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豪门赘婿小说全章节_程然白槿兮目录阅读

《豪门赘婿》程然白槿兮为主角的一篇好看的爱情小说,小说情节非常火热。《豪门赘婿》小说简介:两年前因为一纸协议,他入赘白家,和一个并不受待见的女孩白槿兮结婚,从此也开始了自己两年来的屈辱之路。因为他穷苦出身,又没什么人脉资源施展才华,所以整个白家都视他为废物,没人待见他。
 
《豪门赘婿》程然白槿兮为主角的一篇好看的爱情小说,小说情节非常火热。《豪门赘婿》小说简介:两年前因为一纸协议,他入赘白家,和一个并不受待见的女孩白槿兮结婚,从此也开始了自己两年来的屈辱之路。因为他穷苦出身,又没什么人脉资源施展才华,所以整个白家都视他为废物,没人待见他。
 
《豪门赘婿》精彩试读:
 
“什么叫你帮我?是你欠我的钱,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吗?怎么就成你帮我了?”
 
话刚说完,李辉直接挂掉了电话,再打过去已提示关机。
 
操!
 
怒火中烧,程然气的一拳打在墙壁上,拳头擦破了皮,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眼看手机也快没电了,程然很愁,老妈急需用钱做手术,然而,自己却身无分文,该怎么办?
 
难道,只有找白家了吗?
 
念及白家,程然不由的皱起眉头。
 
两年前因为一纸协议,他入赘白家,和一个并不受待见的女孩白槿兮结婚,从此也开始了自己两年来的屈辱之路。
 
因为他穷苦出身,又没什么人脉资源施展才华,所以整个白家都视他为废物,没人待见他。
 
今天是白老太爷的寿辰,除白槿兮父母外,白家所有的亲戚都去给老太爷祝寿了,本来程然今天也该去的,可是早上老妈突发疾病住院,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为今之计,也只能硬着头皮去白家借钱了。
 
程然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一个贵妇人,便给医院的院长打了个电话。
 
……
 
程然赶到承苑别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妻子白槿兮,正坐在角落里发呆,而其他小辈们前呼后拥,将老太爷围在中间,纷纷献上生日礼物。
 
“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冬虫夏草。”
 
“爷爷,这是我特地给您买的上好的茶叶……”
 
一件件的礼物递到老太爷面前,老太爷乐呵得眼都笑没了。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程然。
 
然而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一道沉重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爷爷,我,我想向您借点钱,我妈病了,急需做手术。”
 
欢乐的气氛忽然凝固。
 
客厅里在这一瞬间变的极为安静,安静到落针可闻的程度。
 
老太爷脸上的笑意也僵住了。
 
众人闻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程然。
 
突然,白彦斌恼怒道:“你要脸不要了?爷爷的生日你都能迟到,没买礼物也就算了,还有脸找爷爷要钱?”
 
白彦斌,白槿兮的堂哥,平时就极为看不上白槿兮一家,尤其对程然,每次见面,都会对他一番冷嘲热讽。
 
两年前白槿兮和程然结婚后,就是他四处宣扬,才让众人得知,白家私生子的千金,竟然嫁给了一个农村土包子。所以两人的婚事,也就成了众人饭后笑谈。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同辈中,又有人出声怒斥程然:“也好意思张嘴要我们白家的钱?”
 
“还是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吧,大喜的日子你说什么病不病的。”
 
“什么人呀,真把自己当我们白家的人了,真扫兴。”
 
一声声斥责,就像一把把尖刀,一下下的往程然心口戳,加上老太爷僵化的表情,程然明白了,自己不管如何低声下气,最终在白家也是个外人。
豪门赘婿小说全章节_程然白槿兮目录阅读
他闭上眼睛,重重叹息了一声,随后跪在了老太爷面前。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为了自己的老妈,程然愿意背负一切屈辱。
 
“爷爷,求您了。”
 
老太爷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爷爷,你可不能心软啊,他就这德行,自己屁本事没有,就惦记着咱们白家的钱,现在竟然连这么蹩脚的借口都想的出来。”
 
面对程然的无助与苦苦哀求,一向看程然不顺眼的白彦斌却出言讥讽道:“像这种为了要点钱,连自己老妈都咒的人,就不值得同情。”
 
“是啊爷爷,您可别上当。”其他人也附和着白彦斌说。
 
“就不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
 
“就是就是……”
 
老太爷狠狠的瞪了跪在自己面前的程然一眼。
 
白彦斌等人不喜欢程然,是因为他们知道,老太爷过世以后白槿兮跟程然是要与他们争家产的。
 
相较起来,老太爷其实比他们更厌恶程然,因为他跟白槿兮的结合,导致白家与龙家的联姻变成了泡影,这让他们白家损失巨大。
 
冷哼一声后,老太爷扭头又上楼去了,谁都能看出他很不高兴。
 
场中变的安静起来。
 
望着程然依旧跪伏在地,有些颤栗的肩膀,白槿兮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她嫁给程然是迫不得已,虽然这两年她没让程然碰过自己,虽然她对程然很失望,可说到底,她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
 
俗话说的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看着这些同宗的人们对程然言语间的侮辱,她心里也十分难受。
 
白槿兮冲过去把程然拉起来,凝眉问道:“需要多少钱?”
 
老太爷的态度让程然彻底心灰意冷了,他脑子很乱,真的不知道这笔钱该如何筹了,当白槿兮问他的时候,他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
 
“二十万。”
 
二十万……
 
白槿兮的小脸瞬间变的有些煞白,别人不清楚她却知道,程然不是那种拿自己母亲开玩笑的人,可二十万……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小数目,想要凑够这些钱,除非把房子卖了。
 
可是,值得吗?
 
值得吧。
 
“才二十万?”闻言,一旁的白彦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这丢人现眼半天,就为了区区二十万?”
 
“行吧,我发发慈悲,二十万我借给你。”白彦斌冷笑道:“不过事先说好了,半个月还,如果还不上的话……嘿嘿,也没关系,从我裤裆里钻过去,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不管你要了。”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白彦斌你过分了!”白槿兮怒声斥道。
 
“好。”然而,救母心切的程然,却猛然抬头,直视着白彦斌,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只要你肯借给我,半个月后还你二十万。”
 
“不不不。”可白彦斌似乎并不想这么草率的放过程然,他摇头笑道:“你去银行借钱不要利息的吗?半月内还五十万,否则免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