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是爱是恨是欢喜》章节目录_顾皓文温雅小说阅读

独家精选《是爱是恨是欢喜》是一本言情小说,主人公叫顾皓文温雅,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他眼睛都气红了,气急败坏地踩了几脚那把伞,看着它变成一堆破烂,还不解气,拽着温雅的手腕就往家里拖。温雅本就瘦弱,她的挣扎在盛怒的顾皓文手中顶多算是挠痒痒。
 
独家精选《是爱是恨是欢喜》是一本言情小说,主人公叫顾皓文温雅,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他眼睛都气红了,气急败坏地踩了几脚那把伞,看着它变成一堆破烂,还不解气,拽着温雅的手腕就往家里拖。温雅本就瘦弱,她的挣扎在盛怒的顾皓文手中顶多算是挠痒痒。
 
温雅也不躲,定定看向顾皓文,眼睛里面有浓到化不开的悲伤:“对,我就是犯贱,要不然怎么会跟你来深圳?要不然怎么会为你打胎?要不然……”
 
顾皓文心口莫名狠狠疼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放下手,起身拎了外套摔门就走了,一次都没回头看。
 
温雅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不是说要一生一世吗?为什么连吃饭这么小的事都不能迁就?
 
看着冷冰冰的防盗门,温雅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想自己的丈夫,还是不是当年在星光下,声称对自己不离不弃的男人?
 
温雅小腹一阵锐痛,佝偻着腰挪到到书房,找到空荡荡的药瓶才想起今早吃完了最后一顿。
 
熬过难受劲儿,温雅进卧室换了衣服,打算出门,恰巧接到医生的电话,说他在小区门口,温雅昨天把药落在了车上。
 
“简医生,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温雅出了小区的门,抱歉地笑笑。
 
“上班路过,顺便的。”
 
简君翊靠在车上,转身拉开车门,“外面暑气重,上去说。”
 
温雅摇摇头,站在日头下自顾说着:“今早又很疼,疼起来的时候我真希望自己能这样死了算了。”
 
她感觉小腹边被死命揪扯着,就像有根锯子横在身体里,要锯断她对人世的惦念一般。
 
“我早就劝你赶快手术……”简君翊皱了眉,从车里拿出一把伞,撑起。
 
“我怕晒。”没等温雅开口,简君翊开口解释,先一步打消了她的疑惑。
 
伞在简君翊手里,他却悄悄调整角度,将阴凉遮在温雅身上。
 
简君翊说:“再说你不还不到三十吗,还很年轻,真想要孩子等身体恢复了领养一个不行?”
 
“我再想想。”温雅疲惫的垂了眸。
 
“一个胚胎难道比你自己的命还重要?”
 
温雅不愿意多说话,扫了一眼车里:“落下的药在哪儿?我不舒服。”
 
“你再不手术的话以后也别想从我这儿拿药。”
 
简君翊也不知道怎么动了气:“再拖下去癌细胞很可能会多发转移,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别人想什么办法都没用。”
 
温雅心里涌上些暖意,笑的真心了许多:“要是医生都像你这么热心,我小时候绝对不会怕去医院。”
 
简君翊从座位旁的储存盒里找出药,动作利索地递给温雅,“最多一两天,你尽快做决定。”又把伞柄让给温雅。
 
温雅迟疑了一下,拿过药袋,把伞推回,“谢谢医生,不用了。”
 
简君翊不由分说地把伞按在温雅手里,“你现在抵抗力低,受热着凉都容易生病,到时影响手术安排。”
《是爱是恨是欢喜》章节目录_顾皓文温雅小说阅读
温雅摆手目送他开车走,大太阳烤得人眼前发白,她撑着伞慢慢走,不到几百米,就出了一身虚汗。
 
“他是谁?”
 
忽然,顾皓文出现在温雅身后,他的嗓子像是在冰箱里冻过。
 
温雅转过身,眼里未见波澜:“他是医生,给我送药。”
 
顾皓文怒睁着一双眼,“给你搬土那个?说什么医生,我看是情人吧?”
 
早上走后,顾皓文越想越气不过,尤其是像他这样从底层爬上来的人,将男人的劣根性发挥到极致。
 
他可以在不同的年轻女人的肉体上驰骋,那叫逢场作戏,因为他觉得在自己心里把温雅当作唯一的正主供着吃喝,可温雅要是和哪个男人多说句话,就是对不起他。
 
他本来想回家和温雅说清楚,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温雅笑着送别的男人离开。
 
“神经病。”
 
温雅有些生气,冷冷地说了一句,转身往家走,没走几步就听见顾皓文在背后怒喝道,“温雅,你看你那一脸贱相,还医生,什么他妈狗屁医生,我看就是你勾搭的野男人!”
 
你手里提着一大袋药,即使打着伞脸上依旧冒着虚汗,在夏天穿着偏厚的衣服,这些生着重病的征兆他都视而不见。
 
他就只会用粗鄙的语言往你身上戳刀子,骂你下贱。
 
胸中的怒气一下子像皮球泄了气,温雅笑了,她终于觉出了这段感情的好笑,她站在远处,回头看顾皓文的脸:“顾皓文,你大可不必这样,人家简医生年轻又多金,我呢,光孩子就流了两回,踮着脚也配不上。”
 
顾皓文两大步冲上去,一个耳光就狠狠扇过去,光是气势都大地吓人。
 
温雅有些懵,手里的伞落到地上,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耳边嗡嗡响。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动手。
 
他眼睛都气红了,气急败坏地踩了几脚那把伞,看着它变成一堆破烂,还不解气,拽着温雅的手腕就往家里拖。
 
温雅本就瘦弱,她的挣扎在盛怒的顾皓文手中顶多算是挠痒痒。
 
顾皓文一路拖拽着温雅进了门,把人摔在床上,抬起一条腿压着她的身体,居高临下地睥睨,侮辱意味再明显不过。
 
接着,粗暴的地舔咬上温雅红肿的半边脸和她敏感的耳后。
 
顾皓文充满情欲的动作让温雅有种挥之不去的恶心感,她不知道顾皓文的身下躺过多少具不同的肉体。
 
温雅的眼框里转着泪,“你别这样。”
 
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碰,想保留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
 
但顾皓文已经被温雅这几天奇怪的反应折磨地快疯了,以至于他不完全占有温雅就好像没办法确认她还属于自己一样。
 
温雅越是乱动,顾皓文将她搂得越紧,最后干脆用领带绑了她的手,一条腿从她两腿之间生硬地挤进来。
 
温雅的小腹被顶得酸痛,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顾皓文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身体也比她好太多,被这么可怖的力气摆布,她毫无反抗之力。
 
感觉自己像是被强……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