立刻露出白色床单上留下的一大片狼藉。

“咳咳……”他这下可是真不淡定了,剧烈地咳了一阵。不知是咳的还是羞的,一张俊脸竟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昨晚,我烧糊涂了。还以为……是在做梦。”他的眼神从我身上飘过,落到床头桌上,那里静静地躺着一只精致的蓝色药盒。

他的意思我瞬间就懂了,心里一阵发凉,紧接着就像被根针刺了一样,生疼。

昨天,他才和我说过,这种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他以后会注意,今天就……果真是拔吊无情。算了,本来我和他之间也就应该是一笔交易,是我太年轻,才一次次地妄想着给它披上感情的外衣。

我尽量神色平静地拿起桌上的药盒,在他注视的目光中掂出两颗,正要往嘴里送,手忽然被捉住,捏在指尖的药片也被夺走。

“啪嗒”一声,两粒药片连同蓝色的药盒,被老雷一起投进了垃圾桶,“算了,别吃了。就这一次,估计也没那么容易中。”

断眉抖了抖,他本就低沉的音色越发压低了几分,“都是我不好,以后不做好措施,绝不碰你。”

他这话让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终究,他和锦色里那些寻欢的男人不一样。我常听小姐们说,那些男人只顾自己快活,根本不做措施,有的小姐一年就堕胎两、三次。

当时的我,庆幸地以为,我和她们是不同的,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我们……不过是,殊途同归。

“先吃饭吧。”我拿起瓷碗,盛好粥递过去,不管心里怎么想,我还是应该记着自己的身份。

老雷微微皱了皱眉,“我想先洗个澡,刚出了一身汗,昨晚又和你……身上粘的难受。”

“可你腿上的伤,淋了水怕是会感染。”我记得他腿上的伤有几处是破了皮的,还流了血水。

“要不……你帮我洗?”估计是对昨晚的事有些内疚,他说这话时竟带着些讨好的语气。

我斜着眼瞧他,昨天打针的时候,在我面前脱裤子还那么害羞,怎么今天就这么大方了?

“你不是……”后半句话我没好意思说出口,可他显然是猜出来了。

“那个……我想通了,林震说的对,反正都已经睡过了,没必要那么矫情。况且,你十八的时候,不就已经把我看光了?”我靠,他这思想开放得还真快,不过这话说的,怎么让我那么想揍他!

见我站着没动,老雷眨巴了两下凤眼,“再说,现在就我们俩,又没人知道。”

我靠,恐怕这才是重点。我瞥他一下,又翻了个大白眼,想起他昨晚猴急的样子,忍不住怼了句,“人前谦谦君子,人后虎豹豺狼。恐怕说的就是林公子你吧?”

听我这么损他,老雷倒是也没生气,尴尬地咳了两声,扯过一旁的黑色睡袍披到身上,翻身下床,嘴角隐约还带了丝得逞的微笑。

这男人虽说大了我十二岁,可有时候其实挺幼稚的,特别是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个缺少父母疼爱的小孩子似的。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老雷真的差不多就是个孤儿,他渴望在我这里得到一丝温暖。而当时的我毕竟年纪太小,还不懂得怎么去呵护一个男人,也就注定了我和他要一次次擦肩而过。

我跟在老雷身后进了主卧的浴室。他腿上的伤,泡浴缸或者淋浴什么的肯定都不行。我想了想,到楼下的厨房拿了卷保鲜膜。

老雷已经脱了睡袍,他脸很白,身上的皮肤却是健康的小麦色,胸肌和腹肌的纹理清晰可见,不很夸张,恰到好处的流线型,绝对是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那种。

一条白色的浴巾斜斜地围在他胯上,露出自腹股沟延伸而上的那一小截人鱼线,再加上胸前那一道烈性的伤疤,既痞气又硬朗,迷人极了。

虽然我和他之间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不止一次,但还真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过他身体。现在,这么个极品裸男站我面前,还真让我有点心跳加速。

我赶忙低下头,示意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眼神落到他大腿处,不敢再往别的地方看,“先用这个缠上,就没那么容易弄湿伤口了。”我拿起手里的保鲜膜,裹到他腿上。

一只大手在我脑后揉了揉,头顶上方传来老雷低柔的嗓音,“我家丫头,就是聪明。”

抬头,我一下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满满的全是快要溢出来的宠溺,那是一种很干净的怜爱,很纯粹的疼惜,不含一丝杂质,更无半点情欲,就如我在锦色包间初见他时一样。

那时我小,这样的眼神还看不懂。现在,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面前我会觉得温暖,甚至迷恋,就是因为这眼神。他就像无解的毒药一样,让我在以后漫长的青葱岁月,不知不觉地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直到被伤得体无完肤。

然而,在我客居异乡的艰难岁月里,无数次午夜梦回,也正是这眼神,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