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齐妃云你不该活着免费小说_南宫夜齐妃云全文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齐妃云你不该活着》,小说《齐妃云你不该活着》讲述了主角南宫夜齐妃云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齐妃云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成人人嫌弃的王妃。 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 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 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 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 一场相遇,一世生
 

入夜,宫人送了晚膳进门,齐妃云看到来的人不是海公公,上前打听:“公公,海公公还在这里吗?”

公公小心看了看,说道:“海公公被太后叫了回去。”

齐妃云觉得公公有什么话说,近了一步:“公公有话不妨直说,这是我爹给我买的一颗夜明珠,用来给我照明用的,公公拿着,以后我还有好东西给公公。”

初来乍到,齐妃云为了自保,还是要有所准备的。

来的时候突然,这颗珠子是南海明珠,她本来是用来磨粉入药的,今天也给用上了。

公公不敢怠慢,忙着收到袖口里,寒暄了几句道谢的话,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齐妃云的身后。

齐妃云的事,公公知道,在夜王府不上台面,给他一颗珠子何妨。

他之所以过来,也是海公公点了他,能拿到好处,自然是乐意,只是担心被夜王知道,以后怕是小命不保。

虽然夜王不重视夜王妃,视如草芥,但毕竟是夜王妃的身份摆在眼前,他当面这么做,到底会让夜王难看。

“公公放心,夜王睡沉了。”

公公听了这才放心,说道:“外面啊,现在很吓人,沈丞相查出了一个可怕的结果,夜王身受重伤是夜王府的人所为,是夜王想要嫁祸啊!”

公公年纪不大,二十岁上下,说气话挤眉弄眼,表情夸张到位,齐妃云却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公公能说出来这话,怕也是因为她和南宫夜素来势不两立。

加上前些时候她和南宫夜在宫中的对立,南宫夜当众羞辱不算,还和她将军爹大打出手,端王也被打伤。

夜王出事,护国大将军一定会保护她这个女儿,朝中知道,后宫知道,所以公公愿意卖这个人情。

齐妃云心思电转:“公公,你能给我捎个口信出去给我爹么?”

“王妃,请说。”

公公拿了东西,但凡能够办到,也一定要答应。

齐妃云小声说道:“告诉我爹,我已经怀孕。”

公公大惊失色:“王妃你?”

“公公只要传话给我爹,我爹必定重重有赏,我这里也先谢谢公公了,这件事公公千万保密,日若我爹知道了被人知道,这可是要连累性命的事情。”

一来收买,二来要挟,齐妃云不怕公公不帮忙。

小公公虽然后悔,但想到护国大将军威风的尽头,靠上了这棵大树,不吃亏,做他们这个的,不就是富贵险中求么,在宫中谁还没有个危险的靠山。

“王妃放心,我一定带到。”

“那多谢了。”

公公把晚膳放下,推门出去。

门关上,外面上了锁。

齐妃云转身看向床榻上睡着的南宫夜,救他也不过是心里那要蹿腾的东西。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难受。

坐下齐妃云准备吃饭,南宫夜赫然冷哼:“本王还没吃,先让你吃了,过来,给本王吃。”

齐妃云愕然:“你没睡?”

“本王为什么要睡?”南宫夜没来由的急躁易怒,他刚刚一直醒着,但听她说怀孕的事情,便有些急躁易怒。

宫中暗潮汹涌,他们开始行动了,把所有事情都推给了他。

但这女人竟然说他怀孕了。

她原本可以置身事外,只要不做声,齐之山必然尽全力保护她,他自然就不会管了。

他们势如水火,他夜王的生死,齐之山怕是也不放在眼里,特别是经过宫中打斗之后。

但此时,齐妃云如果怀孕了,那齐之山必然不会不管此事。

放到过去,齐妃云是死去活来的大哭求情,但此时她却如此沉稳,反倒让他心思一乱。

齐妃云端着饭菜走到南宫夜的面前,放下亲自喂南宫夜,南宫夜不吃,扭开脸看向别处。

“你不吃叫我端过来?”

“本王不饿了,拿去吧。”南宫夜懒得理会,沉闷的闭上眼睛。

“王爷不吃就算了,总要爱惜一下自己的身子,不吃饭伤口好的也慢。”齐妃云是怕她的血要白白浪费倒是真的。

“滚到一边去。”

齐妃云再说,南宫夜就跟不耐烦了。

齐妃云这才起身,走到一边坐下正经八百的吃了饭,松了松筋骨,回去继续坐着。

深夜来临,外面风雪寒天,齐妃云打盹醒过来就看到南宫夜看着外面的双眼,她也知道外面来人了,而且还是不少。

无奈的起身,齐妃云看着门口:“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来都来了,鬼鬼祟祟的算什么英雄好汉,何不下来给本王妃见识见识,也算是没有白来。”

南宫夜微微一怔,纸白俊脸看向床榻前负手而立装腔作势的女人,脸上一沉,真是个蠢货。

但下意识的,南宫夜被那两句诗文惊愕了。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说的不就是此时此景?

寒眸精光闪过,审视着一脸斗志的女人,本是多一眼的欣赏,但下一刻,冷哼一声,尽是嫌弃。

齐妃云也不去管,等着进来的人。

也是服了南宫煜了,好歹是他最疼爱的弟弟夜王,就算不给几个大内高手,也安排几个太监宫女,出了事喊几声也行,结果什么都没有。

看来南宫煜真的怀疑到南宫夜了。

自古薄情帝王家,还以为这里是个例外,没想到也都是假仁假义。

齐妃云禁不住回头看去,南宫夜忽然一滞,原本平静的脸,闪过一抹不耐烦:“到本王床里面去。”

齐妃云也是一怔,半天没言语。

就在此时,门外吱呀一声,齐妃云和南宫夜都是一个反应,南宫夜起身坐了起来,而齐妃云转身看去。

“你先躺着。”

齐妃云后退了两步,站在南宫夜的身边,目光冷冷的注视着门口进来的人,南宫夜则是怒道:“本王让你去里面。”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逞强?”齐妃云担心南宫夜的伤口崩裂,那样之前的努力都会白费,她看着南宫夜死或许可以,可她控制不了心中总是要蹿腾出来的那个感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