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小说深情不负林清霜盛译行目录阅读

深情不负是林清霜的小说,讲述了林清霜盛译行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林清霜爱过一个人,爱的太过狼狈,全情投入,以至后来身段低落尘埃,自己都找寻不到。 林清霜也恨过一个人,恨自己懦弱,恨自己抓不住他。 一直到她在精神病院中苦熬五年,林清霜都不曾恨过盛译行,即便这个男人如此凉薄冷漠,她也舍不得恨。
 

林清霜的脸色煞白,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

难道要她现在告诉盛心灵,他们迟早要分开?还是亲口告诉这孩子,她是个杀人犯?

盛译行如愿以偿的在女人脸上见到了难堪的神色,他倒是想要看看,林清霜到底会做出什么选择。

是继续疏远,还是尽可能的给自己的骨肉一点陪伴和补偿。

林清霜尽力压下心里的波澜,弯腰把盛心灵抱了起来,用自己的鼻尖磨蹭她的额头。

“干妈是想和你玩躲猫猫,你想玩吗?”

“我当然想玩啦。”

盛心灵清脆的笑声响彻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盛译行原本阴郁的心情也一扫而光。

忽的,他想起林清霜在书房里说的那一番话,眼底闪过一丝隐晦。

盛心灵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玩伴,也没有见她对哪一个人这样用心,如果到时候真的让林清霜离开,不知道这小丫头会不会舍得。

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随后勾起一抹满意的笑。

夜晚来临,盛心灵玩累了,一早就睡下,林清霜洗了个热水澡,也准备休息。

可当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间的大床上竟然坐着一个男人。

“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林清霜一脸不悦,她赤脚站在地上,浴巾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得恰到好处。

男人冷漠地瞧了她一眼,眸色微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什么?”

林清霜眼底满是疑惑,下意识的感觉这件事和盛心灵有一定的关系。

男人站起身来,踱步到她的身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逼她和自己对视。

“你是该离心灵远一点。”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林清霜不耐,竟控制不住将男人推开了。

如果不是他,她根本不会和亲生女儿骨肉分离,如果不是他,这五年她也不会活的连狗都不如!

“想把她给我就给我,想把她抢走就抢走,你真正在意过我和心灵的感受吗?”

她瞪着盛译行,有那么一瞬间真想刨开男人的胸口看看他有没有心。

闻言,盛译行嗤笑了两声,随手将林清霜的手机丢在地上。

“你的感受……苏临昀倒是很在意!”

男人眼神里的冷漠和厌恶,让林清霜心里钝痛,在盛译行的心里,她死了都不能抵消那些莫须有的恨。

感觉到男人从身边走过,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静止了,直到又听到摔门的声音,她才木讷的把手机捡起来。

苏临昀的短信还停留在在屏幕上:这周有空吗?

不管苏临昀找自己是什么原因,林清霜都不想拒绝,毕竟哥哥还在他的医院里。

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直接给苏临昀打了电话。

“苏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苏临昀刚忙完一天的工作,听到女人温柔的嗓音忍不住嘴角轻扬。

“还记得我说过要给你治腿的事情吗,明天你来我医院一趟吧,先给你拍个ct。”

治腿?

林清霜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小腿。

五年的折磨,以及腿断那天的剧痛仿佛还历历在目,这种鲜血带来的教训,她不想这么快忘记。

也根本忘记不了。

“不用了,我现在挺好的。”

林清霜明显的抗拒,在苏临昀眼里,却是有些讳疾忌医的意思。

电话那头男人的食指若有似无的在桌面上敲打着,片刻后笑着出声,“林小姐是信不过我的医术吗?”

“不是。”

林清霜刚想解释,就又听到苏临昀开口,“既然信得过,那我们就约明天下午,怎么样?”

不等林清霜回答,苏临昀再次开口,“既然你不反对,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他声音温柔,又透着不容人拒绝的魅力。

林清霜嘴巴张了张,半晌讽刺的笑了笑,“那就先谢谢苏医生了。”

“不客气。”

苏临昀匆匆挂断电话,望着逐渐熄灭的手机屏幕,莫名的弯了唇角。

明天是周三。

盛译行公司里最忙的一天,他也没有时间去管自己去哪。

可林清霜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是隐约感到心慌意乱,苏临昀温柔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回响,让她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

盛心灵和盛译行两人已经出门,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她和李嫂二人。

为了方便检查,林清霜特意穿了个阔腿裤,她吃完午饭出门,打车去往苏临昀所在的医院。

今天明明是个工作日,可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门口的小孩特别的多。

她行动怪异地往门口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体右侧玩滑板的小男孩。

“啊!”

耳边传来小男孩的尖叫声,林清霜和小男孩双双倒地,滑板往后带的惯力,将她的阔腿裤直接撕破,露出一道又一道狰狞的伤疤。

这一摔,一旁的小孩子纷纷围上前来看热闹。

“啊,你看她的腿!好恐怖啊。”

“天哪,这也太丑了吧。”

除了这些小男孩三三两两的议论,妇女怀中抱着的婴儿,更是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林清霜窘迫又尴尬地起身,想要把刚才和他一起摔倒的小男孩扶起来。

可她的手还没有伸过去,那男孩便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爬起来就跑。

她的腿,已经难看到这种程度了吗?没有粉底的遮盖已经见不了人了吗?

“对不起……”

她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朝着一旁的小孩道歉,一边鞠躬一边往马路的方向退,直到撞上一堵肉墙,才惊愕的转身。

“苏临昀?”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刚才那些他都看到了?

林清霜下意识的想逃,没想到苏临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既然来了,就放心的把腿交给我。”

男人声音温柔的像三月的春风,将林清霜心底的那点慌乱和无措磨平。

她脸上的窘迫被男人看尽,苏临昀勾唇一笑,“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腿治好。”

林清霜任由苏临昀拉着往医院里走去。

丝毫没有注意到,马路旁边停了一辆熟悉的车,车后座的男人满脸阴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