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景二爷的小良药章节目录江问烟景无渊小说阅读

景二爷的小良药主要描述了江问烟景无渊之间的故事,该书由月月所作。小说精彩节选:且看江问烟如何靠医疗空间虐渣打脸!...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景二爷的小良药章节目录江问烟景无渊小说阅读

第2章

明明是血腥残忍之语,景言在却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谈论家长里短一般。

江问烟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自己行医多年,从没听说过什么病要用活人做药引!

瞧着她煞白了一张脸色,原本抱手等着看戏的景言在忽然笑出了声,狐狸眼犹如弯月,看起来十分开心:“你也不必害怕。今天你帮了我,算我欠你一次。有朝一日若是你要没命了,我送你一条。”

说完,他长袖一抚,紧闭的门便自己开了,冷风灌进来,让江问烟身子一颤。

眼看着景言在埋着懒散的步子踏出了房间,江问烟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帮了他什么,处于职业习惯,还是没忍住开了口:“你自己也快要死了,怎么给我一条命?”

江问烟的话让景言在身子怔了怔,却没回头,只是语气里带着笑意道:“不想我死太早,今晚的事你就要保密。”

说完,还没等江问下说下问,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只留下月色稀疏洒落在地。

“哎,不让人把话说完啊......”

景言在之前的话说得有理,虽然不知道景无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药引的事儿她也一无所知。

但有一点,如果自己庶女替嫁的身份被拆穿,只怕景无渊到时候绝不会放过自己......

自己越是做不到的事儿就越是敏感,搞不好今晚的事儿让他知道了只会更惨。

所以即便为了保命,这事儿她也只能吃哑巴亏。

可她刚刚说景言在活不长了,指的可不是自己要告密,他是真的活不长了。

他们俩人也算是有了亲密接触,相拥之时,她隐约摸到了景言在的脉搏。

虚浮无力,且呼吸薄弱,眼底还蒙着一股黑气。

虽然她还无法判断是什么病,但却知道他现在已经在生死边缘挣扎了。

不过那小子今晚突然出现占了自己的便宜,这事儿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屋顶,久安别院一片死寂,月色落在瓦片上,散落细碎凉薄。

男人在月光下的剪影格外修长,风吹动他青墨色的袍子,掀起一股沁人心脾的檀木香。

他已经束起了墨色的长发,侧颜埋了一半在阴影中,幽冷凛冽。

身后不知何时落下了一道黑影,跪地时不敢抬头:“爷,人抓到了。”

“问出幕后指使,杀了。”他语气平淡,低垂的眼眸犹如邪神临世。

“是!”黑影领命却没退下,看着男人的背影满是忧虑:“您中的药......”

男人此时目光恰好落在院门口的一顶红轿上,敛了眉眼:“解了。”

黑影闻言松了气:“您今日回府么?”

“嗯。”

他挥了挥手,示意黑影离开,片刻后屋顶上便只剩下他一个人。

风吹动他墨色的长发,狐狸眼中没了笑意,就连眼尾的泪痣都显得危险阴鸷。

“倒是没想到时隔多年,还有人会给我下这种药。”

转身跃下屋顶,扭头扫了一眼久安别院的牌匾,男人轻笑一声:“看来,得给丞相府送份儿大礼。”

江问烟睡得很不安稳,身体也时而发烫时而冰凉。

她想醒来给自己诊断,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眼,一股特殊的气在身体里窜来窜去,占领着她的意识。

不知不觉,她梦到自己走到了一扇密码门前,大门紧闭着,看不到里头。

正当她疑惑这是哪儿的时候,门前突然亮起了一块电子屏,上面写着:请输入震惊值兑换码。旁边还亮着一块儿指纹屏幕。

江问烟不明所以,一边想惊叹值是什么,一边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手按在了指纹屏上。

【叮!新手入场,获得免得开启系统的机会一次!】

屏幕闪动,密码门突然自动输入一串星号,房门开启。

一束白光引领着她走进了门里,看清里面的陈设时,她顿时惊诧不已。

“这是......药房?”

她瞬间明白了免费的意思,原来系统里面的东西是要靠兑换的。

眼前的地方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屋子,与其说是屋子,不如说是一条通道。

通道的两边是各种颜色的柜子,从白色灰色这样的浅色系再到蓝色红色,最为显眼的是通道尽头的金色。

不过每一个柜子都上着锁,柜子上写着名牌,但看不清是什么字。

而走廊的尽头连接着另外一扇密码门,不过比她刚才进来的那扇门要高大一些,颜色也是红色的。

当她踏进走廊之后,右手边一道白色柜门便自己打开了,名牌也随之亮起。

【简单急救箱:一只。消耗震惊值:零】

“新手礼包已发放,请宿主继续努力,获取更多震惊值,解锁本医疗系统的新内容。”

一道机械音响起,江问烟看着手上的急救箱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震惊值是什么?

这梦也太奇怪了,是太想回到现代的缘故么?

她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吓了一跳起得太猛,冷汗出了一身。

“夫人,您醒了么?该起来用膳了。”

江问烟认得这声音,正是昨天领着她进门的嬷嬷。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和床单上的一抹嫣红,生怕嬷嬷闯进来,连忙道:“知道了,你先让芝雨来伺候我起床吧。”

芝雨自小跟着她,算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听到嬷嬷离开的脚步声,她这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异样不断,好在入梦醒来之后便无恙了。

她正想翻身下床找件衣服穿上,却发觉手上好想捏着什么东西。

一摊开,便看到原本核桃一般大小的小盒子突然变大,落到床上,变做保险柜大小。

江问烟定睛一看,傻了:这居然是一只急救箱!

昨晚的梦此时在脑海里清晰起来,看着急救箱里的抗生素纱布碘伏等基础药物,她颤抖着回过神来:那不是梦,那个系统是真实存在的!

当她还想研究研究从系统中带来的药箱时,门外响起了芝雨的声音,一着急手掌盖在了急救箱上,它竟然一下子又缩小成了一枚核桃大小!

没猜错的话,这便是她穿越时的赠品!

狂喜之余,她连忙穿好了昨日的喜袍,开门让芝雨进来。

后者进门见她一身红的模样,满腹愤懑:“小姐,这位九千岁到底什么意思?堂堂正妻竟然接到别院来住!”

听芝雨的话,江问烟满脸苦笑: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因为......虽然我叫江问烟,但我不是你家小姐啊!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