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as  

时光深处静候余年乔云澜陆靳川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陆靳川这一举动,再度让看客观点颠覆,那些异样的眼神又落在了阮淑君和乔云裳身上,乔云裳耻辱委屈的咬了咬唇,含泪要喊陆靳川,陆靳川转头警告的眼神看了她和阮淑君一眼。
 

阮淑君边说边哭,好像真的很痛心女儿做出这种事,也觉得羞愧没脸,“网上的照片都是假的,是ps合成的……”


经过阮淑君这些话一说,宴会的宾客和记者们看乔云澜的眼神多了些鄙夷和嘲笑,居然敢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来陆家闹事,简直是愚蠢至极!也同情乔云裳,原本这么好的日子,却被亲姐姐跑出来闹这么一出……


乔云澜大大方方的接受所有异样的眼光,脸上始终带着从容的微笑,自信笃定。


陆靳川冷漠如寒川的眼神定定的审视她,这个女人,从走进来到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自信,面对这么多人,没有露过一丝怯意。


他以前真是小看了乔云澜!


没有哪家网络平台敢不经过陆家同意,敢暴露他的私事!乔云澜不仅把照片暴露出来,还传得人尽皆知。


她还知道今天的宴会,还混了进来。


她的本事,比他想象的大得多!


乔云澜对陆靳川心里的想法不清楚,她扬着好看的眉眼,唇角挂着甜甜的笑,看着陆靳川撒娇,“那你到底要不要娶我?”


“好。”陆靳川咬牙冷漠,众目睽睽之下,拉着乔云澜就去两个公证人员那里。

时光深处静候余年乔云澜陆靳川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陆靳川这一举动,再度让看客观点颠覆,那些异样的眼神又落在了阮淑君和乔云裳身上,乔云裳耻辱委屈的咬了咬唇,含泪要喊陆靳川,陆靳川转头警告的眼神看了她和阮淑君一眼。


乔云裳便靠在阮淑君怀里哭,阮淑君狠狠的瞪着乔云澜,不敢得罪陆靳川,所以也没敢闹。


两个公正人员面前,乔云澜和陆靳川如同一对璧人。


但是,陆靳川始终黑沉着脸色,拍照、签字,结婚证递过来时,他也没有接。


他转身看向所有人,“今天让大家看笑话了,感谢大家赴宴。”


还没有人敢正面看陆家的笑话,尤其是陆靳川的笑话。陆靳川说了这话,宾客就识趣的告辞离开,只留下乔家人没走。


阮淑君委屈的向陆老爷子哭诉起来,“亲家,云裳才是靳川的未婚妻,今天闹成这样,云裳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乔云澜心里冷笑,乔云裳没当成陆太太,就没法见人了?不过是不甘心陆太太的位置被她抢了而已!


要是今天她没有成功,乔家人非但不会担心她没法见人,反而还会骂她,嘲讽她。


陆靳川如从天而降的伟岸天神,冲过来一脚踢开意乱神迷的傻子王伟,脱下身上的西装套在乔云澜身上。


“我来了,别怕。”


他抱起乔云澜就走,经过乔宁森身边的时候,怀里的女人突然开口叫住他。


“等等!”


乔云澜目光冷冽不带感情的看向乔宁森,身体却又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朝乔宁森和阮淑君问道,“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吗?”


她的声音很轻,又很坚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