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河神叶子韩雪完结文《河神》全文阅读

主角是叶子韩雪的小说叫《河神》,它是作者陈十三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去村委会找胖子,胖子他正在那边等我,一看我一脸慌张的过来,他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儿,这么火急火燎的,那姑娘出事了?”我点了点头道:“恩,这次你还真猜对了,陈石头跟他的大儿子带着那个姑娘一起消失了。”“去哪了?”胖子问道。我白了他一眼道:“要真知道我还用得着这么慌张吗?”
 
主角是叶子韩雪的小说叫《河神》,它是作者陈十三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去村委会找胖子,胖子他正在那边等我,一看我一脸慌张的过来,他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儿,这么火急火燎的,那姑娘出事了?”我点了点头道:“恩,这次你还真猜对了,陈石头跟他的大儿子带着那个姑娘一起消失了。”“去哪了?”胖子问道。我白了他一眼道:“要真知道我还用得着这么慌张吗?”
 
《河神》精彩试读
“你也别着急,依胖爷看,那陈石头肯定不会把那姑娘给害了,再说了,这事咱们现在着急也没用,等陈东方回来吧,该着急的是他们。”胖子坐了下来道。
 
“话是这么说,问题是,我怎么跟你说呢,我绝对不同意那姑娘出事。”我道。
 
胖子看了看我,道:“您呢管的宽,不同意她出事,可以,出门右拐爱咋救就咋救去,是时候展现您英雄救美的技术了。”
 
“胖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耸了耸肩道:“叶子,不是胖爷我要这么说你,而是你这人一遇到女人就乱了方寸,你想,那姑娘真要是有生死的危险,以那老东西的脾性早就杀过来了,真以为陈东方叮嘱你两句就事态紧急了?你听胖爷的,咱们这边就好好的稳坐钓鱼台坐山观虎斗,毛主席他老人家可是说过,沉住气不少打粮食。你刚在回去之前让胖爷在这边等着想对我说什么来着?”
 
我虽然心里还是放心不下,但是大哥跟胖子都说暂时不用着急,再说这着急也还真没好的解决办法,这事真跟是不是女人是不是美女没关系,在我内心深处,就是以为这女孩是因为我的帖子才来的这里我总得为人家负责。
河神叶子韩雪完结文《河神》全文阅读
胖子看我坐立不安的,丢给我一支烟道:“来吧,抽支烟冷静冷静,你想想,这女孩儿早不消失晚不消失的,偏偏这时候陈石头把他带走了,说明咱们现在做的事让人慌了,陈石头慌了,这姑娘一丢,陈东方也慌了,只要一慌就有破绽,这对咱们是百利无一害的,你就安心等着看好戏吧。”
 
我点了烟,尽量不让自己心烦意乱,过了一会,我对胖子说道:“不用查那个陈近之了,大哥已经跟我说了。”
 
接着,我就把大哥跟我说的告诉了胖子,之所以直接就对胖子说了,是因为我感觉大哥这个人说话是很有学问的,他在告诉我这件事情之前曾经说了句胖子可信的话,说不定他对我说这就是要我对胖子说的,正如胖子所说,术业有专攻,或许大哥也想从胖子这边得到一些解答,比如说陈近之为何能整个人都融进那个龙头碑当中。
 
胖子听完,脸上说不出来是什么表情,给我的感觉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样子,他站了起来道:“人融进泰山石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应该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叶家的先祖,就是那个管家的确是亲眼所见。陈近之那时候已经半个身子融进去了!”我道。
 
胖子摇了摇头道:“虽然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是有时候眼见的未必是真的,咱们俩现在想一下那天晚上的情况,管家本身就吓的半死肝胆俱裂的,加上是半夜看的并不真切,他的确看到了陈近之半个身子在龙头碑当中,但是如果说龙头碑上有一个机关可以在这上面开一道门,这时候陈近之刚好进去了一半,就给了这个管家他整个人正在融进去的错觉,说的明白点,万一这个龙头碑只是一个龙头形状的棺材呢?这陈近之在往里进。”
 
