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此生君心难顾赵君临沈嫱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此生君心难顾》主角赵君临沈嫱,是作者清雅的言情小说,讲述了:眼前这个男人……只信宫女的一面之词,甚至连求证都懒得做。沈嫱只觉得心中无限凄凉。她输得一败涂地。曾经引以为傲的爱情,现在看来是一场笑话。她虚软无力趴在地上,又呕出一口血来。“沈嫱无德无能,德不配位,手段肮脏,行为可耻,枉为一国之母!”
 
《此生君心难顾》主角赵君临沈嫱,是作者清雅的言情小说,讲述了:眼前这个男人……只信宫女的一面之词,甚至连求证都懒得做。沈嫱只觉得心中无限凄凉。她输得一败涂地。曾经引以为傲的爱情,现在看来是一场笑话。她虚软无力趴在地上,又呕出一口血来。“沈嫱无德无能,德不配位,手段肮脏,行为可耻,枉为一国之母!”
 
《此生君心难顾》精彩试读
很快,侍卫一前一后欲架起沈嫱,却被她一把甩开。
“滚开,本宫自己会走!”
看着沈嫱离去的背影,赵君临眉头微蹙。
冷宫。
沈嫱脱下了皇后华服,只穿着自己从沈家带进宫里的普通衣服。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
“贵妃娘娘驾到~”
声落,颜若初在一众宫女太监的陪同下缓缓走进了冷宫。
“姐姐,妹妹来看你了。不知姐姐在这冷宫中待的可好?”
“拜你所赐,很好!”
沈嫱看都不看她,冷冷回道。
“姐姐,妹妹我怀孕了!”
话语落下,沈嫱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有了松动。
“你……怀孕?”
此生君心难顾赵君临沈嫱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赵君临不是五日前才纳的颜若初吗?
“太医说都三个月了,是个男孩呢,皇上听了可欢喜的紧……”
“嗡……”
沈嫱只觉得脑袋炸了开来,颜若初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沈嫱再也听不进去,脑海中空荡荡的回旋着几个词。
怀孕,三个月,欢喜!
呵呵……她真是可笑啊……
原来三个月前,赵君临就和颜若初搞到一起了,可怜她原来一直被蒙在鼓里。
沈嫱空洞的眼内,拔凉的眼泪好像决堤的河坝,顺着脸颊滑落。
她猛然站起身来,一双水眸似寒冰般直射颜若初:“如此,那便恭喜你了!”
落下这么一句,沈嫱倏然转身,她要离开这里,她不想再看到颜若初。
让她告诉自己更多不堪的真相!
“姐姐别走啊,妹妹有件礼物要送给姐姐呢!”颜若初接过了宫女递上了一个黑色匣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姐姐难道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吗?”颜若初勾唇一笑,砸了砸舌,“这可是妹妹从皇上那讨来的,既然姐姐不要,那妹妹只好将它丢了……”
语落,她一把打开匣子,手一扬。
灰色的粉末便哗啦啦落了一地,有的甚至落在了沈嫱的衣裙上。
“这是什么?”
沈嫱心中一颤,随着那些灰色粉末的洒落,心也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扯!
“这是……”颜若初故意语气一顿,嘲讽的红唇轻起,“这是沈家人的骨灰啊!”
沈嫱心中大悖!几乎站不稳。
紧紧攥住手,咬牙切齿开口:“颜若初,你欺人太甚!”
伴随着她的愤怒的声音落下,沈嫱一拳击向颜若初的肩膀。
“娘娘!”
“孩子,我的孩子……”
“来人啦,快来人啦,快喊御医……”
……
赵君阴沉着脸,在殿中来来回回走动。
他的下边,沈嫱被压着跪在前方。
一个宫女爬到了赵君临面前,声泪俱下。
“皇上,要给我家娘娘做主啊!娘娘特地找了沈家人的骨灰给皇后娘娘送去,可是谁曾想……谁曾想……”
宫女语气一噎。
“说!”见宫女没了下文,赵君临一声爆呵。
“谁曾想皇后娘娘听闻我家娘娘怀孕之后,突然发了怒,不仅洒了沈家人的骨灰……还一拳击向了我家娘娘的腹部……”
“沈嫱!”
再也听不下去,赵君临一声怒吼,没有丝毫犹豫,反手一掌直接击向了沈嫱。
“碰……”
被赵君临一掌击飞,沈嫱撞在殿中的玉柱上又反弹到地上,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咳咳……咳咳……”
一阵极速剧咳,身子似万般蚂蚁啃噬般灼痛难忍,沈嫱艰难的爬起来。
可身子的痛,怎及心里的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