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精彩小说(肆悦)全章节阅读

作者肆悦的一本小说《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它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内容片段:前世,秦允依把人生巅峰的一手好牌玩成了家破人亡。今生,她立志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斗庶姐,撕姨娘,偶尔再出去绽放一下自己的光彩。紧紧抱住未婚夫的大腿,撒娇耍赖要贴贴。向来偏执冷血的王爷终究也没能逃过绕指柔,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拿捏的死死的。“皇叔~,你盯着我做什么?”“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精彩小说(肆悦)全章节阅读

“那不是张兄和秦家大小姐么?没想到两位竟然如此有……雅兴。”

兵部侍郎家公子的话打破了沉寂。

林颜熙此时已经是怒气冲冲,大步上前,一个巴掌直接打在了秦知意的脸上。

“贱人!在将军府也敢做出如此勾当!我今天定要你们好看。”

说着,林颜熙已经再次扬起手,眼看着巴掌要落下去,萧乾禹开口了,

“熙儿住手。”

林颜熙愤愤的收回手,看着秦知意的眼神好像能杀死个人。

“不是的,不是你们看到的这样,我不知道张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此时秦知意的半截小臂暴露在空气中,所有的解释都显得如此苍白。

她原本谋划着要怎么让秦允依和张书元在这里私会被抓,没想到纸条还没送出去张书元就过来了。

两个人也不过说了几句话,张书元一直喜欢秦知意,激动之下有了一些动作,刚好就被大家看到了。

秦知意的目光扫过人群中的秦允依,突然表情就委屈了起来,

“三妹,是你对不对?是你叫张公子过来的对不对?”

矛头突然对准秦允依,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毕竟秦允依和张书元的那些事都不是秘密。

“大姐姐你说什么呢,今日诗会是你一定要来,进了将军府之后你就不管我和二姐姐了。

没想到你竟然在这儿,还做出了这样的事,这可如何和父亲交代啊。”

“三妹,大家都知道你和张公子情投意合,你何必拿我做挡箭牌啊。难道就因为我们不是一母所生么。”

秦知意装的楚楚可怜,加上之前的偏见,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都偏向了秦知意那边。

突然,后面有人喊道,

“萧王爷到。”

众人纷纷回头行礼,自觉的让出中间的路,只有秦允依一动不动,看着萧景黎明显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萧景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前世好像没有这个桥段啊。

秦初晚看着呆滞的秦允依,不动声色的扯了扯秦允依的衣袖,

“依依,行礼啊。”

“依依见过王爷。”

萧景黎面无表情走到最前面,身侧就是秦允依。

“本王这是来的不巧了?”

空气再次陷入死寂,大家都垂着头,大气不敢出一下,可见萧景黎有多可怕。

但秦允依不一样,她也怕,但不能怂,壮着胆子说道,

“既然王爷来了,还请王爷主持公道,还依依清白。”

“哦?”

“王爷,刚刚大家撞见了张公子和我大姐姐在一起,可我大姐姐非说是我约了张公子。依依委屈。”

秦知意见到萧景黎,也起了劲儿。

“殿下明鉴,这是臣女三妹托臣女帮她传的纸条,是三妹约了和张公子见面。这件事只有我二人知晓,至于张公子为何突然来此,臣女不清楚。”

说着,秦知意真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展开上前呈给萧景黎。

萧景黎没有接,只是扫了一眼,眼底还带着一丝嫌弃。

“大姐姐,暂且不说我今天始终跟二姐姐在一起,做不了什么。

就这字如此工整漂亮,怎么可能是我写出来的。纸条还是从你自己身上拿出来的。”

秦允依说的面不改色,只是那纸上的字实在是谈不上漂亮。

“殿下,臣女可以作证,小妹自今早就和臣女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周围声音一道一道,萧景黎眉头蹙起,显然不喜欢这种聒噪的环境。

但看着秦允依那张小脸,莫名回想起上次在尚书府见面的时候,也想知道这个丫头,到底是不是真的和传闻中一样。

“既然你说你写不出如此……工整的字,不如当众写一遍。”

林颜熙才是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当即就吩咐人准备了纸笔。

一刻钟之后,大家看着纸上那四不像的字,陷入沉思。

这么一比较,秦知意纸条上的字确实很漂亮了。

秦允依骄傲的扬起头,

“这才是我的字,我都说了,那么漂亮的字怎么可能是我写出来的。大姐姐,你模仿笔记的精髓还不够啊。”

萧景黎的表情有些说不清楚,他不清楚这个已经十二岁的丫头是怎么能把字写的这么丑,还如此骄傲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三妹你明明倾心于张公子……”

“大姐姐可莫要胡说,王爷乃我的未婚夫婿,我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王爷和张公子之间的天差地别吧。

倒是大姐姐,如今出了这样的丑事,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和爹爹解释吧。”

“好了,今日的事情想必大家也都清楚了,私事就关起门处理,本王不希望听到有什么不好的风言风语。”

“是。”

“多谢王爷。”

小姑娘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眼睛弯成一条缝,好看的紧。

萧景黎心头一动,

“还准备留在这儿么?”

“啊?不留了,这就回去。”

“走吧。”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秦允依跟在萧景黎的身后,离开了将军府。秦初晚见状,也跟在后面。

一直到马车旁,秦允依停住,看着自己身边的萧景黎,不明白他的意思。

“王爷,我要回去了。王爷不回府么?”

萧景黎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直接和小姑娘走到了这边。

单手握拳咳了两声,

“本王的马在这边。”

“噢,那王爷慢走。”

说罢,秦允依朝着秦初晚招手,两姐妹上了马车,逐渐离去。

“殿下,您记错了,咱们的马在那边呢。”

“就你长嘴了?”

“咳,属下多嘴。”

尚书府和萧王府都在京城北街,萧景黎骑着马,回想着刚刚的场景。

突然前方传来不小的动静。

“殿下,前面马车的马受惊了,好像是尚书府的……诶,殿下!”

话还没说完,萧景黎已经不在马背上了。

秦允依也不知道马车走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受惊了,那马匹跟疯了似的往前冲,车夫被甩了出去,车内的二姐姐也吓的不成样子。

关键时候,车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坐稳,别乱动。”

……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