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逆天毒妃王爷你想不想活命全文小说姜伊罗祁烨寒免费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逆天毒妃王爷你想不想活命》本文讲述了姜伊罗祁烨寒两人的爱情故事,《逆天毒妃王爷你想不想活命》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做贼心虚的苏、玫二人具是一惊,下意识推开彼此,充满警惕。姜子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身红衣衬托下,身材窈窕,纤腰......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逆天毒妃王爷你想不想活命全文小说姜伊罗祁烨寒免费阅读

做贼心虚的苏、玫二人具是一惊,下意识推开彼此,充满警惕。

姜子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身红衣衬托下,身材窈窕,纤腰盈盈一握的人,是姜伊罗吗?

鬼啊!你!你怎么没死?

那你得去问阎王!要不我现在送你一程?冰肌玉肤的脸上写满了杀气,不同于往日的唯唯诺诺,此刻的姜伊罗目光扫过之处,皆是霸气,昂首注视着那对儿狗男女,不点而朱的唇上挑着。

苏谭抽剑出鞘,下意识挡住姜子玫,算你命大,今天不会那么侥幸了!刚刚他有片刻的失神,真以为见鬼了!怎么七八剑还捅不死她?

怔忪间,剑落地,他倒抽一口凉气,只觉得手腕剧痛,扯着整条手臂都麻了,愕然抬头,贱人,你?!

动作好快!

她什么时候懂武了?

之前捅我,用的是这把剑?抢在他之前捡起,她利落的调转剑锋,唰的一声,苏谭的左手臂被砍了下来。

别说!你人不咋地,剑挺不错!

他悚然一惊,根本没反应过来,直到剧痛蔓延到全身,才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仿佛猛兽被生生撕了皮,苏谭嘶吼的双目赤红,整个人瘫跪下去。

顺手把剑插进他的大腿,姜伊罗悠哉的笑,有缘千里来相会,胳膊腿儿来废一废,我也想看绝望的眼神!来!抬头给老娘瞧瞧。

姜子玫大惊失色,瘫软的跪坐下去,苏哥哥......拾起那断臂,想帮忙安上,靠近,却被溅了一身的血。

苏谭的脸上青筋暴起,他的武艺不算高,有些底子,明明可以反击,刚刚却突然手脚酸软。

难道......中毒了!

才发现姜伊罗进来的窗沿上燃着一注香,香气混在了灵堂的香烛之中,很难察觉。

苏谭痛的不能自已,贱人!我母亲是当朝三公主!杀了我,你也别想好过!

杀你?哈哈,想得美。求死不能,了解一下!

......原主小姐姐,别着急哦,一个个送下来陪你!

轰的一声,窗外惊雷乍响,狂风大作。

姜子玫哭得卑微,都是母亲指使的,我在她膝下长大,怎敢忤逆?苏哥哥刚刚也是气糊涂了,大姐你消消气,咱们有话好好说。

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她垂泪,姜伊罗一定心软。

这个庶妹,是她在冰冷的侯府中唯一的慰藉。

正是吃透了这一点,姜子玫靠着拙劣的演技,扮猪吃老虎许多年。

她仍悲伤的哭着,垂眸,掩住了眸底的冰冷,如今你也回来了,还当嫁到苏府去,我顶多给苏哥哥做小,咱们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做姐妹,多好?

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姜伊罗笑的背过气去,离离原上谱,你真当我虎啊!这么丑的东西,自己享用吧。别tm来玷污本仙女!

贱人,害我至此,你还有脸说嘴!苏谭怒吼着,飞速的使了个眼色。

姜子玫会意,抽出他腿上的剑,朝姜伊罗砍去。

他们一搭一唱,早就看好了角度,确保一剑致命。

没想到,姜伊罗闪身就躲过了,轻而易举夺过剑,指向姜子玫的肚子。

姜子玫双手高举,愕然定住,大姐我错了,再不敢了!态度陡变。

你敢动她试试!苏谭冲上去想护着,却见姜伊罗一脚踹出。

姜子玫飞撞在墙上,滑落地面,捂着肚子痛呼,苏哥哥,疼,肚子疼!

苏谭也是飞起一脚,对准姜伊罗的胸口,去死吧!

送上门来找砍?

姜伊罗抡起又是一剑,使的非常顺手,利剑砍入苏谭小腿,见未削断,她有点失望,啧啧,腿骨,到底还是粗啊。

剑伤很深,几乎可见白骨。

苏谭面色涨紫,凄厉的惨叫,犹如肝肠寸断。

姜伊罗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啧啧,宛如天籁,多喊几声!很快就没这机会了。

突然,灵堂门被推开,几张冥纸携风卷来。

丫头、随从们簇拥着南坡侯、平阳郡主及京兆尹姚大人站在门口,所有人都被灵堂内血腥混乱的场面震惊到了。

胆小的丫头当场吓晕,京兆尹例行公事走这一趟,如今面色发黑,退不是,进也不是,只得尴尬杵在门口。

到底是怎么搞的?!你们?!哎呀!南坡侯涨红着脸,气得脸上横肉都在颤抖。

平阳郡主反应最快,完美掩住了看到姜伊罗还活着的惊诧,布置人手安顿苏谭,又是就近找大夫,又是传太医,好一通忙活。

可谁都明白,苏谭的胳膊,废了!

专注看戏的姜伊罗忽然被抱住。

郡主很感怀,仿佛拥着失而复得的明珠,回来就好,活着就好,这些天我跟你父亲心力交瘁,看到你活着,什么都值了。你也是,不先报个平安,跑到这......

郡主止声,仿佛才发现似的,盯着她手中滴血的长剑,苏谭的伤,该不会是你?

......笑死人惹,用你那幼儿园都没毕业的演技,跟谁俩呢!

忽然一道尖声,父亲,母亲,定要为女儿做主啊!

姜子玫跪哭在地,咚咚用力叩头,抬首,额上一片青紫,大姐混冲进来,非说正在祭奠的我和苏公子有私情,伤了苏公子不算,还要杀了我。父亲,母亲,大姐她疯了呀!

对比伊罗握剑的利落,姜子玫的哀哀哭声和苏谭的惨状更显悲凉。

众人再看向伊罗的目光里,充满了狐疑和警惕,像是在打量一个怪物。

今天的侯府大小姐处处透着反常,她的眼神坚定且凌厉,神态也不怯弱了,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挺起腰板儿的不卑不亢,杀伐果决,跟她逝去的母亲如出一辙。

那位女富商伊梨,明明优秀的世间无二,最后却疯疯癫癫,凄惨而死!

京都人皆知侯爷慢待大女儿,也理解他的苦衷。

毕竟,嫡长女身上流着她疯母亲的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像爆竹一样炸了,也那样疯狂。

此时再看姜伊罗,难不成,真是犯了疯病?

所有惊疑的目光,姜伊罗照单全收。

但伊梨当年的死,绝不纯粹,原主姜大小姐残存的儿时记忆中,有许多碎片:伊梨的死,跟南坡侯和平阳郡主脱不了关系。

他们是先勾搭,然后毒杀了伊梨,才光明正大成婚的。

平阳郡主,三儿界鼻祖!

渣男渣女真多啊,急的我手都痒了呢!让本仙女瞧瞧,今天先收拾谁!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