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风水有术大结局小说张禹杨颖张禹全文阅读

张禹的小说非常火爆,这本风水有术的主角是张禹杨颖。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进城闯荡的小阿姨衣锦还乡,张禹的老妈心动了,决定让儿子前去投奔。不曾想,所谓的豪宅就是一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更为要命的是,小阿姨经营的房产中介都快交不上房租了。风水卖房、风水装修……张禹从乡下棺材铺王老头那里学来的奇门玄术竟然派上了用场,摇身一变成了王牌经纪人……兄弟、美女,买房吗?阴宅阳宅都有,包装修!
 

九点钟,潘云拉着张禹前往吕大夫的诊所。

这次不是潘云冒充病人,而是张禹冒充病人。以现在张禹脸色的气色,一看就像是身体不太好,有点发虚。

吕大夫昨天见过他俩,当时张禹气色正常,也不像是生病了,怎么一宿过后,看起来就有点气血两亏。吕大夫并非中医,但是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打量了张禹一番,询问了几句,张禹的回答很简单,就是犯困,有点起不来床,觉得特别累。

听了这话,吕大夫下意识地看了眼潘云,潘云仍是小太妹的装束,没有半点斯文、矜持的样子,于是吕大夫就下定了结论,“你们虽然年轻,可是晚上也不能太过操劳,应该爱护身体……女人倒是没什么,但男人若是太辛苦了,几天过后,难免吃不住……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吃点补肾的药,这两天晚上,就尽量不要再劳累了……”

这话说的可太明白了,就是指晚上二人次数太过频繁,把张禹给累坏了。毕竟老话说的好,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潘云的脸登时一红,有点尴尬地说道:“那个……以后我们会记住的……”

张禹没好意思说话,只是点头,不过对这老头的医术,也真是不敢苟同。当然,自己描述的情况,也不怪人家如此猜测。

“爸,给人看病呢。”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中年人,他一进门,就如此说道。

张禹和潘云都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中年人的年纪大概能有四十多,穿的也很体面,相貌与吕大夫有几分相似,加上他这么称呼吕大夫,身份可想而知。

“邵文你来了,先到旁边坐一会。”吕大夫慈和地说道。

“好。”中年人径直到一边坐下。

此刻张禹的目光,一直跟在吕邵文的身上,一直看着他的脸。

“小伙子,你的问题不大,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成。”吕大夫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又温和地说道。

“好,谢谢大夫,那我们就先走了。”张禹客气了一句。

他和潘云站了起来,礼貌地向老大夫告辞,出了诊所。

二人下楼之后,潘云低声说道:“有没有发现?”

“有一点。”张禹用更低的声音说道。

“有一点!”一听这话,潘云的眼睛一亮,急切地问道:“什么发现?”

虽然着急,但是她的声音并不大。

“等回去再说。”张禹说道。

“是我着急了。”潘云点头。

二人快步回到的出租屋,将门管好之后,潘云还警惕的朝窗外看了两眼。

确定没有人注意他俩,潘云才说道:“赶紧说,发现什么了?”

“你还记得不,刚刚进到诊所的那个人。”张禹说道。

“他应该是吕德宏的儿子吧。”潘云说道。

“没错,就是他。我看他的面相,应该是曾经经历过死劫。”张禹认真地说道。

“死劫?怎么讲?”潘云问道。

“确切的说,死劫是很难化解的,通常都是必死无疑,可是他却没有死。”张禹说道。

“这能说明什么?”潘云不解地问道。

“给我的感觉就是有点怪……好像他身上的某个脏器不是他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如果说让我给他把脉,或许能够确定是哪里。”张禹说道。

“我大概听明白了。你想给他把脉,估计也没什么机会,搞不好还会打草惊蛇。我看这样吧,我让队里的调查他的情况。”潘云说道。

还真别说,刑警队的工作效率那是真高。

没用上半天的工作,潘云交代的两件工作就搞定了。

一个是两个失踪女孩的出生年月日,外加出生的具体时间,也就是生辰八字,还有两件贴身的衣物。吕邵文的资料也是相当的详细。

潘云拿到手之后,就马上看了一遍,然后交给张禹。

同时,潘云的嘴里说道:“你看的还真挺准,吕邵文当初得了尿毒症,在医院没治好,后来就出院了。看他现在的情况,倒是还不错。”

张禹看了一下吕邵文的资料,便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是这样,想要治疗尿毒症只能换肾,他体内的肾,应该不是他的。”

“照你这么说!”潘云的拳头猛地攥了起来,大声叫道:“在医院排队换肾,根本不可能轮到他,而以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想要买肾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他体内的肾很有可能是摘取别人的!也就是杀人取肾!”

说到这里,潘云显得很兴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两只手不停地搓着。

“一定是这样,吕德宏为了救儿子的命,所以残忍杀害患者……不对呀……”潘云说着,又想到一个问题,说道:“吕邵文换肾的话,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王宝珠她们俩才刚失踪不久……时间根本对不上……”

“没错。”张禹点点头,又道:“如果说吕德宏杀过人,我大概在面相上也能看出点端倪,但我可以肯定,他没动手杀过人。”

“那这案子到底是谁干的……”潘云咬了咬牙,说道:“不管了,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在这里。不管和吕德宏有没有关系,也得对他们父子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另外,还得在诊所内放置窃听器,绝不能放过半点蛛丝马迹!”

警方想要做这种事情,简直太容易不过。各种监控设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位,诊所里面更是让人冒充病人装了窃听器。

潘云的窗户上,也安装了监控设备,正对着诊所,不管是什么人进出,都能全部记录下来。

第二天早上,张禹起床之后,潘云就催促张禹帮忙,赶紧用八字寻命术找人。张禹自然不会推托,施展了八字寻命术,然而,罗盘上的指针却是一动也不动。

“找到没有?”潘云急切地问道。

她很想亲眼目睹一下这神奇的法术。

可是,张禹只是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没用了,人死了。”

“人死了?你怎么确定的?”潘云问道。

“如果生辰八字和贴身衣物都是没问题的话,只要一施展八字寻命术,指针就会移动,寻找方位。而指针不动,则是说明人已经死了,根本找不到。”张禹如实说道。

“这就死了……”潘云恨的是直咬牙。

可就在这时,她看到监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影,仔细一瞧,正是吕邵文。吕邵文快步走进诊所,似乎还张望了一下,然后快速地将门给关上。

见到他这个举动,潘云立刻怀疑起来,将窃听器的音量调大了几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