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他可爱的小美人》最新章节_姜茶霍云琛全文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姜茶霍云琛的小说是《他可爱的小美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辉写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等了半天,一句话磕磕绊绊的像颗玻璃珠落了地。清晰,又分明。姜茶:“你才……不过脑子。”霍云琛:“……”然后他忽然就想起来,老爷子曾经提过,从前小姑娘是来过老宅这边短住过几次。
 
小说主人公是姜茶霍云琛的小说是《他可爱的小美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辉写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等了半天,一句话磕磕绊绊的像颗玻璃珠落了地。清晰,又分明。姜茶:“你才……不过脑子。”霍云琛:“……”然后他忽然就想起来,老爷子曾经提过,从前小姑娘是来过老宅这边短住过几次。
 
《他可爱的小美人》精彩试读
姜茶顿了顿,有些犹豫要不要依言停下。
然后她蓦地就想到了昨天给他的那重重一拳。
姜茶:“……”
还是算了。
于是她步履不停地往前走去,然而身后的人两条大长腿迈开速度比她速度来得更快,三两秒颀长挺拔的影就挡在了她跟前。
两两对视。
就是我拜托她来问一下你是不是真的要做绝育……
霍云琛:……
很好,这很霍云姝。
平淡地开嗓却又是句无关紧要的话,“你昨晚抱着猫睡的?”
姜茶看了他一眼,抿着唇没有笑,低着头看怀里那只印堂发黑的猫时眉目间却满是温柔。
抬眸再瞥他时疏淡的笑意从她唇边褪去了,声音也刻意地压低了,“……嗯。”
霍云琛二话没说走过去就要故技重施去拎那只猫的后脖颈,然而这回姜茶跟挖煤的都长了个心眼,他人还没迈过来两步,猫蹭蹭蹭地埋进了她胸前,小姑娘纤细柔软的两条臂则挡在了暹罗猫的脑袋上面。
只有猫屁股和猫蛋蛋暴露在外对着男人。
这让小霍少爷感到高度不适。
霍云琛:“……”
《他可爱的小美人》最新章节_姜茶霍云琛全文阅读
霍云琛:“把猫放下。”
姜茶往后退一步,像是故意跟他作对般地侧着身子往后退了一步,眼睛警惕地对着他,“……我不。”
他人没过去,对着她言辞淡淡的,“床不是给猫睡的,是给人睡的,明白?”
姜茶:“哼。”
霍云琛挑起一边眉——这上房揭瓦的乖戾样子,还挺稀奇的。
其实她最多就是抱着只猫睡觉,哪里就谈得上是上房揭瓦了。
掎角之势的对立,谁也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姜茶本来对昨晚那一拳还感到心中有愧,结果被他这么一闹,光顾着去做护猫使者去了。
……而且他看起来对猫好凶好凶的样子,别说是会好好养猫了,她甚至都怀疑他会不会把猫给饿死(。)
她正准备跟他硬碰硬地刚一场呢,忽然就见男人蹙着眉,腰也跟着慢慢地弯了下去。
姜茶:“?”
……什么情况。
霍云琛嗓子微哑地道:“……我说小姑娘,”
“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打了我……?”
姜茶:“……”
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不自然起来。
……刚刚抱着猫被他闹了一下她都忘了有这么回事。
她把猫放下来快步地走到他跟前,屈着膝蹲下去,举眸看他,“……疼吗。”
他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她的手颤了颤,虚扶上他的腰,神色立时紧张起来,“……哪里?”
然后就听他轻描淡写地道:“哪里都疼。”
顿了顿,男人吐息带笑地问,“你是不是从哪里偷学了什么绝世武功?”
姜茶:“。”
他!在!诓!她!
姜茶迅速抽了手后退几步,瞪了他一眼就径直地从他身边走过下了楼。
有病吧他。
饭桌上还是霍爷爷率先打破了沉默,“茶茶啊。”
姜茶循声望过去。
老爷子一边摸兜一边掏票,“爷爷最近太闲没处花钱想去看电影……茶茶要不要一起去?”
姜茶犹豫了一下,就听男人温温淡淡地接过话,“她高三要学习没时间。”
霍爷爷转眸向霍云琛,笑眯眯,“你别名茶茶?”
霍云琛:“……”
姜茶:“……”
霍爷爷:“她没时间,你陪我去?”
霍云琛:“行。”
霍爷爷:“……孙崽,你今天孝顺得有些反常啊。”
姜茶动了动唇,“……我去。”
霍爷爷对待自家孙子历来双标,看向小姑娘的眼神又是和蔼可亲的,“好的好的……那你们两个一起去吧,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
姜茶:“……”
霍云琛:“……”
临了到玄关的时候,小姑娘吃了早饭上了楼,老爷子复又平静而迟缓地开了口,“茶茶性格闷,她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又没什么朋友……你没事也多照看照看她。”
霍云琛:“爷爷,您有想法可以跟我直说。”
霍爷爷:“?我本来打算跟茶茶一起玩耍,还不是孙崽你抢着要去我就只好让给你了。”
霍云琛:“……”
没多久姜茶到楼下来拿猫粮,霍爷爷眼前摊着pad看新闻,忽然想起了什么,“茶茶,把票给孙崽拿过去——他人在花园,应该还没出门。”
姜茶应了一声,往花园走果然就见男人牵着条黑色的拉布,在花园里漫不经心地晃着,身后还跟着条亦步亦趋摇头摆尾的大黄狗——那是管理员养的汪,中华田园犬,名叫阿武。
晨时微光洒落,这一季的真宙月季交缠在蔷薇花架上,蓬勃地盛开着如云如雾。间或有清风拂动,花枝摇曳露珠闪动着光泽,晶莹又剔透。
像嵌在头面上的碎钻,一颗一颗地闪烁。
美景前的一秒,给人的观感却长如一个世纪。
一个世纪,她的眼前都是一手拽着黑狗一边被黄狗追着的英俊颀长的身影(不是)
事实上,她人刚到花园里来,那两条汪就都跟魔怔了般围上了上来,扑腿扑得很热烈。
霍云琛冷眼旁观,“你真招狗喜欢。”
姜茶:“?”
“……”他佯作无意,“家里的狗都挺喜欢你。”
姜茶:“。”
她低着头一左一右地摸了两把狗头,蓦然想起了什么,手在裙子下摆的兜里摸了摸,摸出电影票塞进他手中。
她退开两步,对他比了个七。
开场时间:19:00,在明天。
姜茶抿抿唇,“……别忘了。”
她说完就一手牵着一条汪向前走,稳如驱赶驯鹿的圣诞老人,眼神放着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男人则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嗓音淡淡的,像晨时的雾霭在耳边落下,“我明早要去医院一趟。”
姜茶:“嗯。”
不怎么care的语气。
霍云琛:“……不过很快就会回来。”
主要胡桃还要做个术前的检查,其余没别的。
小姑娘抬眸看他一眼,悠悠吐字,“哦。”
霍云琛:“……?”
这沉默令人窒息。
把两只汪牵到了花园的出口,出口直对别墅区后面的大片绿地,老时间老地点,两只汪都知道放风的时候到了,绳子一放就撒开腿拼命往外面跑。
姜茶一转身,偏过目光瞧见霍云琛还在这儿,不免就有些惊讶。
那表情仿佛是在说:我遛的是狗,你跟过来干什么……?
姜茶:“……有事?”
“……没什么,”霍云琛偏首看一眼她,收回视线口风温淡地道:“霍云姝这人说话做事向来不过脑子,她跟你说了什么你别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