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ùù  1747  ī

继续飙车背后,华米驶向十字路口?

鳌头财经统计财报发现,2015年至2018年四年间,小米手环为华米贡献的收入分别为8.7亿元、14.34亿元、19.27亿元和21.76元,分别占到其同期总收入的97.1%、92.1% 、82.4%和59.7
 

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915,继续飙车”,近日,华米科技(NYSE:HMI)创始人兼CEO黄汪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去年发布智能手表Amazfit GTR照片并配以上述文案。与此同时,海外媒体上曝出了疑似华米与特斯拉合作的海报。

有声音称,黄汪所发微博意在为9月15日发布新品造势,另外则有人认为华米将与特斯拉合作发布可穿戴设备。

外界猜测此起披伏,而黄汪的微博也吊足了人们胃口,但在另一方面,今年10月华米与小米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即将到期,长期依附于小米的华米将会如何抉择,是继续作为小米生态链的一环还是追求更高层次的独立?无论是哪种抉择,仅靠发布几款新产品显然不够。

摆脱不掉的“小米”光环

讨论华米,小米是始终绕不开的话题,尽管华米一直在“去小米化”。

据了解,华米科技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智能硬件创新公司,2018年,华米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华米旗下业务除生产销售AMAZFIT系列智能手表等智能硬件外,很大一部分业务来源于代工、分销小米手环产品。

鳌头财经了解到,根据两家合作协议,小米以覆盖华米成本和费用的价格采购华米生产的小米可穿戴设备,两家则按一定比例共享小米可穿戴设备的利润。换言之,作为小米生态链一环的华米一定程度上是小米手环的“代工厂”。

实际上,长期以来,小米手环的销量决定着华米的营收能力。

鳌头财经统计财报发现,2015年至2018年四年间,小米手环为华米贡献的收入分别为8.7亿元、14.34亿元、19.27亿元和21.76元,分别占到其同期总收入的97.1%、92.1% 、82.4%和59.7%。

到2019年,这一比例再度回升。数据显示华米2019年的总营收为58.123亿元,其中来自小米可穿戴设备的收入占到了72.15%,达到41.9亿元。

作为一家独立的上市企业,营收依赖单一客户无疑是不稳定的,华米也一直希望摆脱对于小米的依赖,于是在2015年华米推出自有品牌Amazfit。

除了在产品线上不断加码自有产品,在股权结构上华米也出现了新动作。

今年四月,曾持股17.91%的小米高级副总裁刘德、持股5.97%的小米投资人岳斌等人相继退出华米股东行列,华米创始人黄汪股份也从54.8%跃升至99.4%。但在另一方面,小米仍持有华米已发行股本的14.5%。

彼时便有小米与华米不和的传闻,加之今年10月小米与华米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到期,努力“去小米化”的华米未来如何与小米“相处”成为业界关心的问题,鳌头财经就此联系华米科技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未来两家应该还是合作大于竞争,毕竟在智能穿戴设备领域竞争对手众多,华米的体量还不足以支撑其独立竞争,依靠小米至少能保证获得较为稳定的营收,未来在慢慢提升自有产品营收占比,找出独立发展的方向。”行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而华米科技近期不温不火的业绩也说明了该问题。

营收增速连续下滑 成本上涨致净利下滑超八成

今年以来,华米的业绩状况并不乐观,最为直观的反映是出货量不达预期。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华米出货量为760万台,二季度则为890万台,而2019年华米总出货量为4230万台,上半年整体出货量不及去年一半。

“出货量不及预期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生产和销售环节都会受挫,另一方面各代小米手环的推出时间都在每年6月份之后,华米新品Amazfit Ares也在五月底上市,上半年出货的更多是存量产品,出货量能否超越去年则要看华米下半年新品的表现。”行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的出货量具体是由小米手环拉动还是华米自有产品拉动,在财报中并未说明。

出货量不及预期带来的是营收增速的下降,今年二季度华米营收为11.37亿元,尽管同比增长9.5%,环比也较上季度增长4.4%,但华米营收增速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下降,去年第三季度至今其单季增速分别为73.31%、72.42%、36.13%和9.5%,营收增速已经降至个位数。

另一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在营收增速见缓的情况下,华米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华米净利润为1920万元,同比下滑75%;二季度下滑的则更为厉害,1330万元的单季净利润相比于去年同期的8940万元下滑85.1%。

净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营销和科研成本的上涨侵蚀了利润,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华米销售和营销费用为7130万,较一季度增长了30.11%;二季度研发费用则为1.172亿元,同比增长25%。

实际上,由于华米自有产品销售需通过自建渠道,持续研发新品也需要科研大力投入,此两部分的成本必不可少,但在另一方面也使得华米下半年业绩承压,全年业绩压力寄托于下半年其产品出货量有较大提升。

巨头瓜分市场 华米科技沦为“其他”

智能穿戴设备赛道强手众多,外有苹果、三星,内有华为、小米,尽管华米方面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华米科技旗下成人智能手表在全球成人智能手表品类市场份额杀入前五。”但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米的市场份额只能算作“其他”。

IDC发布的今年二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报告显示,在市场占有率上苹果以34.2%位居第一,华为以12.6%的市占率位居第二,小米、三星和Fitbit位居其后,前五名企业瓜分了69.7%的市场份额。

单一从出货量上而言,华米目前也没有实力与巨头抗衡。今年二季度,苹果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为2940台,华为和小米则为1090万台和1010万台。尽管华米二季度出货量为890万台,但其中大部分则为小米产品,以一季度数据而言,华米旗下成人智能手表全球出货量仅为98万台,与巨头存在巨大差距。

另一方面,海外市场也是华米的重点市场,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华米海外出货量占总产品出货量的47.9%,整个上半年这一数据则为55.8%。在海外市场上,未来华米与巨头间的竞争将更加直接。

更为严峻的是,小米早已亲自“下场”智能穿戴领域。去年年底,小米发布两款智能手表,其中一款为自行开发产品,另一款则由小米与其生态链公司共同开发,1299元的定价也被外界视为对标华米旗下自有产品AMAZFIT。

“小米的手机增长在下滑,扩充IoT的品类也是其新的战略重点,虽然其旗下有很多生态链公司,但在扩充的同时也难免会和自身生态链企业竞争,而小米在竞争中无疑具有流量和渠道的优势。”前述观察人士指出。

就目前而言,华米远未到“单飞”的程度,小米手环的出货量则是小米手里的王牌,或许华米应该重新审视与小米的关系,毕竟有小蚁科技的例子在前。今年10月双方合作到期后,华米将站上十字路口,最终华米要驶向何方鳌头财经将持续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