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抢来的婚迟早要离》小说全章节_徐夕儿皇甫冷冽目录阅读

《抢来的婚迟早要离》是一本重生素材小说,主人公叫徐夕儿皇甫冷冽,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皇甫冷冽蹙眉扫了眼她笑靥如花的脸,修长手指一旋收起手中的刀,不过眼底仍旧是一片的森冷,“伊丽莎白,这样的请求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抢来的婚迟早要离》是一本重生素材小说,主人公叫徐夕儿皇甫冷冽,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皇甫冷冽蹙眉扫了眼她笑靥如花的脸,修长手指一旋收起手中的刀,不过眼底仍旧是一片的森冷,“伊丽莎白,这样的请求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第二日一早,晨曦洒入,床头笼在淡淡晨晖中,静谧而温暖。徐夕儿卷着真丝凉被,**凝脂雪白的大片肌肤露在外面,懒洋洋地睁开眼睛。身子像被卡车撵过,酸痛不堪。“该死!是谁说做这种事醉仙梦死、愉悦销魂的,简直是放……”粗鲁地诅咒还没说完,忽然察觉有什么东西,顶住了她的头。转眉一看,是一把冰冷的黑色手刀……
 
惺忪的水眸,瞬间瞠大,瞪成铜铃大小。一身庸懒的筋骨,被硬性舒展开,懒腰伸到一半,顿时屏住了气息。华贵气派,有着欧洲古典韵味的空间,刹那间成了阴森森的地狱。
 
扫了眼墙角那个价值不菲的花瓶,徐夕儿眼珠提溜提溜地转。深呼吸一口,才壮着胆伸手拨开那个刀,“先生,有话好好说嘛!”
 
刀,转而顶住她手心,只要使劲一点,她就将成为史上最无辜的少女。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这样惊险**,才刚刚一夜,就招来刀子青睐。
 
一室静滞,空气中都弥漫着危险气息……
 
时间大约静止两分钟后,徐夕儿干笑一声,开口:“先生,到底为什么?要死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皇甫冷冽薄唇一抿,冰眸难得闪过一丝趣味盯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娇小而美丽,精致白皙的肌肤,卷卷的棕色长发,晶莹剔透的眸子就像沁泡在水中的水晶般别致,却在不经意间散发一种不认输的倔强劲。
 
昨夜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借酒装疯,居然当街抓人要到酒店开房间!而且,他来了才发现,这还是个未开车的生手。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们,还真是越来越疯狂,嘴角一挑,如黑翟石般犀利的眼眸,冷酷而危险的向怯怯的徐夕儿看过去,他冷冷给出理由:“那就是——和我有关系的女人,都必须死!”
 
徐夕儿闻言呼吸急促,心中暗叫不妙,惹谁不好,惹上了个变态杀手,虽然这个变态还挺还看的。
 
“你……”
 
见皇甫冷冽修长的手指微微使劲,徐夕儿忙伸手捂住了脖子,“别杀我!”
 
“哦?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是别要我的命!”
 
皇甫冷冽摇摇头,对他来说,女人,只是床上过客。为免麻烦,向来知晓过他习性的女人,都是同叛徒一样的下场。他,似乎没有理由不杀了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除了你的命,我什么都不需要!”磁性嗓音悦耳而森冷。
 
“你是我的第一个人,你该感到荣幸!你毁了我的清白,反过来又要杀我,天下的便宜都叫先生你占了。”情急之下,徐夕儿脱口而出。不服气的小模样,就像个想伸出锐利爪子挠他的小野猫。骤然,她眼珠提溜一转,一颗枕头拍向毫无防备的皇甫冷冽。趁他闪躲之时,徐夕儿迅速搬起古董花瓶,‘啪……’
《抢来的婚迟早要离》小说全章节_徐夕儿皇甫冷冽目录阅读
只是高大的身子并没有如预期的倒下,他抬臂挡下花瓶,立刻,血顺着他修长的手指徐徐滑落。
 
“女人,你很勇敢!”下一刻,皇甫冷冽已顶起她下巴,声音又寒又冰,就像从冰窟窿里冒出来的嗓音一样令徐夕儿不寒而栗。她似乎在空气中嗅到死亡的气息……
 
她绝望闭上眼。徐夕儿,你真是史上最悲催的少女!
 
“洌,你可真难找哦!”就在这时,门被推开,欢快的声音打破一室的死寂。
 
徐夕儿蓦然睁开眼,看到一身黑衣的妖娆美妇优雅走进屋子,她看到屋内的情景竟没有一丝惊讶,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般淡然说道:“洌,你又在玩这种无聊的血腥游戏了。”
 
“伊丽莎白,你先出去。”皇甫冷冽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沉声道。
 
“OK,别让我等太久哦。”伊丽莎白同情看了眼徐夕儿,转身想要离开。
 
“美女姐姐,救命!”徐夕儿不愿放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开口求救。
 
伊丽莎白闻声蓦然回头,“你叫我什么?”
 
“美女姐姐……”
 
“嗯,乖。”唇角扬起一抹灿烂笑意,伊丽莎白缓缓走到徐夕儿身边,“你比洌这家伙可爱多了。”
 
“近看之下,姐姐更漂亮了。”命悬一线之下,徐夕儿拼命狗腿。“这件xiunaer洋装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
 
“呵呵……”伊丽莎白娇笑对皇甫冷冽道:“洌,把这丫头给我吧,我看她挺投缘的。”
 
“伊丽莎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
 
“不是闲事,我已经决定邀请她参加我的盛宴party,”说着,她取出一张精致请柬递给徐夕儿,“现在,她已经是我的贵客,怎么样我都得保障她的人身安全吧。洌,给个面子了。”
 
皇甫冷冽蹙眉扫了眼她笑靥如花的脸,修长手指一旋收起手中的刀,不过眼底仍旧是一片的森冷,“伊丽莎白,这样的请求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知道了,你以为我的饕餮盛宴随便一个女人就能参加吗?”伊丽莎白挥挥手,唇角带着一抹饶富趣味的笑意。其实,她只是非常好奇,皇甫冷冽,这个教父,向来冷酷无情是他的个性。杀人不眨眼,见血封喉,是他的风格。为虾米独独对这个女人动手的时候拖泥带水、不怎么干脆!!
 
“还不快滚!”皇甫冷冽扫眼一脸呆愣的徐夕儿,不耐低喝。
 
“额……是。”仓皇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徐夕儿逃命似的跑出总统套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