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汉子宠妻无度白御景杨甘绿小说阅读_白御景杨甘绿免费阅读

这本小说的名字是《汉子宠妻无度》,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白御景杨甘绿之间展开:她看过院子,北面的比其他的要湿润许多,那里的水源应该比较充足。“好。”有了小媳妇的关心,他感觉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而且还这么聪明,每天计划着赚银子,老天眷顾啊!别人家是男人赚银子,女人做饭洗衣,她不但做饭洗衣,连赚银子都包了,他倒是成了一个闲散人了,与她比起来,他付出的太少了。
 
这本小说的名字是《汉子宠妻无度》,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白御景杨甘绿之间展开:她看过院子,北面的比其他的要湿润许多,那里的水源应该比较充足。“好。”有了小媳妇的关心,他感觉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而且还这么聪明,每天计划着赚银子,老天眷顾啊!别人家是男人赚银子,女人做饭洗衣,她不但做饭洗衣,连赚银子都包了,他倒是成了一个闲散人了,与她比起来,他付出的太少了。
 
《汉子宠妻无度》精彩试读
杨甘绿:“……”
咳,这算是最“中肯”的评价了吧,又不是什么美食家,口感略好,留有香齿,略有回味。
“不瞒你们说,我这几天与阿景到镇上就是去卖这个了。”
“目前还是小本买卖,一上午也就是五百文左右。”她说完故意停顿了一下。
“下午阿景要打猎,砍柴,喂兔子,喂毛驴,还要挑水,而我要做第二天的猪大肠和猪蹄。”
“所以,下午就没有时间去摆摊,浪费了赚银子的大好机会。”
太可惜了,时间就是金钱,她今年的目标就是盖青砖大瓦房,人总是要先定一个小目标的,有了梦想才有动力。
半天五百文已经是很厉害了,在大户人家处干活,一个月最多也就是一两银子,这还是碰上大气的主子。
“我决定与你们一起合作,希望吴月过来跟我一起,至于收益,我们就八二分,我八你二,买猪蹄猪大肠的银子不用你们出,赚多少都是你的纯利润。”
她现在刚起步,不能分的太多了,到过节什么的,一定会给他们包一个大红包,绝对亏对不了他们的。
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你们有一个孩子,我知道不能要求你一天都在干活,半天就可以了。”
“我和阿景上半午去镇上,你们下半午去,至于孩子,下午我帮你带。”
他们听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汉子宠妻无度白御景杨甘绿小说阅读_白御景杨甘绿免费阅读
白御景一直满脸笑意的看着小媳妇,要不是他要出去打猎,就可以带孩子了,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对了,这只是目前,等以后扩大了,会有店铺的,到时候你们两个人就能歇一个人了,毕竟摆摊,有时候你一个女人,我不放心,有个男人跟着也好,而且驴车也需要一个男人来驾。”
咳,口干舌燥,一说到赚银子的事情,她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有用不完的精力,目前就这几个要点,先让他们消化消化,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在咬一口包子,满足。
“你们这几天可以好好的想一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回答我就好。”
“并不是说我不让你参与到配方制作的过程中,这是一个体力活,你看我的手,已经很粗糙了,尤其洗猪大肠的时候,臭烘烘的,而且要清洗好几遍,我听说,养完孩子的女人要少干重活,你可以考虑一下。”
“当然,这是目前的想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目标:暴富!暴富!
“如果你们有更好的建议可以提出来,以后不单单是卖这些猪大肠,还会有别的产品上新。”
两人目瞪口呆,先不说其他的,光这份勇气和想法就是好样的,大家都是安分守己的当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李水吃了一口饭压压惊,“嫂子,你实在太厉害了,就我一个男人也自叹不如。”
“过奖了。”语气中有着明显的骄傲,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也是一个普通人,有着七情六欲,当然喜欢别人的夸赞,尤其是你的想法得到别人的认可,那一瞬间,做什么都是值得了,由内而发的高兴和骄傲。
吴月听是听懂了,但是还需要消化消化,好好的从头到尾捋一遍。
白御景自然也跟着骄傲,这是他的,“吃饭吧,这件事情不着急,你们回去慢慢想,现在最主要的是吃饭。”
“哦,对对对,谢谢大哥嫂子。”
他们才知道原来下完雨出现的东西叫做地皮菜,还可以做包子,味道一点也不比肉包子的差,算是开了眼界了。
还有臭烘烘的猪大肠原来还可以这般美味,很少有人花银子买的猪蹄,还可以是这般味道,就连那两个绿油油的菜也是清爽可口,有嚼劲,至于甜汤小孩子喝的很欢快,走的时候全送给他们了。
每天喝完这苦哈哈的药,他觉得比任何人都要幸福,每天坚持不懈的按腿,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够做到,她没有一句怨言,没有说一句后悔的话,任劳任怨,只盼望能够好起来。
他这几日已经感觉到了痒痒的,有时候还会疼,应该是变好的迹象。
“媳妇,我有一种预感,我的腿会好起来的。”
“当然,我这么费心费力的照顾你,要是你再不好,就把你腿打断。”这个讲究的是力气,穴位要准确,说话出气明显的不均匀。
他就喜欢她这“狠劲”,不管什么样子,都喜欢,也心疼她,“辛苦你了。”
“还算你有良心。”
这身体就得锻炼,经过每天不停地劳动,她感觉身轻如燕,慢慢的力气也会一点点的变大,身体是本钱,可不能倒了。
“对了,阿景,你每天打猎挑水的,身体受不住,要不咱们打井吧!”
他腿正在慢慢的康复,还是少做一点为好,村子里的人都是去南面的那条大河去挑水,挑满一缸水需要半个时辰左右,挺费力的,而且以后用水的地方多,不如打井。
“井,那是什么?”他倒是不稀奇了,她的脑子里装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运转。
“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很深的洞,达到一定的深度以后,就会出水,以后我们就不用来回的挑水了。”
一来是节约时间,二来是节省体力。
“你这么一说,这个井确实方便,那我明天就去打井。”
“不行,你这身体不意太过的劳累,我们明天去镇上找人,两个人就足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