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火热新书故人已去爱己荒凉温瑾君少淮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人已去爱己荒凉作者:温瑾,主角温瑾君少淮情绪饱满。章节试读:温瑾终日只是在这院中荡着秋千,坚信君少淮一定会回来看她,毕竟,她可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尽管温瑾的头脑不太灵光却也知道,君少淮并不在意她,不然也不会连这王府也不回了。但温瑾依旧在偏执的等待,依旧想着能与他重逢,可谁料重逢那天到来时,君少淮的怀里却抱着别的女人……
 

要你的心

“不知几位官爷要把我兄长带去哪里?他一向与人为善,

不知犯下了什么罪,如此兴师动众。”

君少淮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好像冷风灌入她的体

内:“你兄长为了救你,设计杀死了我的夫人——温瑾。你

说,这个罪名,究竟是大是小?”

“你胡说!”罗锦根本不信他的话,躲开他的手,带着希冀

的目光转向罗谦,“长兄……你是被冤枉的对不对?”

罗谦没有说话,他别开脸躲开了罗锦的视线,微微颤抖

着声音道:“锦锦,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

话音落下,罗锦瘫坐在地上不住摇头,眸子里全是不敢

置信。

怎会如此,待她那么好的兄长……他分明会是个为穷人

免费问诊治病的好大夫啊,怎么会是君少淮口中那种十恶不

赦的罪人?

她不相信!

罗锦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再一次阻拦他们。只是终究晚

了一步,她只能亲眼看着囚车在自己面前长扬而去,车轮在

地面荡起一阵烟尘。

她那一声微弱的“长兄”也被车轮声和灰尘所淹没,没有任

何人听到。

罗锦觉得这一切都实在太过不可思议。明明好不容易才

捡回一条命,满以为可以和罗谦两个人相依为命生活下去,

却又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唯一如此爱她、照顾她的人,就这样离开她

了。

罗锦双手抱膝蹲在地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打

湿了脚下的黄土。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一双价值不菲的靴子

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她缓缓抬起头,看向靴子的主人——君少淮。

与前两次的温和淡漠不同。此事君少淮的神情十分阴

鸷,他紧紧地盯着罗锦的胸口,眼神宛如一把锋利的匕首,

划开她的皮肤,露出里面的心脏。

她知道,那是温瑾的心!

“王爷……”罗锦想要辩解,想要为罗谦谋求一线生机,然

而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狠狠地拽了起来,力气之大引得她痛呼

出声。“疼吗?你可知道温瑾当日遭受的是什么痛苦!”君少淮不

管不顾的拖着她往院子里走,冷冷道,“罗谦该死,可你呢?

你在其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

罗锦一路被拽到屋子里,然后被狠狠地甩在地上。君少

淮没有控制力道,她的手腕在刚才的拖拽中已经留下了一圈

深深地红印,衬着雪白的肌肤,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那双锦靴走近几步,罗锦本能的感到害怕,瑟缩着身体

往后退去。她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衣服上沾满了尘

土,模样看着十分可怜。

君少淮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她那副柔弱的模样

居然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心疼。

可笑,罗锦作为欢心受益人,自然也是加害者之一,理

应与罗谦同罪。他为什么要去心疼这样的一个罪人?

“王爷,要现在开始吗?”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苍老先生早

就被请来,此时正在屋外待命。

君少淮瞟了一眼屋门,忽然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容:“想

要救罗谦对吗?那就把瑾瑾的心脏还给我,如果我的瑾瑾能

够回来,我就放你们一马。”

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回来?君少淮分明就是要摘去她

的心脏,他想要她死!

罗锦怕的浑身颤抖,忍不住大声呼救,可是很快就被人

止住,绑在了床上,就连嘴巴都被堵住,发不出一点儿声

音。从未如此近距离的面对过死亡,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面

庞滚落。她乞求般的看向君少淮,而后者无动于衷。

亲眼看着罗锦被灌下麻痹感知的汤药,君少淮的脸色却

没有缓和半分,反而越来越复杂。

他心里清楚,就算罗谦和罗锦全部死了,温瑾也不会再

回来了。那样鲜活灿烂的笑容,他再也看不见了。

君少淮轻轻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的是女孩的笑脸,然

而很快,这张脸又被另一张脸取代。面容尚显稚嫩的少女流

着泪无声哭泣,她张大了嘴想要呼救,却发不出一点儿声

音。

他猛地睁开眼睛,神色之中满是不敢相信。

……

罗锦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好像一条被人

抛上岸的鱼,正在拼命索求生的机会。

她本以为自己会死去,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全须全尾

的醒来了。

罗锦连忙扒开衣服查看,还好,心口处没有任何不对,

那颗心脏还在她的身体里鲜活的跳动着。

可是,为什么……

“醒了?”君少淮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一脸冷漠,也不知

道到底在那里站了多久,“醒了就滚吧。”

这个声音实在令她害怕,罗锦忍不住抱紧了被子,缩在

墙角不敢说话。

为什么她还活着?难道说刚才的经历只是一场太过真实

的梦境?可如果那是梦境的话,君少淮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里?

罗锦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她情不自禁的看向君少淮,

似乎是想要寻求一些帮助。

没想到的是,君少淮此刻也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真的太像了,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就连哭闹时这情不

自禁向他求助的小动作,全都和温瑾一模一样。

就算知道温瑾已经死了,他还是忍不住心生不忍,停止

了计划,留下了罗锦的性命。

他无法对这样的一个女孩下手。

罗锦不敢说话,只能悄悄地打量君少淮,生怕他突然又

心血来潮想到什么事情,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还看什么?”君少淮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故作冷淡的嗤笑

了一声,“不想死的话就快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