胖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感觉他说的在理,换做是我在那样的情况下也有可能看走眼。
 
“胖爷,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样,你感觉这陈近之会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拿叶家人献祭,有为什么要自己钻进龙头碑中?”我问道。
 
胖子皱着眉摇头道:“这还真说不准,现在看来应该是图伏地沟的风水,但是也不像,按你说的他是一个极有名的阴阳先生,区区伏地沟的这点地气他犯不着这样,而且胖爷我这么跟你说吧,方外之人很讲究一个因果,害死叶家那么多的人得造多大的孽?他就算找个龙穴也没用,因为损了太大的阴德了。”
 
我犹豫了一下,这时候,我终于决定把陈东方的秘密也告诉胖子,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陈东方,更有点不守道义,但是我转念一想,你陈家的老祖宗灭我叶家满门我都不跟你报仇了,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等我把那天晚上我跟陈东方一起看到的场景跟胖子说完,胖子瞪着我道:“那天你吞吞吐吐的胖爷我就知道你有事瞒着我!”
 
“先别说那个,这两个结合起来,你能看出来什么不?”我满怀信心的看着胖子。
 
胖子看着我道:“说实话,没看出来,但是你说纸人纸马石棺,胖爷我倒是能想办法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找谁问,找你的那个吴学究?您可千万别了。”我道。
 
“不,找城隍爷,别忘了,他是这一片的阴司,阴间的事情,他门儿清。这个地方这么大的事情,胖爷我倒是要问问他,这个地方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城隍是怎么当的。”胖子说道。
 
其实对于胖子的手段,我还是颇为相信的,并且可以说,胖子那天用符咒和问城隍的手段我到现在都十分的好奇,这跟我大哥还有李青的武艺还不同,对于我来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概念。
 
胖子这人说干就干,我俩出了村委会就直接去了何仙姑家里,这何仙姑一看到我俩来脸都绿了,以为胖子又是来砸场的,胖子道:“别怕,借你家道场用用,请请神也算是给你添点机缘。”
 
何仙姑看着我,一脸的为难,我就对她说道:“没事,胖子是又要请城隍爷呢,你别管了,先出去吧。”
 
何仙姑道:“成,你们琢磨。”
 
说完,她看了一眼胖子,拉上了门,胖子从口袋里面拿出符纸,用朱砂画上符,这一次的程序似乎跟上一次一样,直接就烧給了城隍的神像,之后又给城隍上了香。
 
我以为这城隍爷就算不现身,起码这一次还跟上次一样用风吹个字给胖子看看吧,谁知道在胖子上完香之后,这城隍爷的神像忽然裂开了,这一裂不要紧,噼里啪啦的不一会就成了一堆碎石。
 
“什么情况这是?”我问胖子道。
 
“胖爷我改日就在张天师面前参你一本!”胖子却指着那城隍爷碎掉的像骂道。
 
说完,他直接摔门就走了出去,显然是很生气,我赶紧追了过去问这到底是啥情况,胖子气鼓鼓的骂道:“他娘的,这家伙搪塞我呢,不愿意跟我见面,自碎金身,太怂了。”
 
说完,胖子骂道:“等武圣庙建成,我就在关二爷面前参这斯一本,为地方阴司却不管地方事,以关老爷的脾气,定然是一刀把他给斩了。”
 
——足足一星期,陈石头和他大儿子包括那个姑娘都没有消息,仿佛他们凭空消失了一般,好像正如胖子说的,我给陈东方打了几个电话,他每次都说忙完就回来,但是却一直都不见动身。看来胖子推测的没错,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姑娘目前来说不会有危险,现在慌张的就我一个人。
 
而在这一周之后,关二爷的武圣庙终于建成。
 
建成这天,胖子最后给武圣点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