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as  

不慕江山慕君颜完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两人在小黑屋密谋了许久。再出来时,楼老将军未再多言,墨成归看了看时候,只道改日再议。众臣前脚走,白云锦后脚就来了。她直奔墨成归的梅院,轻车熟路的。
 

墨成归翘着腿坐在太师椅上,他微侧着身子,手肘抵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手抵着下巴。


他看着面前的一干大臣,冷着脸。


左相道:“摄政王,今日金銮殿上你也看到了,右相为了江山社稷谏言,那个女人非但不听,还当朝罢免了右相的官,这是一个明君能做出的事吗?”


众臣附议。


墨成归依旧冷着一张脸,没答话。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楼大将军突然站了起来,道:“摄政王,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隐国的江山,亦是为了墨老将军守下的江山。”


他一把老骨头,就这么跪在墨成归的面前磕了一个响头,道:“摄政王,我哪怕犯下弑君的大罪,也要将白云锦那个妖女从龙椅上赶下来,只求你能登上王位,还右相一个公道,还隐国一个太平!”


老将军的话,如古木撞上铜钟,浑厚有力。


让人精神震烁。


众臣皆吼道:“哪怕背上千古骂名,也要将白云锦这个妖女赶下来……”


良久,墨成归终于说了话,“楼老将军,同本王谈谈。”


两人在小黑屋密谋了许久。

不慕江山慕君颜完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再出来时,楼老将军未再多言,墨成归看了看时候,只道改日再议。


众臣前脚走,白云锦后脚就来了。


她直奔墨成归的梅院,轻车熟路的。


她怀孕的事情,墨成归已经知道了,她想看看他的反应,看看孩子亲爹的反应。


苏容华特意扬起了头,她扯了扯衣襟,好让白云锦看见她脖子上留下的痕迹。


那痕迹。


熟悉又刺眼


白云锦承认。


她斗不过苏箐箐。


斗不过苏容华。


因为——她们有她最在意的东西,而她除了这一身龙袍,什么都没有!


“陛下,其实臣妾也没多喜欢王爷,但是王爷他……”


“啪——”


不等苏容华说完。


脸上便挨了白云锦一巴掌。


白云锦最容不得——容不得自己捧在手心的东西,让她人作践!


然,她为了墨成归,赏了苏容华一巴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