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as    haobc

与贺少的甜婚蜜爱完本小说-贺延乔瑜笙完整版阅读

主角是贺延乔瑜笙小说叫《与贺少的甜婚蜜爱》,它是作者我家有个小澄宝最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乔瑜笙眼底为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失望,她总觉得,这里应该是有什么的。贺延出了乔家,钻进阴暗处停放的车里,踢了踢靠背,开车。车缓缓启动,他靠着椅背,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狭长的眼底风起云涌,又慢慢归于平静。
 

唔!乔瑜笙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声就被捂住了嘴巴,就着床头夜灯的光,惊恐的看着悬在自己上方的男人。

轮廓清瘦,半长的头发随意的搭了几缕在额头,眼神深邃幽冷,隐隐透着一股野性。衬衫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一截精壮的胸膛。

心跳声和怀表滴滴答答的混在一起。

乔瑜笙一瞬间就清醒了。

男人知道她认出自己,放心松开手。

贼贼先生?

听见熟悉的称呼,贺延勾唇,真巧,又见面了。

一点都不巧!这是她的房间好吗?

能避开徐岩设置的摄像头和暗哨进她的房间的人,得是什么人物?

乔瑜笙一点也笑不出来,你你先让开,我给你拿东西。

她一动,女孩子特有的馨香就扑面而来,贺延深深看了一眼身下的女人。

脸上没有任何粉饰,那双澄澈清明的眼睛瞪着他,像是深林里的幼鹿。

可她一大早发现房间里多个人,只有一瞬的害怕,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了无生气。

贺延伸手落在她眼角边,有些遗憾,你再生个气看看?

乔瑜笙不动,只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贺延叹息一声,快速起身靠着床头的沙发坐定,长腿交叠,扫了一眼她的房间,规规矩矩的纯白,嫌弃了一句,土。

乔瑜笙:

有没有点做贼的自觉性!

与贺少的甜婚蜜爱完本小说-贺延乔瑜笙完整版阅读

乔瑜笙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转身找到抽屉里的钥匙,递过去。

贺延伸手接过,在掌心一摩挲,之间就停在钥匙缺口处,碾了一下,滑腻腻的,是蜡,狭长的凤眼登时眯起来,似笑非笑的,说吧,要什么?

乔瑜笙本来是想拿这个换钱的,但现在她怕没命花,想了想,试探道:要不你帮我偷个人?

贺延慢慢回过头来,带笑的表情有了裂缝,偷人?

乔瑜笙点头。

有来有往,债才算两清。

她一点也不想再被人掐着脖子醒来!

见贺延的表情不太对,乔瑜笙连忙解释,偷拍个照片就行。

贺延来了兴致,声音里却添了些凌厉,说说看。

乔瑜笙抿抿唇,贺家大少,贺延!

贺延本人:

转瞬,又笑了,戏谑道:你跟你未婚夫,感情不是很好吗?怎么?还要偷的?。

乔瑜笙就知道,在酒店走廊上帮她的人,是他。

但她生不出感激来,只有防备,谨慎想了一会,才说:他不太喜欢拍照,但是我想他了。

这个理由,糊弄鬼都嫌拙劣。

贺延拖了一个长长的哦

是吗?

贺延始终是笑着的,但乔瑜笙总觉得一口气被吊着,一字一句道:你要是做不到就算了,东西我照样给你,以后大路朝天

贺延打断她的话,好。

哈?

乔瑜笙眼神一晃,机械的转身去抽屉里把藏着的蜡模拿出来交给贺延。贺延结过蜡模一捏,蜡模瞬间就变成了一块一块的了。

乔瑜笙:

她莫名感觉脖子好疼,攥着窗帘后退了一步,声音警惕,天快亮了

你快走!

贺延完全听不懂,那要是人和照片一起带到呢?

乔瑜笙连忙道:报酬翻倍。

唔贺延捏着手里的蜡块,慢慢的,蜡块变成了粉末

乔瑜笙几乎不能思考,脱口就道:他臀部上有颗痣!你们都是男的,应该很好找!真不能再加价了!

房间里瞬间死一样的寂静。

她在说什么

乔瑜笙要哭了

好在,贼先生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一点细节,转身跳了出去。乔瑜笙一个箭步冲上去,咔哒一声,干脆利落的把窗户锁上,好一会才平息下擂鼓般的心跳。

张开手,汗湿的掌心里静静的躺着一个陈旧的怀表。

刚才躺在床上肌肤相贴的时候,凭着保命的本能攥到的。

这个怀表藏在他最脆弱的地方,必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不过,没用到也没敢还,她现在越看越像是催命的东西!

仔细的锁好窗户,拉好窗帘,看着已经被磨合的发亮的金色怀表外壳,轻摁一下侧面的开关,怀表盖子弹开。

盖子背面什么都没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