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甜心娇妻宠不停大结局哪里看-沈耀景夕小说完结版

《甜心娇妻宠不停》主角沈耀景夕,是作者南枝枝的言情小说,讲述了:景夕依然傻站在那儿,不大相信,一百多口人中,她就这么脱颖而出?“景小姐,你可以随我去人事部登记一下,然后好正式上班。”杜雨城面无表情的走到景夕面前,实在不大相信这个女人被他家沈总看上,成为他的贴身女秘。景夕闻言,深吸一口气,回应了一声,跟着杜雨城走出来。杜雨城宣布面试结束,引起大厅内一阵哗然。
 
《甜心娇妻宠不停》主角沈耀景夕,是作者南枝枝的言情小说,讲述了:景夕依然傻站在那儿,不大相信,一百多口人中,她就这么脱颖而出?“景小姐,你可以随我去人事部登记一下,然后好正式上班。”杜雨城面无表情的走到景夕面前,实在不大相信这个女人被他家沈总看上,成为他的贴身女秘。景夕闻言,深吸一口气,回应了一声,跟着杜雨城走出来。杜雨城宣布面试结束,引起大厅内一阵哗然。
 
《甜心娇妻宠不停》精彩试读
沈耀胳膊撑在桌上双手揉着太阳穴,俊眉紧锁,有些头疼。
面试个女秘书,搞的跟选美似的,简直莫名其妙。
更可笑的是竟然有女人向他表白,说对他一见钟情,要以身相许。
现在的女人,他真是服了,脸皮比男人还厚。
“沈总,第五十六个,来了。”
杜雨城坐到沈耀身边椅子上,小声提醒,沈耀轻“嗯”了声,撤回放在太阳穴上的手,才抬眼看向刚走进来的景夕。
景夕走进来,见中间放着个椅子,缓步走到椅子前停脚,娇俏的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礼貌含蓄的说了声:“沈总,您好,我叫景夕。”
声音甜柔,一身浅色职业装,显得干练又洒脱,面试到现在唯一一个没化妆的女人。
沈耀输了口气,感觉这张脸有些眼熟,随手一指凳子,不冷不热的声音:“请坐。”
景夕闻言,赶紧说了声谢谢,然后姿势优美的坐下。
“景小姐是文秘专科生,在别的公司有过工作经验?”
沈耀接过杜雨城递给他的履历表,低头一边看一边询问。
“是的,在一家中型企业,做过半年部门秘书。”
甜心娇妻宠不停大结局哪里看-沈耀景夕小说完结版
沈耀问什么,景夕答什么,问出的问题大致就是因何辞职,和对薪水待遇上的问题。
景夕自认入不了这位沈大总裁的眼,回答的都很敷衍,甚至因何辞职,她只回答说,不喜欢那个公司环境,想换一家试试。
最后沈耀只能摇头冷笑,这特么什么人?不像来面试的,倒像是来玩的,放在桌上的手攥紧拳头,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这场面试必须终止,后面还有五六十口子人呢,等面试完了,他非得被气成神经病不可。
“沈总,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吗?”
景夕见沈耀低垂眉眼盯着桌面,知道自己没戏,倒不如赶紧出去,也好让后面的人继续,沈耀闻言,眉头一锁,就想说些难听的话,让景夕赶紧滚。
可嘴一张还没说话,面试间的门突然一响,走进来一个人,是个女人。
女人长发披肩,淡妆下面容精致,一缕紫色长裙,身材**有型,高跟鞋被她踩的很有节奏,一步一步朝着办公桌走去。
景夕看着美女从身边走过,不禁从心中感叹,这个长得确实不错,别说是面试女秘书,就是面试总裁夫人,怕也是绰绰有余,自己还是赶紧走吧。
“沈耀,我都说了,林秘书走,你不用急,过两天我来公司帮你好了,可你就是不听,瞧瞧,这来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清亮的声音,带着些许撒娇,最后一句什么货色?把意欲起身走人的景夕,气的不轻。
不禁从心里暗骂,长得像个人,怎么就不会说人话?
“你?”沈耀看着女人朝他走近,有些好笑:“我们孟大小姐,可是金枝玉叶,只适合被人养着,让你给我当秘书,实在用不起。”
沈耀脸上含笑,眼神却有些烦躁,孟雪柔假装听不出他的讽刺,干脆一屁股坐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孟雪柔这一举动,引得沈耀越发反感,可他不动声色,脸上依然挂着笑:“喂,我说孟大小姐,本人正在办公,可否移移贵臀,到一旁椅子上?”
“不嘛?人家就是要坐在这儿看你面试,你知道的,我腰上有伤,坐低了难受。”
孟雪柔爹声爹气的撒娇,简直肉麻到了极点,景夕听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不可理喻的女人,沈耀干脆双手环胸,身体靠到办公椅上。
可以不用面试了,直接看她坐在办公桌上的屁股就好了。
坐在下面看热闹的景夕,见堂堂的沈大总裁,脸糗大了,一时没忍住,噗笑出声。
景夕的笑,孟雪柔才想起房间里还有个面试的女人!扭头看景夕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一看就不合格,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出去。”
语气间满是命令,就仿佛景夕是她下人似的。
景夕也向来心高气傲,就算她是沈耀的心肝宝贝儿,又关她什么事儿?
原本这场面试她就心不在焉,也没打算吃沈氏公司这口饭。
站起身后,小脸上扬,颇有气场的讥讽:“请问您谁?看您这‘随意’姿势,沈总上司吗?不过,就算我不合格,也得沈总下了结论再走,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随意,随意,很好听的两个字眼儿,沈耀听了这两个字,心猛地一颤,不禁坐直身体,重新打量景夕。
娇俏白净的瓜子脸儿,亮闪闪傲慢的双眸,尤其唇间那一抹笑。
尽管她素面朝天,和那晚浓妆艳抹的性感女郎判若两人,可那两个字的尾音?
的确,是她!
站起身来,看景夕的眼神有些意味难明,低沉的声音,一句一顿:“今天面试结束,景夕,明天可以上班了。”
景夕有点儿傻眼,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沈耀,沈耀唇角弯起一抹邪魅,缓声重复:“你被录取,明天上班儿。”
“喂!沈耀,你故意的对不对?我都说赶她走了,你非得留下她,什么意思?”
孟雪柔炸毛,从桌子上跳下来质问。
沈耀不以为然,看都不看她一眼,绕过办公桌,迈开长腿朝着门口走去。
和景夕擦身而过,看景夕的眼神,让景夕心里莫名慌乱,怎么感觉这道眼神有些熟悉?
“沈耀,你给我站住,沈耀,女秘书这么重要的职位,我不觉得那个女的适合。”
孟雪柔见沈耀开门走了,赶紧跟出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